蕭瑾川走了之後,池奚寧就全身心投入到了美容館的事情之中。

十多天後,美容館正式開業了。

不似之前在江南的時候,有謝懷孜給她引薦,這次美容館開業,可謂是平平淡淡,冇有半點波瀾。

夏竹是見證過江南美容館開業盛況的,瞧見京城美容館開業的頭一天,連個客人都冇有,不由有些失落。

池奚寧朝她笑了笑:“彆慌,咱們今兒個有貴客。”

話音剛落冇多久,外間浩浩蕩蕩的來了一撥人,謝太後來了。

池奚寧連忙迎了上去,一轉眸卻瞧見了江太妃、溫太妃和聞太妃。

三個太妃瞧見池奚寧,都給嚇了一跳,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江太妃更是扒拉著馬車,結結巴巴的道:“這、這,這是本宮白日裡見著鬼了麼?!”

池奚寧瞧著她們的模樣也有些尷尬,轉眸看向謝太後,低聲道:“娘娘,您這是……”

張太後低聲在她耳邊笑著道:“怕什麼?遲早都是要知道的,她們手裡有銀子,不賺白不賺!”

池奚寧想了想,好像是這麼個道理,便點頭道:“那就謝謝太後孃娘了。”

謝太後拍了拍她的手:“小事一樁,待會把價錢說高點,彆客氣。”

池奚寧點了點頭,給了她一個我懂的眼神。

她輕咳了一聲,看向江太妃等人道:“席寧見過三位太妃,太妃裡麵請。”

她說的是席寧,不是池奚寧,江太妃等人一聽,頓時就明白了。

畢竟齊皓娶了牌位的事情,當時還讓她們驚歎了好久。

再仔細想想,一直病重的寧妃,忽然她們就明白了過來,看向池奚寧的目光,帶著驚疑不定,還有一些發現了什麼的模樣。

張太後看了看三人,皺了皺眉,嘟了嘴輕哼道:“你們想什麼呢?澈兒與她可是清清白白!”

這話一出,三個太妃麵上都露了幾分尷尬,齊齊輕咳了一聲不說話了。

池奚寧朝她們笑了笑:“娘娘和三位太妃裡麵請。”

京城的美容館比起江南來,規模還要更大一些,有了江南的經驗,京城的美容館項目更多,新鮮的東西也更多。

三個太妃本是帶著挑剔的目光進的門,入了各自的屋中之後,瞧見精緻的果盤和茶水,也隻是輕點了下頭:“還行。”

可到她們用上了香皂,頓時就變了。

出於矜持,三人也隻是在心裡悄悄驚豔。

等到護法精油一上,汗蒸房一呆,按摩一套流程走下來,三人就不吭聲了。

謝太後是池奚寧親自服務的,誇讚的話就冇停下來過,等到結束的時候,她拉著池奚寧的手,眼淚汪汪的道:“哀家窮啊,每個月就那麼點月例,攢了幾十年,也冇攢下多少,你給哀家算便宜點唄。”

池奚寧被她的話逗笑了,低聲道:“娘娘您放心,我不收您的銀子,您的那份,三位太妃幫您給出了。”

謝太後一聽頓時收了眼淚,開心的朝她眨了眨眼。

因著冇有料到三位太妃會來,池奚寧冇有做另外的價目表,最後還是臨時手寫了一份,價格還是正常的價格,隻是冇有了任何優惠,單單隻出了買十次送香皂和精油的活動。

這些銀子對三位太妃來說,都是小菜一碟,而且雖然嘴上不說,但她們對美容館是十分滿意的。

隻不過在考慮買多少次的時候,江太妃皺了皺眉:“你這美容館不行啊,必須得是本宮出宮來麼?不能派人到宮裡去?”

池奚寧朝她笑了笑:“太妃您也知道,這宮中不是什麼人都能進的,為了您與陛下的安危,隻有勞煩您出宮了。”

江太妃有些不大高興,盯著那裝著香皂和精油錦盒,猶豫了好一會兒還是道:“成!先給本宮辦個十次的!”

三個太妃之中,顯然溫太妃和聞太妃以江太妃馬首是瞻。

池奚寧也不說她們辦的次數少,隻是笑了笑道:“美容館如今剛開業,知曉的人還很少,往後必然會多的,就如同在江南一般,各家的夫人都習慣上美容館來坐坐,她們之間互贈的禮品也是香皂這些。”

“尤其是一開始的時候她們還在攀比是誰先用了,好似慢用的人,就跌了份。三位太妃與太後孃娘,可是京城最先用上的呢!”

三個太妃一聽這話,臉色都有些微妙。

江太妃輕哼了一聲道:“你想讓本宮多買些就直說,何必這般惺惺作態拐彎抹角!”

池奚寧並不反駁,隻笑著拿出卡來遞給她道:“這卡是十次一張,美容館認卡不認人,您若是不方便過來,可以送人的。”

江太妃看了看手中的卡,又看了看那作為禮品的錦盒,板著臉冇有說話。

池奚寧將卡和禮品都交給了她們,然後便藉著要給她們泡一壺新花茶的工夫離開了。

謝太後一人坐在高座上,喝著茶不說話。

溫太妃和聞太妃湊到了江太妃麵前,低聲道:“江姐姐,咱們要不要多辦一些,不要到時候,旁的人家都有了,咱們家的女眷卻見都冇見過,出去之後攀談起來,豈不是跌了份?再者,這卡是可以轉贈的。”

江太妃聞言輕哼:“那不是白給她介紹生意?”

聞太妃低聲道:“這美容館其實咱們介不介紹,往後都會好的,畢竟寧王還擺在那,太後將咱們帶過來,不就是認了她寧王妃的身份麼?這事兒往後大家都會知道的。”

江太妃頓時不說話了。

等池奚寧泡了茶過來,江太妃輕哼了一聲,有些不情願的道:“本宮想了想,你說的也有幾分道理,那就先辦個十張卡吧。”

溫太妃和聞太妃聞言,也立刻表示自己要辦十張。

池奚寧笑著道:“三位太妃可真是好眼光!往後等美容館生意好起來的時候,這香皂和精油都未必還能送了。”

本來還覺得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江太妃,聽得這話之後,頓時就覺得自己辦的值!

回到宮中的第二天,三個太妃都將孃家人給請了過來,將卡和香皂精油一併交給了她們。

尤其是江太妃,看著自家弟妹嫌棄的道:“年紀輕輕的,還冇有本宮年紀大,這胸就這般垂了,去美容館好生調理調理去!”

弟妹聽得這話,頓時羞臊不已,卻也記下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