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下不遠處的屋內,謝懷孜、齊澈與齊皓在打長牌,而不遠處的屋頂上,池奚寧和蕭瑾川卻吹著冷風,討論著火炮和槍。

池奚寧最多隻有七分瞭解,可蕭瑾川那開過光的腦袋,卻總能從意想不到的角度,補上一些。

夜間很冷,冷風颼颼,可池奚寧卻半點不覺得,隻跟蕭瑾川聊的熱火朝天。

蕭瑾川多半是在聽,偶爾纔會問過一兩個關鍵的問題,大部分的時候,他都在靜靜的看著她。

隻覺得此刻她,不僅是眼睛裡有光,就連身上都泛著光。

在她抬眸看過來的那一刻,他卻垂了眼眸,看著她在瓦片上畫下的東西發問,池奚寧很快就被他轉移了注意力。

蕭瑾川靜靜的看著她,唇邊不由揚起了幾分笑意。

他抬頭看了看明月,沉默了一會兒,垂眸看向她,低聲提醒道:“兩個時辰快到了。”

池奚寧聞言愣愣的抬起頭來:“這麼快的麼?”

蕭瑾川點了點頭:“嗯,雖然我很想繼續聽你說,但還是你的安危更重要。”

他拿起身旁錦盒打開,從裡麵取了一半的銀票來遞給她道:“你在我那兒還有十萬兩銀子,當初說好了要給你分盈利,這裡麵的五萬兩就是當是紅利了,如今一併給你。”

“剩下的那些,就當是我支援你研究火炮和槍的費用,還有你說的望遠鏡,回到京城之後,你我來往可能不便。”

池奚寧冇有伸手接,剛剛雀躍的心情,在聽得最後一句話後,忽然就有些沉。

她朝他笑了笑:“怎麼就不便了?你彆忘了,我們還有蠱毒呢,最少每隔兩個時辰就要見一麵,這麼算算,我們最少還得再見十多個月。而且,我還有許多想法,想跟你討論。”

他太聰明瞭,什麼東西都是一點就透,連她冇想到的,他都能想到。

若是能跟他一起討論研製,必定事半功倍的。

蕭瑾川聞言朝她笑了笑:“蠱毒,我覺得應該有法子縮短時間,杜神醫要不了多久就能回來,所以,我們見麵的時間不會那麼長。再者……”

他垂了垂眼眸,低低道:“還是不要見了。”

他的話很輕很淡,似乎風一吹,就能消散在空氣之中。

但她還是聽見了,也聽清了。

聽得這話,池奚寧的一顆心忽然就好似墜入了深淵,有些墜墜的疼。

她眨了眨眼,點頭道:“對,還是不要再見了。”

蕭瑾川嗯了一聲,將銀票又往她麵前遞了遞:“收了吧,我一開始想著掙銀子,也是想著在有需要的時候,能填充國庫。你做的事情,要比填充國庫更有意義。”

池奚寧確實需要銀子,而且她知道,這是他的心意。

他的心願本就是能國泰民安國運昌隆,火炮是國之利器,必然也是他的心願。

於是她伸手接了銀子,抬眸朝他擠出一個笑容來:“若是我研製出了第一門火炮,就叫它小川子。”

蕭瑾川低低的笑了,看著她點頭道:“好。”

看著她收好銀票,他看著她正色道:“研製火炮,需要最好的工匠,讓齊皓幫你找,不僅要找冶煉的鐵匠,還要找專門研製火藥的,輕易不要自己去試知道麼?”

聽得這話,池奚寧喉間忽然有些哽,她連忙低下頭來,低低應了一聲:“嗯。”

蕭瑾川看著她的模樣,輕歎了口氣。

他站起身來,朝她伸出手:“時辰到了。”

池奚寧嗯了一聲,伸出手握上了他。

蕭瑾川手臂微微用力,將她拽了起來,然後就收回了手,朝她道:“你先下去吧,免得被齊皓瞧見,他又該醋了。”

池奚寧低著頭,嗯了一聲。

她轉過身去,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啞聲道:“你……你以後,一定……一定會找到一個,陪你遊曆山河大川的女子。”

蕭瑾川冇有回答,他看著她的背影,沉默了一會兒,笑了笑道:“下去吧。”

池奚寧嗯了一聲,縱身躍下屋頂。

她抬腳朝前走了兩步,忽然抬起頭來回眸朝屋頂看去。

屋頂上的蕭瑾川卻已經又坐下了,半屈著大長腿,半躺在屋頂上,看著天上的明月,一口一口的飲著酒,亦如她剛來時,瞧見的模樣。

池奚寧的鼻子有些酸,眨了眨眼,卻發現自己竟然落了淚。

她連忙轉過身擦去麵上淚珠,深深吸了口氣。

她哭什麼呢?

又為什麼要哭呢?

她答應過齊皓的,要好好跟他談戀愛,試著去給他同等的感情回報。

她承諾過的,而且齊皓對她很好,真的很好。

池奚寧深深吸了口氣,任由冷風拂麵,徹底吹乾臉上的淚痕,也吹散了心頭那些苦澀。

她揚起一個笑容來,抬腳朝屋內走去。

屋內的三人,許是長牌又打無聊了,開始玩骰子,銀子堆了一桌,顯然謝懷孜是贏的一方。

齊澈的臉色有些不大好,因為他冇多少私房錢。

父皇的私庫都給了池家,他那點銀子,也是摳摳索索存下來的,結果也快冇了。

齊皓倒是麵色如常,瞧見她進來朝她笑了笑:“馬上快子時半了。”

池奚寧嗯了一聲,子時半大家會放炮竹,新的一年便正式開始了。

她來到齊皓身旁坐下,看了看桌上,笑著道:“這個我會玩,帶我一個。”

謝懷孜笑了笑:“好啊。”

說著便將骰盅放到了她的麵前。

池奚寧拿起搖了搖,然後問道:“怎麼樣算贏?”

謝懷孜想了想:“比大小吧,誰的點數大誰就贏,考慮到某個窮鬼,就一局五兩銀子,如果是豹子,也就是三個骰子的點數一樣,就雙倍,不得使詐,每次隻能搖三下。”

齊·窮鬼·澈:……

池奚寧點了點頭:“那我開了啊。”

眾人點了點頭,池奚寧便解開了骰盅,三個六。

她嘿嘿一笑,朝眾人伸出手去:“來來來,冇有人會比我更大了,十兩銀子多謝!”

謝懷孜和齊皓爽快的遞上了銀子,齊·窮鬼·澈,有些不甘心的道:“讓朕試一試,萬一朕也是三個六呢!”

池奚寧將骰盅遞給他:“祝陛下馬到功成!”

齊澈搖了三下骰盅,然後吸了口氣揭開:一一二。

他的臉色頓時就黑了,把骰盅往旁邊一推:“不玩了不玩了!”

謝懷孜輕嗤了一聲:“這是玩不起啊!”

齊澈正要說話,外間忽然響起了炮竹聲,新的一年到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