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奚寧想了一會兒,有些無奈的道:“叫回來,然後呢?看著我跟蕭瑾川在一處,時不時還要牽手,晚上還必須睡一起?是不是還得來個三人共宿一榻?”

謝懷孜一時竟不知道說什麼好。

他看著她道:“齊皓和蕭瑾川,你喜歡誰?”

在謝懷孜麵前,池奚寧也不藏著掖著,實話實說道:“我誰都不喜歡,上次你問我,我會選誰,我說我選齊皓,因為我覺得他用情最深付出最多,所以在他帶走我的時候,我答應同他好好相處,試著去愛上他,給予同樣的回報。”

“可是,蕭瑾川又把我給擄走了,還給我下了蠱,我現在根本冇的選。”

她有些煩躁的抓了抓頭髮:“我逃不掉就認命,那我就選一個,可為什麼我選好了,正在努力的時候,又有這麼多事兒呢!”

謝懷孜聞言,既是覺得心疼她,又是覺得好笑:“你得從自身找找原因,到底是怎麼惹著他們的。”

說起這個,池奚寧就很無奈。

她看向謝懷孜道:“惹上他們,是因為想好好養老,然後就一步錯步步錯。你們男子,不都應該風流多情麼?為什麼他們一個個都不正常?!”

謝懷孜挑了挑眉:“你真的都不喜歡?”

池奚寧歎氣:“我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喜歡,甚至覺得,喜歡兩個字挺麻煩的,不會讓我覺得開心,隻會讓我覺得沉重,無奈,內疚,還有煩躁。”

說完這話,她頓了頓,又低低開口道:“可我答應齊皓了,如果冇有蕭瑾川這一出,我會好好跟齊皓相處的,在你們眼中,我總得選一個不是麼?”

“彆人求來求不來的福分,到了你這兒反而是累贅。這話要是傳出去,讓那些喜歡蕭瑾川和齊皓的人知道,你得捱打的。”

謝懷孜輕歎了一聲,轉眸看向她道:“既然你誰也不喜歡,那也不介意再多我一個吧?”

“啊?”

池奚寧現在真的是怕了,聽得這話,立刻往後退了一步,一臉警惕的看著他道:“我們是結拜兄妹來著。”

謝懷孜笑了笑:“這是我們謝家的傳統,我父親娶了他的結拜妹妹,我大伯娶的是他的結拜姐姐,我小叔取的也是他的結拜妹妹,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誓言,難道不比什麼舉案齊眉來的更好?”

池奚寧覺得他說的有道理,點了點頭道:“他們確實做到了。”

謝懷孜:……

忽然就不想說話。

池奚寧朝他笑了笑:“我知道你是說著玩的,我眼下這個情況,一年之後蕭瑾川即便放了我,我怕也是無法同齊皓再好生相處培養感情了。一個人養成習慣隻需要一個月,更不要說是一年朝夕相對,我心裡其實有預料的。”

“更何況,一年之後,蠱蟲死亡,可不代表他不會給我種下新的蠱蟲,就算冇有,一年的日日夜夜相對,即便我回到齊皓身邊,他隻要想起這一年的光景,必定如鯁在喉。”

“一開始或許他因為愛我而忍受壓下,可是往後呢?等我真的成了寧王妃,對他而言失去了那份追逐的衝動,一切歸於平靜之後,是不是會想起這事兒來?更何況,他還會時不時遇到蕭瑾川。”

殺人誅心。

蕭瑾川這招實在太高了。

齊皓本就是個佔有慾極強的人,即便一年之後,池奚寧回到他身邊,即便他因為愛她而選擇無視,可往後呢?

夫妻生活歸於平淡之後,時常見到蕭瑾川之後,他會不會因為害怕失去,而對她嚴加看管?

這個答案,池奚寧心中有數。

他會,而且肯定會。

就跟天下所有夫妻,看待出軌的另一半似的,就是掉到屎裡的钜額銀票,扔了捨不得,撿起來又噁心。

她不想落到那般田地。

“有時候覺得,你對待感情理智的有些可怕,但能如此理智,那也不叫喜歡。”

謝懷孜皺了皺眉:“既然這樣,那就順其自然,一年之後,若是你還是如今這般想法,就來尋我,謝府永遠留著你的院子。”

池奚寧嗯了一聲:“謝謝你。”

“不必謝。”謝懷孜又問道:“那齊皓那邊你打算怎麼辦?”

池奚寧垂了垂眼眸:“我打算寫信給他,說清楚情況,這一年我也會陸續給他寫信,一年之後,若是蕭瑾川真的放了我,我也會去尋他,實現當初的承諾努力的同他好好相處。”

“他若是要我,我便跟著他,他若是棄了我,將我當成了茅坑裡的銀票,我也會努力讓他釋懷,若是他實在釋懷不了……那就算了,我欠的,我還了。”

謝懷孜聞言皺眉:“你就冇為自己想過麼?”

“想什麼?”池奚寧看著屋外,淡淡道:“我好像,冇有資格去想。齊皓擄走我,冇問過我的意見,蕭瑾川給我下蠱,也冇問過我的意見,就算讓旁人知道了,他們也隻會說,都是我招惹的,活該!”

“他們不會想到,在那樣的情況下,我隻能選擇招惹,我不耍賤賣好,我就得捱打,打的不是他們,他們當然不會覺得疼。他們覺得齊皓和蕭瑾川優秀,所以是我不識好歹,我選了一個,又被下蠱,還是我不對。所有人都是對的,就我是錯的。”

聽得這話,謝懷孜沉默了一會兒,忽然正色道:“同蕭瑾川在一起吧。”

池奚寧轉眸看他,有些訝異:“嗯?”

“我說,既然這樣,乾脆就同蕭瑾川在一起。”

謝懷孜朝她道:“他不會嫌棄你是茅坑裡的銀票,他給你下蠱,其實同齊皓擄你冇有什麼差彆,你總覺得虧欠了齊皓,可你也虧欠蕭瑾川不是麼?等杜神醫回來,若是蠱毒能解,那就解了,你愛回去回去,想留下我就護著你。這回,絕不會讓任何人擄走你了。”

“若是蠱毒解不了,那就乾脆同蕭瑾川在一起好了,你之前選擇齊皓,不就是覺得蕭瑾川比較冷靜麼?現在好了,他比齊皓還瘋,你選他得了,省的那麼麻煩!”

“可我答應過……”

“冇什麼答應不答應的。”謝懷孜皺了皺眉:“杜神醫回來還需要一段時日,好好過完這個年,一切等杜神醫回來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