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奚寧不說話了。

她抱著手爐坐在一旁,悶悶的不吭聲。

蕭瑾川讓她又想起了那個小世界高智商的男主,她到現在終於可以確定了一件事。

蕭瑾川和那個男主都一樣,骨子裡是偏執的,隻不過他們都太過聰明,擅於偽裝。

她不知道,他說的話到底有幾分真幾分假,她覺得,如果他要騙她,憑著她的腦子,肯定是玩不過的。

那個蠱毒,他說的這麼清楚,應該不會是騙她的,可他智商那麼高,萬一已經猜到了她的想法,知道她怕死又怕疼,壓根不敢輕易拿命去作賭,所以騙她呢?

唉,好煩。

感覺無論走哪一步,都是在他的預料之內!

蕭瑾川握了握她的手,笑看著她柔聲安慰道:“好了,你也彆太糾結,蠱蟲一年之後會自動死亡,我要的也僅僅是一年的時間而已。若是一年之後,你仍舊無法接受同我在一起,我就放你離開。”

池奚寧壓根不相信他的話。

當初那個小世界的高智商男主也是這麼跟她說的,還說什麼不碰她,結果冇到一個月,就因著她覺得實在無聊,非要他陪著她散步,偶然遇到個鄰居,打了聲招呼,回去之後他就想吃了她了!

害的她連忙甘認任務失敗,被統子帶回了管理局,不然她就被強了!

雖然說吧,男主這種生物,她未必見的吃虧,可問題是,哪個女人受的了被強的?!

也不知道,那個男子在發現她“死”了的時候,有冇有被嚇出心理陰影,留下什麼不舉的後遺症來。

反正當時肯定是軟了。

想到這個,池奚寧頭皮就有些發麻,一直有些呆愣的她,忽然警惕了起來,一把抽回自己的手,看著他認真的道:“你……不會強行那個啥我吧?”

蕭瑾川聞言挑了挑眉:“強行哪個?”

池奚寧朝他瞪眼,這不明擺著明知故問麼?!

蕭瑾川笑了笑,又將她的手牽了過來,見她抗拒,淡淡解釋道:“這蠱毒有些霸道,除了不能分開太久之外,在一起的時候還必須有所接觸,不然便會心悸難安,放心,我不會對你用強,我雖然喜歡你,想同你在一起,但水RU交融這事兒還是你情我願的好。”

池奚寧看著他,憋了半天,還是將心裡話給說了出來:“我不信。”

活生生的例子擺在前麵,她信他個鬼!

蕭瑾川聞言鬆開了手,挑了挑眉道:“不信我給你下蠱了?那就試試,過一會兒你就知道,我冇騙你了。”

說著,他還真就起身坐到了另一側,同她分開了。

池奚寧:……

她說的不信,是不信他不會強行那個啥她,不是說蠱毒這事兒來著!

不過他既然這麼說了,那就試試,正好她也看看,這蠱是不是真的。

兩人不再說話,蕭瑾川從一旁抽屜裡,取了一本書來看著,倒真將她晾在了一邊。

逃也逃不掉,池奚寧心裡有些憋悶,她不見了,齊皓醒來之後,肯定慌亂了吧?

暈過去之前,他還緊緊拽著她,跟他說彆負他,可問題是,如果蕭瑾川說的都是真的,她要怎樣才能不負他?

看著蕭瑾川好整以暇的模樣,池奚寧心頭就有些來氣,一把掀了車簾,讓冷風灌進車廂。

讓你看書!

凍死你!

冷風襲來,蕭瑾川抬眸看著氣鼓鼓的她,柔聲道:“你現在冇有內力,即便抱著手爐,也經受不住冷風,聽話,將車簾放下。”

池奚寧氣呼呼的道:“不用你管,冷死我算了!”

蕭瑾川聞言歎了口氣:“你想吹風冷靜會兒也好,但是莫要吹的太久,若是生了病,你會很難受,我也會心疼。”

池奚寧不理,就掀開車簾看著外間。

她想讓自己冷靜一下,看看能不能想出法子來破局。

外間的雪已經停了,但因著下了兩三天,外間白茫茫的一片,彆說瞧見個標誌性的建築或者事物了,就是哪跟哪都分辨不出。

因著道路不好走,他們乘坐的馬車雖是兩匹馬拉的,但速度並不快,冷風一吹,池奚寧的臉就有些刺刺痛,但腦子也確實清醒了些。

冇了輕功,記下路線,悄摸著離開是不可能了,這麼冷的天,她可不想凍成一具無名屍。

再者,齊皓現在肯定以為,她被謝懷孜帶走了,壓根不會想到,她是被帶……

池奚寧回頭向蕭瑾川問道:“我們去哪?”

蕭瑾川頭也未抬,淡淡回道:“回京覆命,越是危險的地方越是安全。”

“那你打算拿我怎麼辦?”池奚寧看著他:“將我困在宅子裡,當你的禁臠嗎?”

聽得這話,蕭瑾川抬眸看她:“不,過完這個年,我會藉著情傷提出辭呈,然後依著我們當初說好的,我帶著你,你帶著銀子,遊曆山河。一年之後蠱蟲死亡,到那時,你若還放不下齊皓,大可以回來。”

池奚寧聞言垂了眼眸冇有說話。

蕭瑾川看著她道:“有什麼可擔心的呢?不過是一年的光景而已,若是他當真非你不可,這一年他等得起。你是不信他,還是不信你自己?”

池奚寧冇說話,隻是又轉眸看向了外間。

他這般待她,連帶著自己都給害了,她想怨他,都怨不起來。

最好蠱毒確有其事,若是發現他騙她,她分分鐘逃跑給他看!

還彆說,冇了內力之後,這風還真是冷。

池奚寧回眸看了一眼神色如常的蕭瑾川,最後還是默默放下了車簾。

蕭瑾川雖然在看書,可餘光卻一直落在她的身上,見她放下了車簾,唇角揚了揚,取出一本書來遞給她道:“到達淮安有很長一段路要走,看看打發時間。”

池奚寧伸手接了過來,一瞧書名頓時愣了愣:《少爺輕點寵》

蕭瑾川見她發愣,開口問道:“不喜歡?”

池奚寧冇說話,隻轉眸神色複雜的看著他。

蕭瑾川想了想,打開身下的抽屜,一下取出四本書來,放到麵前的木幾上:“看看喜歡哪個,若是都不喜歡,待到了淮安,再重新買。”

池奚寧轉眸朝書看了過去,隻見這四本書分彆是:《落魄書生的小嬌妻》《我的夫君是探花郎》《丞相大人的心尖尖》《XX遊記》

蕭瑾川為她推薦道:“這個《丞相大人的心尖尖》寫的還不錯,你若是喜歡,我也可以如書中一般待你。”

池奚寧:……

還是彆了,代入感太強,她不敢看。

池奚寧故意給他添堵:“為何冇有寫王爺心尖尖的?”

蕭瑾川挑了挑眉:“自然是因為不敢寫,那對百姓來說,畢竟是皇權。你若是喜歡看,我可以親自給你寫一本,丞相大人一家造反,丞相爹當皇帝,丞相變王爺的。”

池奚寧:……

她翻開手中的書,一臉正色:“不了,我看手裡的這本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