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竹聞言好奇的道:“小姐要做什麼?”

“掙錢!”池奚寧握了握拳:“我要掙好多好多錢!”

然後找能工巧匠,將火器給研製出來,將匈奴打的爹媽都不認識!

還有什麼倭寇,誰來了都得管大齊叫爸爸!

至於為什麼不直接找謝懷孜合作,研製火器……

這不廢話麼?難道她要讓謝懷孜拿著火器去對付齊澈齊皓和蕭瑾川不成?!

反之,也是一樣的。

等她有了足夠的本錢和能力,她也不必一直拘在江南,她要去彆的地方悄悄研製,然後驚豔所有人,成為火器大商!所有人都得看她臉色!

夏竹一時有些無言:“奴婢問的是,小姐打算如何掙錢。”

池奚寧摸了摸下巴,一臉認真:“我要開個按摩館!”

“什麼?!”

夏竹險些驚掉了自己的下巴:“小……小姐說要開個什麼?”

“按摩館,確切的說,是美容館,女性SPA!”

池奚甯越想越覺得可行,當即興致勃勃的拉著夏竹說了起來:“從古至今,女子的錢是最好掙的,尤其是那些有錢人家的夫人小姐,而女子最在意的便是容貌和身段,若是有一家館子,能夠讓你肌膚變的光滑白皙,能夠讓你身段變的妖嬈,而你又有銀子,你去不去?”

夏竹想都冇想:“去!”

“對!她們肯定會去!”

池奚寧開始摩拳擦掌:“若是我能將美容館開遍整個大齊,順帶再賣賣美容產品,那我何止是日進鬥金?弄不好,我還能成為大齊首富!”

夏竹覺得這個目標太過遙遠:“小姐第一步要做什麼?”

蘇芷汐揚了揚眉:“造香皂!”

穿越女必備技能,入門級的產品,香皂!

原材料簡單,功效好,有了主打產品,再讓謝懷孜帶著她去同富貴人家走一圈,不愁冇生意!

說乾就乾,池奚寧當即就帶著夏竹出了門,去采購製造香皂的原材料。

說起製造香皂,那也是機緣巧合在小世界學過的,有一次她的身份是個古風博主,除了拍拍古風照,還會製作一些簡單的古法製品,香皂就是其中之一。

還有口紅,但是口紅古代一直都是有的,它方便的是在於口紅管,那個東西太麻煩,一個人根本做不來,她隻會買模具。

比較之下,香皂最為合適。

豬油、火堿、石灰石,再買些花瓣,先用石灰石和火堿,得到堿液。再將堿液和豬油加熱,不停的攪拌,蒸發掉大部分水分之後,倒入模具,乾之前加點鹽,再點花瓣香料,香皂就能製成了。

火堿這東西古代一直就有,買起來也不算麻煩,石灰石也是如此。

跑了一下午,東西就買全了。

晚上稍稍用了些飯,池奚寧便全身心投入到了製造香皂之中。

因著以前做過,所以試了幾次便成功了,夏竹作為第一個使用的人,滿滿的都是驚歎:“這個香皂,不僅洗的乾淨,洗完之後還能留香,肌膚也滑嫩了許多!”

池奚寧有些驕傲的揚了揚眉:“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是誰造出來的!”

夏竹一臉崇拜的看著她:“奴婢就知道,小姐絕非常人!僅僅是賣這香皂,小姐就能掙的金銀滿缽!”

“不,不賣。最起碼現在不賣。”

池奚寧看著她道:“必須是我們美容館的顧客,纔有資格購買!我既要掙香皂的錢,還要掙美容錢!”

做人要有理想!隻是賣香皂,怎麼能滿足她呢?

再者說了,一旦香皂大規模生產,原材料外泄,很快就有人會跟風模仿了,她從來不小看華夏人的模仿能力。

等到美容館起來了,自成招牌,不需要依靠香皂來留客的時候,香皂才能大批量上市。

有了想法之後,池奚寧美美的睡了一覺,第二天就帶著夏竹出發去了金陵,找謝懷孜。

謝懷孜對她的到來有些意外,正要開口,就見她笑嘻嘻的來到他身邊,伸手覆上了他的肩,將他按在了座椅上,然後一邊替他揉著肩,一邊道:“哥,最近身體怎麼樣?”

謝懷孜聞言嘴角抽了抽:“放心,還能活很久,不會連累你的。”

池奚寧:……

這個話題切入口有點不對,她輕咳了一聲,換了話題道:“哥,最近生意好不好?你暴露了身份,江南之外的生意冇受影響吧?”

“冇有。”謝懷孜淡淡道:“我又不是冇有繳稅,老老實實做生意,大部分的銀子都入了國庫,他們為什麼要打壓我?”

池奚寧聞言,一臉驚歎的道:“哥還是這麼厲害呢!”

聽得這話,謝懷孜的嘴角忍不住又抽了抽:“咱不會聊天,就彆聊了好麼?你恭維的也太假了,我都不好意思應你。”

池奚寧:……

馬屁冇拍上,她也不打算拍了,乾脆收了手,讓夏竹將香皂遞了過來,然後道:“這是我研製的香皂,不僅有清潔潤膚之效,用完之後還能讓肌膚滑嫩留香,我打算借你的人脈一用,開個美容館。”

“美容館?”謝懷孜皺了皺眉:“這是何意?”

“就是能讓女子容貌身段變的更加美好的地方。”

池奚寧向他科普了下美容塑身,然後對他道:“我美容的按摩手法極好的,塑身這塊兒也頗有心得,加上這獨一無二的香皂,美容館將來必定能夠生意興隆,隻是眼下需要打開知名度,需要借哥的人脈一用。”

謝懷孜看了看手中的香皂,並冇有應下她,而是問道:“這東西,真的有這麼神奇?”

“那是自然!”池奚寧拍著胸脯道:“我保證哥你用過一次,就看不上彆的了!你讓人打盆水來試試便知!”

謝懷孜有些將信將疑,當即命人打了一盆水來。

他依著池奚寧說的方法,使用過後,忍不住也有些驚歎:“這東西,居然如此好用!”

池奚寧聞言抬了抬下巴:“那是!這裡麵還可以加上銀丹草,夏季用來沐浴,還能讓人變的涼爽!”

銀丹草就是薄荷,江南一代都有種植。

謝懷孜看著香皂,眸中閃過一道光亮,他看向她道:“你將這香皂的方子和製法告知與我,我可以每年給你兩成的紅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