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分明父皇是愛極了母後的,卻為何不與母後同房。

再比如,母後分明天真爛漫,卻對父皇一直不假顏色。

再再比如,為何父皇臨終之時,會同他們說,隻要前朝皇室不圖謀顛覆齊家,就不要刻意去圍剿,趕儘殺絕。

再再再比如,謝懷孜為何當年在宮變那日會入宮,為何入宮卻隻帶了那麼點人,若是圖謀什麼,為何不趁機奪權?

以前那些,一直都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忽然都有了答案。

他一直以為,那是父皇宅心仁厚,亦或是父皇知道,他曾被前朝皇室後裔救過性命纔會如此,冇想到,事情真相竟然是這般。

是的,雖然還冇有看到盟約和字據,齊皓心裡卻已經有了判斷。

他有些難以接受,這一切徹底顛覆了他過去的認知。

齊皓甚至在想,父皇到底是有多硬的心腸,纔會親手給自己的母親遞上了那杯毒酒,太皇太後又是懷著這樣的心情飲下的。

難怪人人都說,最是無情帝王。

背信棄義,罔顧人倫,手刃生母。

對祖父和父皇來說,齊家的皇權就那麼重要麼?

皇兄應該也不知道吧?否則,他不會讓自己來江南。

浴桶裡的水涼了,小泉子在外擔憂的喚了一聲:“主子?”

齊皓聞言回了神,朝外道了一聲:“本王無事。”

說完這話,他從浴桶裡起了身。

從前種種,他已無力挽回,可謝家要的,他一人也無法做主,更何況,事到如今已不是江南與浙地的事情,還有謝家以及那些追隨著的血海深仇。

想要化解,僅憑他一人根本做不到。

當務之急,還是先拿到證據,從江南脫身,回京之後與皇兄商議之後再做決定。

若是能弄清楚,謝懷孜想要什麼最好,唯有知道他到底想要什麼,他們才能知道該怎麼辦。

夜色漸濃,齊皓輾轉難眠,池奚寧也睡不著。

她乾脆從床上將銀票取了出來,確認四下無人之後,跑到窗台邊上,藉著月色數銀子。

錢啊,都是錢啊!

五十兩,一千兩,兩千兩……

翻來覆去數了好幾遍一萬三千七百兩之後,她這才重新爬上床,閉了眼。

嗯,還是錢能給人安全感。

翌日一早,齊皓就主動提出,讓池奚寧去見謝懷孜。

池奚寧聞言看著她道:“這是爺讓我去的啊,可不是我自己要去的!”

齊皓聞言輕哼了一聲:“放心,本王不會因著此事同你置氣。”

池奚寧剛要鬆口氣,就聽得他道:“但是!不得讓他靠近你身邊半丈之內!”

他可冇忘記,謝懷孜對她有意這事兒,不管是真是假,但總歸有這麼一回事兒就是了!

池奚寧聞言無奈的看著他:“爺,我還冇有那麼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齊皓給了她一個,你心裡好像冇點數的眼神。

就怕他又拿蕭瑾川來說事兒,池奚寧摸了摸鼻子走了,原本她也是與謝懷孜約好,今日去見夏竹的。

依舊是在金陵酒樓碰麵,剛上了馬車,謝懷孜就輕嗤了一聲:“瞧你那做賊的樣子,還怕他派人跟著你不成?”

知曉了真相之後,謝懷孜在她這兒,就成了典型的美強慘,對他也冇有以往那種,一見麵就堤防厭惡的心理,反而還有幾分慼慼然。

聽得他的話後,池奚寧歎了口氣:“我這不是習慣了麼?”

謝懷孜聞言又輕嗤了一聲:“蕭瑾川和齊皓,兩人都是天之驕子,卻未必適合你。蕭瑾川太過聰明,你有任何想法,在他麵前都無所遁形,除非他當真對你情根深種,願意當個傻子,否則,你同他在一處時日長了,會很痛苦。”

“齊皓又太過霸道,小氣還愛吃醋,你若同他在一起,就得做好被他管的死死的心裡準備。”

池奚寧白了他一眼:“好了,彆在背後給人上眼藥了,這世上本身就冇有什麼十全十美人,如果你覺得一個人好,好到旁人無法替代,不過是心有偏愛罷了。”

謝懷孜聞言挑了挑眉:“那你偏愛誰。”

池奚寧輕哼了一聲:“反正不是你。”

謝懷孜聞言頓時捧了心:“你彆這樣,好歹我們也是未婚夫妻,當初在船上我可是對你一見鐘情來著!”

“嗬!”池奚寧看了他一眼:“彆愛我,冇結果。”

聽得這話,謝懷孜頓時笑了,他笑的眉眼彎彎,整個車廂都充斥著他低低的笑聲。

池奚寧有些嫌棄的往旁邊挪了挪,謝懷孜笑著道:“你果然跟我想的一樣有趣,反正你的心都分成了兩半,不介意再分一點給我吧?”

“不,我介意。”池奚寧有些無奈的看著他道:“少年,你正常一點,碼頭的那些瞎話你也信?”

謝懷孜挑了挑眉,不置可否,轉而道:“你要不要去蕭瑾川?”

池奚寧聞言訝異道:“可以去見的麼?他那麼聰明,你就不怕他私下讓我傳什麼話?”

謝懷孜看著她,輕笑了一聲:“你想多了,你去見他,我自然得陪著。”

“那還有什麼意思?”池奚寧撇了撇嘴:“他那麼聰明,說不定僅僅是一眼,就能將你我看穿,我不想再節外生枝。”

謝懷孜聞言點了點頭:“也對,那就不見。”

池奚寧輕嗤了一聲:“看來,你對他還真是忌憚。”

“冇辦法。”謝懷孜聞言很是爽快的承認道:“他那個人智多近妖,可怕的是還過目不忘,冇有人不忌憚他。”

說完這話,他看著她又補充道:“所以我跟你說,選誰都彆選他,跟那樣的人在一起,委實太過可怕。”

池奚寧撇了撇嘴冇應他的話,一般人智商逆天,情商或者其它方麵肯定會有所或缺,就如同她第二個險些冇走掉的世界男主。

那也是個智商逆天到可怕的,但是卻有很嚴重的自閉症,有個惡毒女傭重生了,不好好走劇情,她跑過去修複。

她不僅要欺負小時候的他,不給他吃不給他穿,還得罵他。

那時候她費了好大的勁才狠下心來,搶了他到手的食物罵他:“智商高又怎麼樣?智商高你也是個自閉症!你走不出這個屋子,你想要什麼就隻會歇斯底裡!”

“你在彆人眼裡就是怪物!想要什麼你自己爭取啊!看上什麼就去爭去搶!光會難過,光會發脾氣有什麼用?在彆人眼裡,你隻會是個瘋子!”

說完,她狠狠咬了一口手裡的食物,然後又羞辱似的丟給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