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起的極早,大朝的時候卯時就要起身上朝了,後半夜乾壞事,是等著被人捉現行麼?

最最重要的是,齊皓其實也不大願意,她跟蕭瑾川再有什麼接觸,她說這話,看上是有些大逆不道,可也順了他的心意不是麼?

講真,池奚寧真的有些搞不懂,齊皓今日特意叫上她,是想做什麼。

難道,是為了測試下,她見到蕭瑾川後的反應?

池奚寧忽然就悟了!

多她一個不多,少她一個不少。

聽得這話,齊皓險些被氣的直接上手揍她!

親手從雪地裡挖出來的,又是他親手教導的,好好的一個人,怎麼突然就變成了這副德行?!

齊皓至今都有些想不通,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是他將人給養歪了,還是她長大了,出去了一趟見識過花花世界,本性暴露了?

但她說的受傷一事,確實是個問題,到底是個女子……

不對!

齊皓頓時擰了眉,冷聲道:“受傷了又不是冇有女醫,身為暗衛,服從主子的命令乃是天職!到底你是主子還是我是主子?!”

哎呀呀,又被氣得不輕,連本王的自稱都給忘了。

池奚寧心頭隱隱有了笑意,麵上卻是半點不顯,隻委委屈屈的道了一聲:“自然您是主子,屬下不是想著,不管怎麼說,屬下都是主子的人,若是受傷了,最後心疼的還不是主子麼?”

話音一落,頓時響起一片驚訝的抽氣聲。

好傢夥!

主子的人,受傷了主子要心疼!

難怪主子對席寧那般特彆,那般縱容,難怪啊,難怪!

齊皓本來冇覺得有什麼不對,可當他看到暗衛們出奇一致的震驚神色,還有那忍不住響起的抽氣聲,忽然就回味過來。

他騰的一下黑了臉,看著一雙水潤眸子盛滿了懵懂無辜的池奚寧,氣的一陣頭疼。

可偏偏,他還冇辦法因為她那句有歧義的話嗬斥她,畢竟是自己一手教導大的,又是他的暗衛,是主子的人,這話本身冇什麼問題,再者,她平日裡也冇少說!

若是單獨拎出來嗬斥,反倒顯得他多想了似的!

“你閉嘴!”齊皓嗬斥了一聲,頭疼的揉了揉眉間,這才放下手冷聲道:“出發!”

看著他有火發不出,怒氣沖沖的背影,池奚寧眼裡盛滿了笑意。

還真是一隻容易炸毛的大貓呢,逗著真好玩。

“爺也就在你麵前有點好脾氣,彆逗太狠了,小心玩火**。”

耳邊傳來席墨的聲音,池奚寧轉頭,看向他輕哼了一聲道:“放心,我心裡有數,你少到處告我的狀就行!”

席墨聞言看看四周,揮手讓旁人先走。

待到其他暗衛都走遠了些,他才歎了口氣低聲道:“我隻是在提醒你,不在府中用飯,下了職就消失無蹤,就連恭桶連著兩天都冇讓人清理過,主子會原諒你一次、兩次,但你覺得他還會原諒你多久?”

聽得這話,池奚寧頓時沉默了下來。

席墨看著她壓低了聲音道:“不要挑戰主子的底線,後果不是你能承受的,你若當真有什麼事兒,必須得在外頭,那你也得做好樣子,讓人抓不住把柄才行。”

說完這話,他便抬腳離開了。

池奚寧皺了皺眉,抬腳跟了上去。

時不時冒個泡,倒也不是不可以,比如中午佯裝午睡,然後來寧王府刷個臉。

可恭桶這事兒,又該如何解決?

她不在寧王府如廁,寧王府的人會起疑,可她若是在寧王府如廁,春夏秋冬她們肯定會以為她便秘,若是請了大夫來,發現她一切正常,那她們豈不是要把她當成隻進不出的貔貅?!

好煩啊!

她一泡屎,還得分開拉不成?!

一人分飾兩角,考驗的不是她的演技,考驗的是她拉屎的能力啊!

罷了罷了,為今之計隻能佯裝她輕微便秘,兩天一次好了。

哦對,她還得用個小本本記好,免得時間一長拉錯了地方,到時候不救她都補救不上。

畢竟屎粑粑這個東西,不是你想有就能有的。

池奚寧抬頭45度角望天,她好難~~

寧王府的後門,已經備好了馬,眾人翻身上馬輕扯韁繩,安靜的街道上立刻響起了陣陣馬蹄聲。

齊皓帶著池奚寧等人直奔東城門,席墨出示令牌之後,守城門的將士,立刻打開了城門。

出城之後,一行人的速度頓時加快了許多,但他們冇有直奔碼頭,而是往南而行。

約莫行了數裡,這才調轉方向,繞了個圈往碼頭而去。

在距離碼頭約莫還有兩三裡的一處小樹林裡,眾人這才停了下來。

早已在此等候的蕭瑾川,立刻帶人迎了上來,朝齊皓行了一禮:“王爺。”

齊皓朝他抱拳:“丞相辛苦了。”

“這乃是臣的本分。”蕭瑾川說完便為他介紹起情況來:“臣已派人潛伏在了碼頭附近,為免打草驚蛇,人數並不多,另外在河道沿途,也派了人潛伏打探,一瞧見船隻便會立刻來報。”

齊皓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卻冇有看到池奚寧的身影,頓時就皺了眉。

見他皺眉,蕭瑾川不由問道:“可是臣部署不當?”

“並無不妥。”齊皓收回目光,看向他道:“丞相辦事,陛下和本王一向都很放心。今日包括本王在內,皆聽丞相差遣調度。”

蕭瑾川聞言拱手:“那臣就越矩了。”

池奚寧躲在最後,拉著席景擋在她的前麵,看著前方那一幕相王和睦,不由撇了撇嘴。

說實話,能成為男主的,必定是優秀的。

奈何,兩大優質古裝美男就在她麵前,她卻無法調戲。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莫過於,帥哥在那頭,而你卻隻能躲在這頭,藏著身形,連腦袋不敢露,愁……

不得不說,蕭瑾川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齊皓髮話之後,他立刻攤開了堪輿圖,分配任務。

一個接一個暗衛都被分配了,很快席景也被分配走,池奚寧隻能硬著頭皮站到了蕭瑾川的麵前。

蕭瑾川抬頭看了她一眼,指著堪輿圖上的一處草叢道:“你……”

“她跟著本王。”

齊皓的聲音淡淡響起,直接打斷了蕭瑾川的安排。

蕭瑾川聞言訝異的抬了頭,掃了池奚寧一眼便點頭道:“好,那就勞煩王爺和這位少俠,一道前往此處。聽到哨令之後,務必第一時間殺出,截斷賊人去路!”

這位少俠?

池奚寧陡然瞪大了眼。

他居然冇看出來她是個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