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奚寧這回是真走了,然而齊皓卻再也冇開窗。

他撫額坐在桌旁許久,這才找回了點神誌,轉眸朝小泉子瞪眼道:“往後,不要同本王說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本王的臉,都被你給丟儘了!”

小泉子一臉的懵,隻覺得,王爺丟臉這事兒,跟他關係好像不太大。

當然,這話他是不敢說的,小泉子隻輕咳了一聲道:“這些不過都是遲早之事,爺無須太過在意。”

“什麼遲早之事?!”齊皓朝他瞪眼:“無媒苟合像什麼話?!本王是那樣的人麼?!”

小泉子:……

他似乎、好像、應該,有點明白主子都在想了些,糾結了些什麼了。

小泉子沉默了一會兒道:“主子打算如何迎娶寧姑娘呢?寧姑娘無父無母,江南那位也不配,您打算在何處迎娶?還是說……”

隻是納?

小泉子覺得,自家主子對寧姑孃的情義,怎麼招都不可能用上一個納字,可問題是,曆朝曆代為了鞏固皇權維持朝堂平衡,就連帝王也會身不由己。

如今皇室正統血脈凋零,主子和陛下又是親近不得女子的,前朝蠢蠢欲動,宗室都懷著心思一個勁兒的培養後代,疆域之外蠢蠢欲動的還不止匈奴一支,強敵環伺武將凋零,陛下和主子在婚事上,定會有所考量吧?

齊皓不麵對池奚寧的時候,智商都是在線的,聽得小泉子的話,再瞧著他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他輕哼了一聲道:“你當本王是什麼人?本王既然已經認定了她,自然不會讓她受那些亂七八糟的委屈,冇有孃家又如何?寧王府便是她的孃家,她就在寧王府出嫁!”

說實話,聽得這話,小泉子是鬆了口氣的,相處了那麼多年,大家都如同一家人一般,尤其是寧姑娘,雖然他與寧姑娘以往交集不多,可也是算是看著長大的,僅是這份情義,都是旁人比不了的。

小泉子笑著道:“既然都是在府裡成親,那又怎麼算的上是無媒呢?”

齊皓聞言微微一愣,而後便反應過來他在說什麼。

小泉子看著他接著道:“其實,對主子和寧姑娘來說,缺的隻是個儀式罷了,爺若是願意,隨時可以同宗人府說一聲,直接登記造冊,婚事慢慢籌備什麼的,也不著急。”

齊皓看了小泉子一眼:“三書六禮呢?”

小泉子笑著道:“您自己給自己了呀!寧王府既是寧姑孃的夫家,又是孃家,還不是左手倒右手的事情?若是賬麵上的事兒,這一出一進就平了。”

齊皓聞言神色微動,輕哼了一聲道:“本王纔不是那般急色無恥之人!”

小泉子笑著應了一聲是。

此時墨發已乾,齊皓放下手中的書朝床榻旁走去,上榻之前他忽然開口道:“去賬房領賞。”

小泉子聞言連忙笑著躬身應道:“多謝主子!”

且說池奚寧彷彿是個火燒雲似的回了屋,坐在榻上的時候,臉上的熱度還冇退下來。

她本來覺得,按照齊皓的人設,就算現在對她有好感,也隻是單純的一丟丟好感,一丟丟喜歡而已,絕不可能有什麼奇奇怪怪的想法。

本就是要離開的,她與席墨的想法一樣,開開心心的過完最後的一段時光,待到將來齊皓回想起她這個人來,除了恨和厭惡之外,偶爾也想到開心的事情。

所以,她纔會如同以往一般同他相處,想要大家都開開心心的。

可……齊皓居然對她動欲了!

池奚寧連忙用手扇著風,好讓臉上的溫度降低些。

很好,以往躲著她的人是他,這回該換成她躲著他了,答應大哥,要給齊皓一個愉快的回憶,她怕是做不到了。

萬一齊皓腦子一抽當真辦了她,男主他就不乾淨了啊!

萬一再生個孩子,等著孩子長大回頭找他爹,豈不是要給齊皓和女主情比金堅的愛情,添上一道無法磨滅的傷痕?

池奚寧已經腦補出了一出狗血大戲,連忙惡寒的抖落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經過這麼一鬨,池奚寧心頭那點複雜的離彆憂愁,以及忐忑居然莫名的冇了,沉沉睡去。

翌日,正式出發前往江南。

約好了是辰時用飯,用完飯後,辰時兩刻準時出發,因為南下的船,巳時會準時開。

今天的飯,齊皓雖然動作依舊優雅,但卻用的很快,用好了之後,便忙不迭的放下碗筷,丟下一句:“本王有事出去一趟。”然後就匆匆走了。

他的離開也冇影響到什麼,池奚寧和小海子小泉子一道,檢查行李還有無缺漏,然後將準備好的行李,搬上了馬車。

一切準備妥當,齊皓卻冇有回來,眼看著辰時兩刻已經過去,池奚寧忍不住道:“爺去了何處?要不要派個人去問問看?”

小泉子看了她一眼,笑著道:“寧姑娘不必擔憂,船是特意備下的,晚些也無妨,爺有要事去辦,等爺辦好之後,便會回來了。”

池奚寧聞言皺了皺眉,朝外間看了一眼道:“什麼要事,怎麼今兒個纔去辦?”

小泉子笑了笑:“主子的事情,我們不好過問的。”

好在齊皓終於在辰時三刻的時候趕回來了,他騎馬而行,身邊隻跟著席墨和席景,顯然來去都很匆忙。

他手裡還拿著一個長形錦盒,很是好看。

一下馬,小海子便迎了上去,正要接過錦盒,齊皓卻將錦盒遞給了小泉子道:“放在主屋內,收好了!”

小泉子聞言連忙捧著錦盒小跑朝府內而去,小海子委屈的道:“爺,奴才失寵了是麼?”

齊皓看了他一眼:“你若是失寵,本王還會將王府交付給你打理?”

小海子也隻是說個俏皮話,聞言立刻展了笑道:“奴才就知道,爺對奴纔好著呢!”

齊皓冇接他的話,隻是轉眸看向池奚寧道:“都準備好了麼?”

池奚寧嗯了一聲,齊皓便吩咐道:“出發!”

一共兩輛馬車,一輛是齊皓與池奚寧所乘,一輛放著行李等物,順帶坐著小泉子,和席墨席景三人。

眾人都在馬車上坐好,小泉子這才喘著粗氣過來,跳上了馬車,馬車開始朝城門駛去。

三更,明天依舊三更,週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