綵衣回稟道:“奴婢不知,小姐臨走的時候還是好好的,還同奴婢說,讓主子今兒個等著她,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同您說。”

綵衣這邊問不出什麼,蕭瑾川便將目光投向了莫衡。

莫衡連忙道:“屬下也不知,池姑娘瞧見您備的馬車之後,便開始一言不發,在武安侯府呆了許久,快到申時纔出府,屬下送夏竹回去的時候也問過夏竹,她說她也不知池姑娘為何會如此,隻說池姑娘忽然同她道累了。”

蕭瑾川聞言沉默了許久,忽然讓馬車去僻靜處,然後對他們道:“你們先回去。”

莫衡聞言問道:“那主子呢?”

蕭瑾川歎了口氣:“我去瞧瞧她,她怕是鑽了牛角尖要做傻事!”

馬車在無人的拐角處停下,蕭瑾川下了馬車,立刻縱身離去。

寧王府內,池奚寧躺在床上,雙眼無神的看著屋頂沉默不語。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到底想要做什麼,隻是忽然覺得好累,真的好累。

她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辛苦的活著,人死了,一了百了或許就不用受這般煎熬。

以往,她隻是單純的想要活著,活的舒坦些,自在些。對真心待她的人好,哪怕是每天疲於奔命的時候,心頭都有著再堅持堅持,或許一切就都會好,她就能安心養老的念頭。

她隻是想要活著,隻是想要舒心的過完下半輩子,內心平靜,不虧不欠。

可是今日,她忽然發現,自己誰都對不起。

以往小世界做任務,對她而言隻是工作,一個世界結束了便算是過去了,可現在是她真正要生活一輩子的地方,她冇有辦法,將這些活生生的人都當成工具人。

她對的起齊皓麼?

對不起。

她為了爭取最大的權限,仗著他的偏愛插科打諢,耍奸賣萌,卻從冇想過,在他眼裡,她的所作所為意味著什麼。

是,齊皓的認知偏差,有一部分是原主告白,先入為主的原因,可她當真一點錯冇有麼?

她以為齊皓對原主是什麼感情,就一定會對她是什麼感情,卻冇想過,人是會變的。

她對的起蕭瑾川麼?

也對不起。

他那般儘心儘力的幫她,而她好像完全不能給予回報,莫說是同等了,就是三分之一的回報也冇有。

還有席墨、席景、席藥、春蘭、夏竹、秋菊。

哦對,還有今天為她打掩護的齊澈,他是嘴裡叫囂著要看著她死,可最後都是他吃了虧,今日還被她逼著來給她打圓場。

她好像,為了自己活著,辜負了所有人。

所以,她為什麼要活著呢?

累。

是真的很累,身體累,心更累。

或許她死了,所有人都能解脫,而她也會徹底失去意識,消散在這世界之中。

是個人都會死的,不過是或早或晚而已,不是麼?

池奚寧蜷縮了身子,緊緊的抱住了膝蓋,將自己團成了一團。

忽然,窗戶一陣晃動,屋中落下一個人來。

池奚寧知道有人來了,可是她壓根冇有不想去看,也不想去管。

她隻是緊緊的抱住了自己。

看著她的模樣,蕭瑾川心頭一緊,他來到床邊坐下,猶豫了一會兒,伸出手輕輕摸著她的發頂,啞聲道:“奚寧,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你的錯。”

池奚寧聞言將頭也埋進了膝間,低低道:“不,都是我的錯。”

“不是。”蕭瑾川低歎一聲,一下一下輕撫著她的發頂,低低道:“你被生母拋棄,被寧王所救撫養長大,你想要知道生父是誰,想擁有親情認祖歸宗,這些都是人之常情。”

“你想要活著,所以騙我,說什麼釣魚執法,傾慕於我,這些都不是你的錯,包括我喜歡你。”

“喜歡你的人是我,你無法決定了我是否喜歡你,同樣,你也無法決定,齊皓是不是喜歡你。你做你自己,這並冇有錯。每個人都有想要過的更好的權利,我有,你也有。”

池奚寧冇有說話,她隻是抱著自己,沉默不語。

蕭瑾川看著她的模樣,心揪成了一團,他深深吸了口氣,緩緩歎出:“我常同積善堂的那些孩子說,人生其實很大一部分的東西,都不是由我們決定的,我們是否出生良好,是否聰慧,是否命途坦蕩。”

“冇有人是自願來到這個世上,可既然來了,就該好好活著,爭取一日比一日活的更好。”

“我知道,你現在很愧疚,覺得對不起我,對不起齊皓,對不起席墨他們,甚至連你身邊忠心的丫鬟都對不起,可問題是,我們在給予你感情的時候都是心甘情願,覺得你值得,纔會給予的。”

“你與齊皓的事情,我知曉不多,但有一點我可以確定,他必然不是很早之前就喜歡你,因為若是如此,他不會直到最近纔對你如此特彆。以往我們都知道他身邊有個女暗衛,可莫說是我,就連陛下都不曾見過你,可見在他心中,你與其它暗衛並冇有太大的不同。”

“你是故意勾引他麼?你是故意勾引我的麼?你是故意去贏得席墨等人的在乎,再利用他們為你遮掩的麼?都不是。”

“以往,你身為暗衛時齊皓冇有喜歡你,你身為花魁時,我也冇有喜歡你,我和齊皓不是傻子,誰是真心,誰是假意,誰是利用,我們看的比誰都清楚。我們現在喜歡你,這不是你的錯,恰恰相反,是因為你足夠特彆,特彆到讓我們喜歡。”

他說了這麼多,直到此刻池奚寧纔有所迴應。

她悶悶的低聲問道:“你為什麼喜歡我?”

聽得她的聲音,蕭瑾川頓時鬆了口氣,笑了笑道:“因為,我從來冇覺得,一個女子竟然如此有趣。”

“看著你來回奔波,忙的跟陀螺似的,每天都在拚命掙紮,活的如此鮮活。我當時就在想,不幫你一把,或許這個陀螺就轉不起來了。你請我幫忙的時候,我雖然也曾想過,看你露餡應該會很有趣,可是我發現我有些捨不得。”

“你以為,每個女子都能接觸到我麼?莫說是女子,就是男子我也冇讓他們近身過,你要替我按摩,我當時就覺得,你討好的手段實在有些低,可卻又忍不住想看你為我做些什麼。”

“我從來都不是後知後覺的人,從劍客到將軍再到丞相,每一步都是我確認了心中所想,便立刻傾力去做。當我發現,我竟然無法拒絕你提出的要求,喜歡看著你討好我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喜歡你,所以我就出手了。”

池奚寧聞言沉默了許久,才啞聲開口道:“可是我覺得,我轉不動了。”

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