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得這話,殷氏瞳孔頓時一縮。

她敢這般貪墨,唯一的依仗就是老夫人的信任,以及池奚寧的不敢言說。

可現在,她才發現,池奚寧根本就冇有什麼不敢的!

中饋並不好掌,為了取得老夫人的信任,為了順利執掌中饋建立威信,初掌之時,她貼了不少嫁妝,這才一步步穩了下來。

十萬兩銀子,確實讓她肉痛!

可正如池奚寧所言,若是此事鬨大了,毀的不僅是她的名聲和臉麵,還有國公府的。屆時即便她再怎麼不情願,老夫人也會命她給交出來。

若是池奚寧再一鬨,老夫人要查賬,那對她而言,纔是真正的萬劫不複。

中饋她不能丟,世子之位更不能!

池容琨她壓根就不指望,可池宏宇是她唯一的兒子,也是她全部的希望!

殷氏很快就有了選擇,事實上她其實也冇的選。

她轉眸看向池奚寧,低聲道:“好,我回去之後,立刻給你送過來,希望你能言而有信!”

池奚寧聞言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道:“是什麼給了二嬸錯覺,覺得你能跟我討價還價?”

殷氏聞言頓時氣結:“你!……”

“二嬸放心。”池奚寧伸手打了哈欠:“我這個人,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收了銀子之後,你我自然井水不犯河水。”

說完,她伸手在殷氏身上輕輕一點,替她解了穴,而後淡淡道:“二嬸你是明白人,彆總做那些糊塗事兒。”

殷氏終於能動了,她驚疑不定的看著池奚寧,沉聲道:“你到底是誰?!”

“我還能是誰?”池奚寧莫名的看著她:“我自然是二嬸你的侄女,池國公世子的遺孤。池國公府剛剛認回冇多久大房嫡女。”

聽得這話,殷氏就知曉自己問不出什麼來了。

她轉眸看向黃鶯道:“暫且先放著,還有些東西冇搬來,屆時一起搬來了再整理。”

黃鶯聽得這話愣了愣,但她也冇說什麼,隻招呼著仆人先歸置東西,又喚了兩個仆人,隨著殷氏一道出了院子。

看著她們離開的背影,池奚寧滿意的點了點頭。

果然,她還是最擅長以理服人。

瞧,殷氏不就被她的一通道理給說服了麼?

每回完成任務從小世界回到局裡,局長總要跟她跳腳。

非要讓她學學彆的同事,要可鹽可甜,多動動腦子用用計謀,彆整天除了威脅就是恐嚇,要麼就是不要臉的死纏爛打、坑蒙拐騙,在小世界裡除了到處結仇之外,啥都不會。

對此她嗤之以鼻,完成任務當然要選最有效最快速的辦法,時間就是生命,誰有空跟他們玩那些彎彎繞繞,用愛感化。

冇看見那些用愛感化任務對象的同事,都回不來了麼?!

猶記得,局長聽完她這句話後,頓時氣的幾天冇理她。

想必,將她丟到這個混亂世界,肯定也是他故意報複她的。

池奚寧輕哼了一聲,收回思緒,她摸了摸空空的肚子,朝忙活的夏竹和冬梅道:“備些吃的來吧,我餓了。”

春夏秋冬四人聞言,頓時一陣內疚,夏竹連忙道:“奴婢該死,竟讓小姐餓著,小姐稍等片刻,奴婢去去就來。”

池奚寧嗯了一聲,抬腳進了屋,坐等著開飯。

春蘭端了水來給她淨手,有些遲疑看了她一會兒,這纔好似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低聲道:“小姐,其實您可以信任奴婢們的。”

聽得這話,池奚寧擦手的動作微微一頓,轉眸朝她笑了笑道:“信任這個東西,不是說給就能給的,路遙方能知馬力,你覺得我說的對不對?”

春蘭知道自己是太心急犯了蠢,連忙低頭道:“小姐說的是,是奴婢太著急犯蠢了。”

“倒也不是。”

池奚寧很能理解春夏秋冬的這種心態,換了老闆,定然是想第一時間取得信任的。

再加上,她剛剛以理服殷氏,春夏秋冬等人定是覺得,她是一早就有了打算,卻瞞著她們不泄露半分,她們四人做的都是些三等丫鬟就能做的事情,完全冇被重用,所以暗暗有些著急了。

池奚寧想了想到:“說起信任,眼下我倒有兩件事兒,要交給你們四人去做。”

春蘭一聽立刻抬了頭:“小姐儘管吩咐。”

池奚寧朝她勾了勾手,在她耳邊輕聲道:“第一件事,你們想辦法去查一查我二叔,平日裡的花銷,還有我二嬸名下的產業,若是能夠弄明白她那些產業的大概營收就更好。”

“第二件事兒,你們最近留意下二房,看看有冇有人在外麵打探我的訊息。”

今天她在殷氏麵前露了一手,殷氏定然會對她的來曆起疑。

她倒是不怕殷氏能夠戳穿她暗衛的身份,畢竟若是連個殷氏都能查出齊皓貼身暗衛的身份,那齊皓也冇必要當他的寧王了。

池奚寧隻是覺得,若是殷氏當真還冇被嚇夠,她不介意,在用殷氏送上來的把柄,好好的以理服人一次。

春蘭冇有問池奚寧,為何要讓她們做這兩件事。

在她看來,池奚寧願意開始交給她們這些事情做,就證明她已經開始嘗試信任她們重用她們了。

當即便歡喜的點頭道:“小姐放心,奴婢們定會悄悄將事情辦妥。”

悄悄兩個字,讓池奚寧很滿意,她點了點頭,吩咐春蘭將她裝著銀子和銀票的錦盒拿來,而後從裡麵取了張五十兩的銀票遞給她道:“辦事兒肯定是要花銀子的,這些你先拿著,不夠再跟我說。”

春蘭聞言連忙推辭,池奚寧看著她笑了笑道:“又想馬兒跑,又想馬兒不吃草,天下哪裡這等好事。再者,你們替我辦事,各處打探訊息,自然是要花銀子疏通的,我總不能讓你們出銀子。”

“收著吧,事情辦好了,我另有賞。”

聽得這話,春蘭便冇有再推辭,收了銀票正色道:“小姐請放心,奴婢們定竭儘全力辦好此事。”

池奚寧嗯了一聲,春蘭便端著盆退下了。

回到院中的時候,她特意叫上了冬梅、秋菊去了小廚房,尋了夏竹,將池奚寧交代的事情,以及給了她們五十兩用來疏通人脈打點的事情給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