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她肯定願意啊!

養老是她來這裡的目的好麼?!

若是冇有今天的這些事兒,池奚寧肯定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

可經過今天的事情之後,她不敢再冒然接受蕭瑾川的好意。

她咬了咬唇,猶豫了好一會兒才道:“我能先問問,我要用什麼東西來還麼?或者說……你到底想得到什麼?”

聽得這話,蕭瑾川朝她笑了笑,看著她並不言語。

池奚寧被他看的發毛,忍不住就往後退了一步。

然而她剛剛後退,蕭瑾川忽然伸了手,她都冇反應過來,就被捏住了下巴。

池奚寧心裡有點發毛,兀自鎮定道:“你想做什麼?”

蕭瑾川伸出大拇指輕輕摩挲了下她的唇,眼神有些暗:“你覺得的呢?”

池奚寧渾身僵硬,嘿嘿乾笑兩聲,拂開他的手,有些底氣不足的道:“彆鬨了。”

“我是不是在鬨,你應該明白。”

蕭瑾川收回手,看著她道:“當初你跳河,不就是想要假死離開麼?如今我可以幫你,也不逼你現在就做決定,你可以慢慢想,但在此之前,你得還之前欠我的債。”

聽得這話,池奚寧鎮定了下來,抬眸看向他道:“怎麼還?”

蕭瑾川看著她,低聲道:“正如你所言,外室這個身份你可以不再繼續,原本我也冇有一直讓你當外室的意思,但我爹孃這邊,你還得繼續兜著,同樣我也會繼續幫你兜著,這是我和你當初的約定。”

池奚寧聞言點了點頭:“好。”

“還有。”蕭瑾川看著她緩緩開口道:“若無意外,我希望每日亥時能夠見到你,在你冇有下定決心之前,就以勞力抵債。”

池奚寧有些不大確定:“勞力,你是指的按摩?”

蕭瑾川聞言,看著低低笑了:“不然呢?總不會是當真讓你睡的晚了,然後嗓子啞了吧?”

騰的一下,池奚寧就鬨了個大紅臉,眼神尷尬的看向了彆處:“我很單純的,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蕭瑾川聞言頓時笑意更濃:“聽不懂,你臉紅什麼?”

被戳穿的池奚寧,頓時有些惱羞成怒,朝他瞪眼道:“你這個人……怎麼跟之前一點都不一樣?當初不知道是誰,丟了把匕首在我麵前,讓我要麼死,要麼下獄呢!”

蕭瑾川摸了摸鼻子,輕咳一聲:“過去的都過去了,旁人見的我,也並非真的我。”

“這話千真萬確。”

蕭瑾瑜不知何時走了過來,三步之外笑著道:“池姑娘,你彆瞧我大哥平日裡溫文爾雅沉穩有度,事實上他骨子裡可是年少輕狂鮮衣怒馬,他表麵裝的是正人君子,實際上一肚子壞水,從小上房揭瓦、攆狗趕雞,可最後捱打的都是我。”

“你瞧他能麵不改色的說葷話,就應該知道,他表裡不一著呢!”

池奚寧聞言朝蕭瑾川看去,卻見他將臉轉向了一旁,眼神有些飄忽不定,顯然是被人揭了老底,心虛了。

“冇想到,你是這樣的蕭丞相。”她嘖嘖了兩聲,而後問道:“要多久?”

蕭瑾川想了想道:“三個月,不來的日子不算。”

池奚寧冇有太過猶豫,點頭道:“成交。”

這時,有相府丫鬟從遠處而來,見到幾人行了一禮道:“公子姑娘,老爺夫人喚你們過去。”

幾人回到了正屋大堂,蕭老丞相和蕭夫人也冇說什麼,隻說他們年輕人的事情,讓他們自己處理,池奚寧的身份,他們也會當作不知道,若有需要,他們也會儘量幫著圓。

池奚寧對他們表示了感謝。

原本蕭老丞相夫婦還要留池奚寧用晚飯,但被蕭瑾川以她不便在外太久給拒絕了。

回去的路上,池奚寧與蕭瑾川一同坐在馬車內,來的時候還好好的,回去的時候,卻有些不大一樣了。

蕭瑾川好似卸下了所有的偽裝,露出了本來的麵目來,臉還是那張臉,性子卻很不一樣。

即便是什麼也不說,池奚寧也能明顯感覺到,他對她的親近。

比如現在,他忽然坐到了她身旁,與她挨著,然後看著她問道:“除了銀子,你還喜歡什麼?”

池奚寧有些不大自在的往一旁挪了挪:“我還喜歡活著。”

蕭瑾川:……

瞧著他被噎著的模樣,池奚寧輕咳一聲道:“其實,我的心願很簡單,有幾個貼心忠誠不二的下人,手裡能有花不完的銀子,有個大宅子,不需要麵對亂七八糟的勾心鬥角,最好還能有三五好友,時不時小聚暢飲,談天說地。”

看著她那憧憬的模樣,蕭瑾川知道,那真的是她心之所向。

然而,在她的心之所向裡,卻似乎冇有夫君這個角色的位置。

蕭瑾川瞬間就明白自己該怎麼做了,他從她麵上收回目光,看著前方道:“我曾經的心願,是仗劍走天涯,遊曆大齊大好河山,當然,也得有花不完的銀子才行。”

在銀子的問題上,他倒是與她達成了共識。

池奚寧問道:“那現在呢?”

蕭瑾川冇有直接回答她,而是笑了笑道:“後來我長大了些,發現仗劍走天涯,也得是在太平盛世才行,於是我又想當將軍保家衛國。再後來,我發現行軍打仗需要糧草,就必須長治久安,於是我又當了丞相。”

“至於現在……”

他頓了頓,轉眸迎上她的目光:“現在,正在努力。”

他的黑眸盛著星辰,是那般的耀眼。

池奚寧避開了他的目光,低了頭道:“你現在想要的,以後卻未必想要,最終會有那個讓你心甘情願付出一切的人出現的。”

這個世界雖然已經混亂且自行運轉,可它的基礎畢竟是三本女頻小說,雖說她不記得劇情,但女頻不可能冇有女主。

女主遲早會出現的,齊皓也好,蕭瑾川也罷,甚至是齊澈,他們最終都會覓得良人。

而她,不過是他們生命中的過客,這也是她能夠毫無心理負擔,偶爾去逗一下男主,刷下好感,抱個大腿的原因。

她從來都不是什麼優秀員工,所接觸的任務,也都是修複小世界的邊邊角角,說白了都是路人甲。

遇到男主,她都是這麼過來的,爭取好感獲得更大權限,便於達成目的。

七七四十九個位麵,也隻有三個位麵差點回不來而已。

嗯,要相信大數據,總會有讓男主含在嘴裡怕化了,握在手裡怕飛了的女主出現,而她隻需要苟著就行。

話說,女主呢?三個女主到底在哪?!

怪隻怪她隻接受了與三個原主有關的劇情,三個女主是誰,現在在哪,她根本一無所知,想讓她們早點出現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