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老丞相的麵上浮現了一絲尷尬,他輕咳了一聲道:“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現在說的是那混小子的事情!”

一句話,就將蕭夫人帶入了憂愁之中,她歎了口氣道:“之前我擔心川兒不開竅,會孤獨終老,現在他開竅了,我又擔心他搶不過彆人,還是孤獨終老。”

蕭老丞相聞言忍不住撫了撫額:“怎麼在你眼裡,他好像就是個孤獨終老的命?”

“呸呸呸!”蕭夫人聞言急了眼:“你可彆咒他!”

聽得這話,蕭老丞相一時竟無言以對,沉默了一會兒才道:“兒孫自有兒孫福,以後川兒的婚事你少管,池家丫頭那邊,你也少摻和,我瞧那丫頭滿是機靈勁兒,但還是個冇開竅的。”

“川兒既然把人領了過來,就代表他已經有了想法,蕭家的男人,想要算計一件事,那還是有些勝算的。”

蕭夫人輕哼了一聲:“尤其是算計一個人,那可是有真傳的。”

蕭老丞相:……

綵衣來過丞相府多次,多丞相府很是熟悉,瞧見蕭瑾瑜與蕭瑾川慢悠悠的走在後頭,便領著池奚寧先走一步,去了後花園。

待到兩人身影消失不見,蕭瑾瑜這纔開口道:“這就是大哥,讓我在武安侯夫婦麵前提起認乾親一事,以及讓蓉兒這般時候送帖子來的原因?”

蕭瑾川看了他一眼,淡淡嗯了一聲。

聽得這話,蕭瑾瑜頓時就笑了:“池姑娘被大哥你看上,也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分明武安侯夫婦之前就不曾想過要請爹孃過去見證,更不要說送帖子了。池姑娘若是知道了真相,怕是要怨你。”

蕭瑾川聞言垂了垂眼眸:“你以為她不知道麼?即便她先前因為一時混亂冇想明白,此刻她也必然反應過來了。”

蕭瑾瑜聞言有些疑惑:“既然如此,那大哥為何還這般做?”

蕭瑾川抬眸看向前方,淡淡道:“因為要把她從龜殼裡給揪出來,已經有人捷足先登,在她心上留下的濃墨重彩的一筆,我若想要後來居上,就得出奇製勝。”

“在那人還冇有坦白之前,在她還懵懂之時,先讓她知道我的心意。唯有讓她避無可避,她纔會坦然麵對。”

說完這話,他淡淡笑了笑,抬腳朝前走去。

池奚寧正在後花園裡看花,她不敢亂走,生怕多一個人看到她的樣貌,又多一樣麻煩事兒來。

她,已經夠煩了。

雖說無巧不成書,但太多巧合湊在一起,就有了一股子陰謀的味道。

從她進蕭府拜見蕭瑾川父母這事兒開始,就哪哪都有些不大對勁,她怎麼著都是個外室的身份,除非蕭瑾川堅持要帶她登堂入室,否則,依著蕭家的門第,他父母就算再開明,也不可能主動要見她。

其次送帖子當見證人這事兒,也很奇怪。

蕭家與武安侯府是聯姻的關係不假,但她已經與洪夫人約定好,因著她有些不便,故而隻會請本家做個見證。

壓根就冇有提到請蕭老丞相夫婦的事情。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武安侯夫婦為了讓此事顯得鄭重要請,那應該是一早就送帖子過來,哪裡有明兒個上午就要辦禮,快要傍晚了才送帖子來的道理?

池奚寧不是冇覺得不對勁過,隻是蕭瑾川幫了她那麼多,這是他第一次開口請她協助去做一件事情,而且當初他們達成的協議就是如此。

她在委婉提過又被他明確拒絕之後,哪怕隻是還人情,她來得走一趟。

可她是真的冇想到,蕭瑾川居然坑她了!

坑她做什麼呢?為什麼他要這麼拐彎抹角的讓她在他父母麵前掉馬?

她好像,冇有什麼值得他圖謀的地方吧?

蕭瑾川來到池奚寧身旁,朝綵衣幾不可見的揮了揮手,示意她退下,然後開口道:“看什麼看的這麼出神?”

池奚寧聞言轉過身來,看了看他身後,冇瞧見蕭瑾瑜的身影,不由問道:“跟你弟談完啦?”

蕭瑾川嗯了一聲,靜靜的看著她道:“你就冇什麼要問我的麼?”

池奚寧眨了眨眼,一臉疑惑:“我該問什麼嗎?”

蕭瑾川靜靜的看著她,池奚寧不閃不避,迎上他的目光,朝他笑了笑:“我今天見了你爹你娘,你爹孃也知道了我池國公府嫡女的身份,那往後我是不是就不必再假扮你的外室了?”

她儘量讓自己的話聽起來很自然:“你想想看啊,當初你要我假扮外室,是為了應付你孃的催婚,如今都解決了不是麼?若是你娘再催,你就拿我當擋箭牌,不行還可以說都是齊澈的錯!”

池奚寧覺得,這個理由很是完美,說話的時候,還很是認同的點了點頭。

聽得這話,蕭瑾川的雙眸暗淡了幾分,緩聲開口道:“假扮我的外室,讓你很為難?”

池奚寧聞言,從他身上收回目光,轉眸看向遠處道,低低嗯了一聲:“你知道的,我是齊皓的暗衛,還是池國公府的嫡女,兩邊跑我已經很累了。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再節外生枝。”

蕭瑾川冇有說話。

兩人就這麼沉默了下來。

早早退到一旁的綵衣,看著兩人的神色,暗暗有些著急,可她卻什麼都做不了,隻能乾看著。

過了一會兒,還是蕭瑾川先開了口。

他看著池奚寧道:“你還記得我說過,欠下的總是要還的麼?你欠了我那麼多,打算用什麼還?”

池奚寧:……

她沉默了一會兒,鴕鳥似的道:“要不,下輩子給你做牛做馬吧?”

蕭瑾川聞言看著她,緩緩開口道:“可我不想要下輩子。”

池奚寧也知道,什麼下輩子再還你,委實是屬於不要臉了,可她確實冇什麼能夠給他的,她就是個要錢冇錢,要權冇權,要人冇人的三冇人員。

她自己都朝不保夕,還能怎麼還?

池奚寧乾脆躺平了,看向蕭瑾川道:“你說吧,你想要我怎麼還?”

蕭瑾川冇有回答,而是沉默了一會兒問道:“如果我說,我有能夠讓你假死離開,換個身份重新生活,且不會連累席墨席景的辦法,你願不願意試一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