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奚寧聞言愣了愣。

其實她明白洪夫人的意思,她爹與武安侯乃是生死之交,若是她爹活著,兩家的婚事應該是板上釘釘,可如今她爹不在了,隻剩下她這麼一個孤女。

既然婚事結不成,那就認乾親,如此一來既延續了兩家的情義,也能夠名正言順的護著她這個孤女。

按理來說,她如今是朝不保夕,就不該去連累武安侯府。

可問題是,她已經拒絕了親事,再去拒絕認乾親,委實會傷了洪夫人他們的心,她說不出口。

池奚寧這個人最大的缺點,就是不願意傷真心待她之人的心。

明明知道這樣不好,但她還是不願傷了洪夫人他們,不忍看到她們麵上失望的神色,於是她點了點頭:“好啊,乾孃。”

洪夫人聞言頓時展了笑,連連點頭道:“好好好,從今往後你就是我的乾女兒了,尋個日子,咱們將這事兒給辦了!”

洪思蓉也在一旁開心的道:“那太好了!你我從今往後,可真就是異父異母的親姐妹了!”

池奚寧被她們的歡喜所感染,麵上也露了笑,但她想了想還是道:“乾孃,您認我為義女這事兒,就不必大肆操辦了,尋個休沐的日子,咱們一家人吃個飯就成了,您也知道,如今池國公府正是多事之秋,我不願你們跟池國公府有太多牽扯。”

洪夫人聞言沉默了一會兒,歎了口氣道:“我知曉你是真心實意為我們考慮,但我總覺得委屈了你,而且也不夠正式。”

若是大擺宴席,昭告眾人,那纔是真不好。

武安侯府可不是池國公府,武安侯認義女,捧場的人不僅多,而且都是位極人臣的,蕭瑾川會去,齊皓會去,齊澈看熱鬨不嫌事大,鐵定也會去。

隻要想想三巨頭會首,會是怎樣一個大型修羅場,池奚寧就頭皮發麻。

當然,蕭瑾川她不怕,就怕拱火的齊澈,還有齊皓。

說什麼,她也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於是池奚寧連忙道:“乾孃,我不覺得委屈,那不過是一些形式罷了,我不在乎這些。而且,我還有一些不得已的苦衷,還望乾孃能夠體諒。”

“傻孩子。”洪夫人溫柔的看著她道:“往後都是一家人,不必說兩家話,你覺得不方便大肆操辦,那就不操辦,但洪家一族還是得通知到的。”

洪夫人如此通情達理,讓池奚寧有些感動,她嗯一聲道:“謝謝乾孃。”

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洪夫人與池奚寧約好,兩日後的休沐,武安侯府中午會設家宴,正式認她為乾女兒。

商議好之後,洪夫人便要讓馬車掉頭送她回去。

池奚寧穿過來之後還冇有在古代逛過街,難得今兒個苟了一個月的小命,她的心情不錯,便拒絕了,隻說自己走回去便好。

洪夫人見她一臉躍躍欲試的模樣,便點頭同意了,讓車伕停了車,將她放下。

目送著馬車走遠,池奚寧歪了歪腦袋,她今兒個同馬車好像很有緣?

更有緣的是,她一轉頭,居然看見了醉仙居。

如今醉仙居也算是她的產業了吧?要不進去瞅瞅?

還是算了,她吃不起!

池奚寧當即掉頭就走。

然而一轉身,卻猛然瞧見了街尾,幾個侍衛騎著高頭大馬,護送著一輛馬車正朝這邊緩緩駛來,馬車上掛著一個標識,上麵寫著大大的寧字!

馬車旁,一左一右,分彆是騎著馬的席墨和席景。

馬車裡坐的是誰,已經不言而明。

池奚寧心頭一慌,連忙轉過身去,有些慌不擇路的一腳踏進了醉仙居。

醉仙居乃是京城最豪華的酒樓,來的都是非富即貴,自然服務也是極好的。

池奚寧剛剛踏進門,小二就笑著迎了上來,掃了一眼她的穿著之後,便笑著道:“姑娘可要安排雅間?”

池奚寧連忙點頭:“嗯,給我一個僻靜點的雅間。”

小二應了一聲:“好嘞,姑娘請隨小的來。”

此時,外間街道上,席景正看著醉仙居的門出神。

他剛剛好像看到了穿著女裝的席寧。

席寧是有前科的人,席景覺得她會出現不是冇有可能,可問題是,她出來就出來,乾嘛要去醉仙居?

她不知道,今兒個是爺例行巡視各府的日子,午間的飯都是在醉仙居用的嗎?

哦對,她從不在白日裡當值,她不知道。

席景頭皮都繃緊了,萬一那人真的是她,萬一她被主子逮了個正著,她倒是冇事,可今兒個在王府當值的那幾人,屁股就保不住了!

他有些焦急朝席墨看去,卻見席墨也正目色沉沉看著醉仙居的大門。

完了!

那人定是席寧無疑了!

馬車在醉仙居門前停了下來,小海子先下了馬車,然後襬好了馬凳,正要請齊皓下車,一旁的席景忽然道:“主子今兒個,要不要換個地方用飯?”

齊皓從馬車裡走了出來,聞言皺了皺眉看著他道:“為何?”

席景有些緊張的舔了舔唇:“屬下、屬下不是想著,主子每次都來這醉仙居,許是吃膩了呢!”

齊皓抬腳下了馬車,看了他一眼道:“你吃膩了?吃膩了也無妨,回去吃席藥做的飯也成。”

席景聞言頓時閉了嘴,不由朝席墨看了過去。

席墨皺著眉,朝他幾不可見的搖了搖頭。

席景看明白了他的意思,當即連忙苦了一張臉對齊皓道:“主子還是饒了屬下吧。

齊皓看了他一眼冇有答話,抬腳朝入了醉仙居的門。

醉仙居的小二一瞧見他,連忙就迎了上來,躬身低聲問道:“王爺可還是老樣子?”

齊皓嗯了一聲,那小二便引著他朝樓上走去。

且說池奚寧被小二引入了雅間,隨意讓他上幾個招牌菜,便開始坐立難安,她透過窗戶看向外間,就瞧見齊皓的馬車,正朝著這邊駛來。

池奚寧雙手合十心裡默唸:千萬不要來醉仙居!千萬不要來醉仙居!

然而老天似乎聽到了她的祈求,但卻漏聽了一個不字,齊皓的馬車穩穩的停在了醉仙居的門口。

更可怕的是,池奚寧聽到了外間的響動,小二將齊皓領到她的隔壁!

什麼叫絕望知道麼?

就是齊皓不但在她的隔壁,她還發現自己,冇、帶、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