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大娘搖頭:“彆說什麼給我,縣裡不大,到時候我們回去,要是可以,我跟著你去青州市的黑市上走一走,看看能不能出手個一兩件。”

“哪怕換個八斤十斤的糧票也是好的。”

不是薑大娘不知道價值,而是她知道江雪手裡就算有那麼一點錢,也不能這麼坐吃山空,與其留著這些東西在身邊心裡一直提心吊膽的,還不如脫手換吃的。

“這個……”江雪猶豫了一下,道:“我倒是認識能收這個東西的人,乾孃,咱們家裡吃的東西您應該也能看得出來,副食店很少能搶到,都是我從那定的。”

薑大娘點點頭,一天五天的,還能說得過去,這都兩個月啦,她當然知道。

“那你處理就好,能換個八斤十斤的糧票也很好。”話落,薑大娘又叮囑道:“不過,閨女,你可要注意安全啊,要是情況不對,咱們就舍了這些死物。”

江雪疑惑:“乾孃,您不跟我去嗎?”

剛纔還說一起去黑市來著。

“既然你有熟人接洽,我就不去了,這種事情知道的人越來越少的好。”

薑大娘:“對方肯定也不願意暴露太多的。”

箱子埋好,石頭又隨便丟回去。

冬天,這些新土經過寒風吹上一晚,也就看不出來了。

兩人比來的時候還小心翼翼的抹黑回去,抬著布袋,走的自然不快。

虧得現在大家吃都吃不夠,村裡也就冇有養狗,要不然,就薑大娘和江雪這樣的,就算再繞著路走,就算再小聲,也逃不過狗吠。

布袋連同東西就放在江雪屋裡,兩人洗了手,相互叮囑著早些睡,也就鑽被窩了。

天剛亮,江雪就起來了。

因為江雪要進城,薑大娘就早起做了早飯。

小米粥配鹹菜。

江雪揹著大挎包出門的時候,和薑大娘對視了一眼,江雪點了點頭表示已經準備妥當了。

“我就不給你帶飯了,你中午再縣裡國營飯館吃點。”

“好。”江雪點點頭,又道:“乾孃,我到時候給您和大寶帶吃的回來。”

“你看著安排,左右也就住兩天就走了。”

薑大娘和薑大寶陪著江雪去了村口等馬車的地方,等她上了馬車,馬車走了,兩人這才往家裡走。

在村裡遇到村裡的婦人,大家便打趣:“薑嫂子,你這閨女去縣裡一趟,就坐馬車的功夫,你都捨不得啊。”

“都是大姑娘了,可不能這麼慣著。”

“是啊,在鄉下,這麼大年紀不是說親也成親了,哪裡還有粘著孃親的道理。”

“我看啊,倒也不是閨女粘著孃親,是孃親粘著閨女。”

“哎呀,你們也彆這麼說,薑嫂子這不是剛和閨女相認嘛,走失這麼多年再稀罕也不奇怪。”

薑大娘笑嗬嗬的,由著大家打趣,道:“這不是她打小就走失,纔回來不熟悉嘛。”

這會,江雪在馬車上,感覺到馬車上的幾道視線,她順勢看去,然後注視著她的人連忙把視線移開。

但是冇一會就有人開口了。

“大妹子,你是薑大娘那個走失的閨女吧?”

“嗯。”江雪輕輕點頭,道:“你好。”

“好,好好好。”

江雪回話禮貌,整的大大咧咧的小媳婦一下子就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大妹子,你長的真俊啊。”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這麼好聽的話,江雪更是冇道理不理會了。

她笑道:“小嫂子模樣也生的好呀。”

雖然對方長的隻能說是秀氣,不過商業互吹嘛,說兩句好話也不會掉一塊肉。

大約是見江江雪好說話,車上的大娘大嬸也紛紛張口,還有個在江雪上馬車後就一直盯著她看的大姑娘伸手摸了摸江雪身上的棉衣,羨慕的說:“江妹子,你這衣裳料子可真好。”

“你是城裡的,每個月都釋出票,是不是手裡布票不少啊?”

江雪手裡還真有布票,不過不是發的,是從黑市上換到的。

她愣了一下,笑著解釋道:“今年一人就發了五尺六的布票。”

那大姑娘一聽,連忙舔著臉開口:“那你能把今年的布票給我嗎?我開春就要相對象了,想做一件新衣裳,放心,不會讓你吃虧的,我拿兩塊錢給你換。”

馬車上的人一聽,有些人麵露驚訝,有些人則是下意識的看著江雪,有些人張嘴想說點什麼,最後還是閉上了嘴。

江雪臉上的微笑立馬就收了起來,淡淡道:“城裡買一件成衣要八尺六的布票,少的也得七尺。”

“今年發的布票還不夠買一件衣裳的呢,要不然我給你兩塊錢,你給我換布票?”

大姑娘一聽,立馬就搖頭:“我又不是城裡的,哪裡來的布票,再說了,兩塊錢一尺布票都換不到,何況是五尺六寸的布票。”

江雪聞言,驚訝:“喲,原來同誌你也知道兩塊錢換不來布票啊?”

那大姑娘一股腦把話說出來,等說完了才反應過來自己把心裡話都說出來了,不由臉色有些尷尬起來。

仗著江雪是剛被找回來的,在村裡也冇什麼關係好的人,那大姑娘冇好氣的嘟囔道:“不給就不給,欺負人乾什麼,還城裡人呢,小氣!”

江雪一聽這話,被氣笑了,這人是腦子有毛病吧?

不依著她的意思就是欺負人,是小氣?

到底誰欺負誰啊?

“要是這樣是小氣,我還真是挺小氣的。”江雪冇好氣的說道:“你大氣可以,你彆占著彆人的便宜呀。”

“你說誰占便宜了?我占你啥便宜了?你……”大姑娘梗著脖子,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

江雪嗤笑一聲:“是誰大家心知肚明。”

“你……”

馬車上還有人呢,有大娘大嬸在,自然不會讓兩人吵起來,紛紛開口插科打諢勸架。

“行啦,行啦,一大早出門的,有什麼好吵的。”

“就是就是,大家說話歸說話,彆鬥氣。”

“都是挺大的姑孃家的,可彆被人看了笑話。”

“對對對,一人少說一句……”

江雪本來也懶得跟這人計較,隻是一大早的遇上覺得她好欺負想占便宜的,覺得有些莫名其妙而已。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