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上,徐知木就感覺陳煒這個貨總是從後排用詭異的眼神看自己。

“你有點啥事?”徐知木忍不住問了一句。

陳煒遲疑了幾秒鐘,然後試探道:“木哥,你剛纔上去,真把持得住,冇有乾點啥事?”

“從上樓到下來十分鐘不到,我能乾點啥事?”徐知木都想給他扔出去。

“十分鐘應該也夠了,我聽醫生說十分鐘都是正常的。”陳煒滴咕著。

“說是這麼說,但你要是真就這點能耐,也就彆耽誤人家女生了……”

徐知木跟他扯了一句,然後忽然換了一條路,在一家銀行麵前停下了。

“等我會。”

徐知木下了車,直接進入了自助取款機的視窗。

一兩分鐘後,徐知木又回到車裡,還冇等陳煒問,徐知木就直接把手裡的東西扔給了他一部分。

陳煒拿起一看,竟然是一小疊鈔票,還都是紅的,大概有一千塊錢。

“木哥,你這是……封口費?”

陳煒有點發懵。

徐知木好懸冇有給他一腳:“封你妹的封口費,我跟人家清清白白,回去之後彆亂說。”

“那這錢……”陳煒拿著這些錢,一千塊,差不多是普通學生一個多月的生活費了。

“之前說好的,給你的分成。”徐知木說著,直接發動了車輛繼續往學校方向走。

陳煒拿著手裡的十張大紅鈔票,搖頭道:“木哥,這個項目都是你自己談下來的,我不能要。”

“拿著吧,你以後也算是公司的元老了,跟著我就不會虧了你,以後銷售部就靠你帶了,要是乾得好,一年之內提車不是夢。”徐知木笑了笑,一個公司裡,銷售部是進財的主力軍,自然不能怠慢。

陳煒心裡感動,他拿著手裡的一千塊錢,頓了頓還是搖搖頭:“木哥,那這也太多了點,之前不是說好的四五百嗎?”

“那是三千檔位合同的分成,以後你自己出去談的一萬檔位的,給你一千五的提成。”

一單一千五!

陳煒有點砸舌頭,濱海大學附近幾萬家商鋪,大大小小的下來,這可是一筆驚天的數字。

之前他還有點不信,可現在他有點信徐知木說的話了。

要是真能跑出業務,一年下來彆說提車了,買房的首付說不定都能攢下來。

今天這合同簽訂,前前後後也就四五天時間,已經到手一萬。

陳煒不得不佩服徐知木的能力。

“木哥,你是真牛逼,光靠一張嘴一根舌頭,就能讓那個美女老闆娘心甘情願的給你掏一萬塊錢……”

陳煒由衷地感歎了一聲。

徐知木:……

到了大學門口,徐知木又下去買了一些烤腸。

接著就開車先把陳煒送到了男寢樓下。

“木哥,你今天還回寢室不?”

“明知故問。”

陳煒露出了我懂的表情:“木哥你注意身體,張瑞就是前車之鑒,現在天天枸杞泡水……”

“去去去,回去彆亂說。”

徐知木擺了擺手,開著車又準備回公司。

陳煒看著車輛遠去,又把手裡的一千塊錢鄭重地放進了懷裡。

這筆錢雖然有些投巧了,但是畢竟也是他在大學裡掙得第一筆錢。

……

路過女寢樓下,徐知木又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

安小米抱著課本,從圖書館的方向回來了。

徐知木本想一腳油門直接走的,不過安小米依然對自己揮了揮手。

畢竟這車,在這學校裡也就這麼一輛。

放下車窗,安小米已經走到了窗外,嘴角帶著濃濃的笑意:“好巧啊。”

“是太巧了,怎麼每天晚上都剛剛好能看見你。”

徐知木無奈的攤了攤手。

“可能,這就是青梅竹馬……不對,應該是兄妹之間的默契吧。”安小米笑眯眯地看著他,然後忽然抽動了一下小鼻子。

“好香啊,是不是偷偷藏了好吃的了?”

安小米微微探頭望車裡看了看。

“狗鼻子。”

徐知木滴咕了一聲,然後從買的烤腸裡取出了一根。

“給。”

“嘿嘿。”

安小米拿在手裡,美滋滋地咬了一口。

“我記得你以前說這是垃圾食品來著。”

徐知木想起了一些往事,自己以前也給她買過烤腸,還被嫌棄過。

安小米的嘴唇都被烤腸的熱光抹的亮晶晶的,她明亮的目光一眨不眨地看著徐知木。

“可能是以前不懂的珍惜吧,現在我很喜歡。”

很喜歡……

安小米咬著烤腸,目光卻一直盯著徐知木。

“行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徐知木錯開了她的目光。

“嗯,晚安呀,哥哥。”

安小米又俏生生地站在一旁,伸出白嫩的小手對著他輕輕揮著。

徐知木開著車離開,目光在後視鏡裡看著,那個亭亭玉立,輕盈而美好的少女,依然站在路燈下看著他離去的方向。

公司裡。

小學姐的畫室依然亮著燈,徐知木推門而入,小學姐一個人還在安靜地畫畫。

估計是下課之後就一直在畫畫了,這也是一件很耗費精力的事情,長時間坐著,對頸椎也不好。

“回來了。”柳凝清看著他,臉上帶著歲月靜好的溫柔和甜蜜。

徐知木走過去抱住了她:“彆畫了,你看你這手現在糙的……”

徐知木捏了捏她的小手,經常拿花筆的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間的關節都有一些輕微的繭子了。

當然不仔細摸是摸不出來的,小學姐的手依舊是修長細膩。

柳凝清微微抬起眸子,有點小小的委屈:“你,你嫌棄我……”

“嫌棄,人家女生的小手手每天都用多少化妝品保養,你天天就抹一些大寶。”

徐知木又捏著,嘴上說著嫌棄,但是依然愛不釋手,畢竟小學姐的手真的很漂亮。

從小乾農活的手,還能保持的如此白皙水潤,這真的隻能說是天賦異稟了。

不過徐知木也是有些疏忽了,小學姐這天賦雖然好,但是該保養的還是要保養。

回頭還是要帶她去買一套化妝品回來。

柳凝清委屈巴巴的,想要收回自己的手。

“我覺得大寶就挺好的啊……”

“大寶有點犯膩,影響口感,嗯……還影響互動感”

柳凝清俏臉通紅,什麼就叫影響口感了,這個傢夥怎麼這麼變態。

柳凝清輕輕推了他一下,站起來的時候捶了捶自己的腰間。

一坐好幾個小時,也感覺有點腰痠酸的。

“傻丫頭,以後不要熬這麼久了。”徐知木也過去輕輕幫她揉了揉腰。

“我想多幫你一些嘛……”柳凝清任由她揉著自己的腰,他手掌傳來的溫度讓她感覺舒展了許多。

而且現在自己唯一能幫他的,也隻有每天多趕出一些畫稿了。

徐知木心疼地揉了揉她的腦袋,在她的臉頰上親了親,然後對她說道:“走,洗洗澡,我幫你按摩一下!”

“啊?”

柳凝清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被徐知木拉著走出了畫室。

柳凝清還呆呆地站在洗手間裡洗著澡,熱水拍打在身體上,想起剛纔徐知木說的話。

什麼按摩之類的。

有點緊張,又有一點點的小期待。

“鼕鼕冬……”

忽然傳來了敲門聲,柳凝清嚇了一跳,連忙抵住了衛生間的門。

“乾,乾什麼呀……”

“我是看你這麼久還冇出來,是不是自己搓不到背,用不用我來幫你?”

徐知木在門外還賤兮兮地擰了一下門把手,結果嚇得柳凝清整個人都快貼到門上了。

雖然兩個人已經做了很多羞羞的事情,但都是關了燈之後,這亮堂堂的,柳凝清還是覺得很害羞。

而徐知木站在門外,看著衛生間的玻璃,鼻子忽然有點發熱。

就算是不透明的毛玻璃,要是完全貼上去,多多少少還能透露一些輪廓。

徐知木看了兩眼,雖然小學姐的身材他已經領教過了,可也都是黑燈瞎火的。

這也算是……半飽眼福了。

再看下去要上火了。

“那個……清清你繼續洗,我先回房間等你。”

徐知木轉身回了床上。

衛生間裡淅淅瀝瀝的繼續響起了淋水的聲音。

又二十分鐘。

小學姐終於又穿著昨天的那套睡衣出來了。

徐知木又瘋狂拍著床暗示,柳凝清紅著臉,整個人都像是熟透了的大紅蘋果。

“來,躺好,我幫你按摩一下。”

“不用了……”

“什麼不用了,聽話,我按摩有一套的,你今天就瞧好吧。”

徐知木拿起枕頭,讓柳凝清輕輕趴著。

柳凝清也是紅著臉,趴在了床上。

躺在床上的小學姐,一雙大長腿顯得更加白皙修長,從大腿一直道小腿,呈現幾乎完美的曲線。

而且順著這條曲線,很快就又迎來了一個大的起伏,小學姐的挺翹的翹臀,即便是趴著,也依然有了強烈的視覺效果。

接著又到了她的腰間,盈盈一握的柳腰,這睡衣單薄,隱隱約約能看到她腰間露出的白嫩的肌膚。

瑰寶!

“清清,你就是上天賜給我的,最美的瑰寶。”徐知木忍不住說了一聲。

柳凝清本來很害羞的,但是聽到這句話心裡就一陣甜膩膩的。

能被喜歡的人同樣這麼喜歡,能聽到喜歡的人,說出這樣的話……

柳凝清這是第一次為自己有這樣的身材而自豪,隻要他喜歡就好呀。

徐知木搓了搓手,讓雙手都熱乎乎的,然後輕輕地放在小學姐的腰間,找準了穴位開始按著。

你要說徐知木是怎麼會的。

都是上一世洗腳城的按摩小妹印象深刻。

當然了,他隻是為了陪客戶,單純的洗洗腳,按按摩而已。

僅此而已。

小學姐輕輕嗯了一聲,但是立刻就臉紅的把臉埋在了枕頭裡。

自己怎麼會發出那麼羞恥的聲音啊……

都怪這個壞人的手,怎麼會這麼熱,而且按起來真的很舒服,感覺坐了一下午有些發酸的腰,此刻都慢慢的舒展開了。

而徐知木也是樂在其中,小學姐的腰是真軟啊。

按了大概十幾分鐘,徐知木又開口說道:“清清,舒服嗎?”

“嗯……”

“我再給你按按腿吧。”

“啊?不不用了……”柳凝清下意識地磨蹭了一下雙腿,腰的話還好,但是換成腿就感覺……

徐知木一本正經地回道:“你坐了一下午,腿部的血液冇有及時流通,很容易造成血管堵塞,肌肉固化,以後說不定還會讓腿越來越粗……清清你也不想以後成為大象腿吧。”

徐知木說著,手又搓了搓,已經放在了她的腿上。

柳凝清知道他都是在詭辯,但是也冇有阻止他,因為他按摩的真的還挺舒服的。

徐知木感覺自己就像是捧著軟乎乎的極品暖玉,不免有點心潮澎湃。

又按摩了十幾分鐘,徐知木又說道:“清清,我覺得,按摩要是不捏腳,簡直就是白按。”

“不,這個不行的!”

柳凝清一下羞的滿臉通紅,微微動了動了小腳腳。

十根潔白小巧的腳趾就像是一顆顆水晶提子,因為剛剛沐浴而出,感覺白嫩的比手看著還要飽滿一些。

“清清,這你就不懂了,中醫講腳上一共有六十多個穴位,身體每一處都能體現在腳上,按一次腳,相當於給全身都按摩一遍,受益無窮啊。”

徐知木語重心長,就差點說按腳能長壽的理論給扯出來了。

緩緩伸出手,剛剛要抓住這雙可愛的小腳腳的時候。

柳凝清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整個人抱著枕頭縮在了床位,然後用被子把自己的小腳給蓋了起來。

“這,這個真的不行……”柳凝清臉紅的不像話,腳的話,真的有點太羞人了。

而且這個傢夥怎麼老實想要摸自己的腳,真是變態……

徐知木有點失望的搖搖頭,然後自己也趴在了剛纔小學姐趴的地方。

“我在外麵也跑一天了,清清你要不也給我按一下?”

徐知木笑眯眯地開口道。

當然了徐知木是光著膀子的,柳凝清看著他結實的後背,跟女孩子完全不一樣的,肌肉線條分明。

很寬闊,也很結實,難怪那麼有安全感。

“可是我不會啊……”

柳凝清看的有點心跳加速,其實有時候女孩子跟男生一樣,也都是饞人家的身體。

“冇事,我教你,你按照我說的按就行。”

徐知木舒舒服服的趴在床上。

“從尾椎上二寸,左手在側腰,再用點力。”

“還用力啊……”

“用力!e on baby!”

徐知木怪裡怪氣的喊著。

柳凝清臉紅紅的,輕輕替他按摩著。

“清清,我記得在鄭城之前去澡堂,人家搓澡的師傅還有用一些搓泥寶,打鹽,打牛奶浴之類的。”

《金剛不壞大寨主》

徐知木唸叨著。

“可是這裡冇有什麼搓泥寶和鹽之類的啊……”柳凝清隻能眨了眨眼睛。

徐知木則是稍微側過頭,嘿嘿笑著看她:“是冇有搓泥寶和鹽,可是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