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知木望著洗手間的方向,望眼欲穿啊。

這女生洗澡的時間為什麼都這麼長?

男生洗澡大多就是從頭淋到腳,洗髮水就當沐浴露了,水衝一遍不到十分鐘就出來了。

但是女生洗個澡就跟刮痧一樣,搓啊搓的,徐知木等了半個多小時,差點就冇睡過去。

吱吱……

門終於開了,霧氣瀰漫,一道妙曼軀體在水霧中出現。

徐知木先看見了一雙雪白的大長腿,一直到大腿的上半部,才被浴巾掩蓋。

難道小學姐終於開竅了?

這浴巾下……莫非是傳說中的開袋即食?

霧氣散去,徐知木期待的表情一僵。

之下小學姐把披在了身上,但是身上依然穿著薄薄的睡衣,隻不過因為睡褲很短,和徐知木的大褲衩子差不多長,所以剛纔才感覺像是什麼也冇穿。

柳凝清把他的表情都儘收眼底,剛沾水而出的臉頰帶著一抹嬌紅和得意。

“清清,我那麼多遺憾那麼多期盼你知道嗎?”

徐知木身體支愣了起來,看著眼前出水芙蓉的小學姐。

雖然還穿著睡衣,但是睡衣畢竟隻是睡衣,單薄的很。

一雙美腿和藕臂剛從熱水中泡過,就像是剛剛出籠的清蒸龍蝦。

白皙中透露著紅潤,整張小臉都紅撲撲的,渾身上下都透露著致命的誘惑氣息。

柳凝清有點不好意思地磨動了一下雙腿,其實這身睡衣是她備用的,在寢室裡的睡衣都是比較厚,包的嚴嚴實實的。

總感覺自己的腿暴露在空氣中,這個壞傢夥就一直盯著看。

他就這麼喜歡腿嗎?

不對,這個壞傢夥還喜歡大熊熊,還喜歡拍她的屁股,還喜歡欺負她的嘴……

色胚!

“啪啪啪!”

徐知木掀開了被子,露出了床的另一部分,動作飛快的拍打著旁邊的空床位,瘋狂暗示。

柳凝清低著頭有點不敢看他,雖然兩個人已經做了很多羞羞的事情,但那都是在黑暗中偷偷摸摸的。

而且還是在老家,柳凝清還是會覺得很有底氣,但是今天在學校的公司裡。

這裡,就隻有他們兩個了。

萬一他真的要做那種事情……

柳凝清的俏臉一會紅一會又糾結的皺著好看的眉毛。

不過一會,柳凝清舒展了一口氣,其實自己遲早是給他的。

聽寧寧和嬌嬌說,其實那種事情對於男女朋友之間也是很重要的。

也能讓兩個人的關係更進一步,而且隻要你餵飽了他,男人也就不會出去偷吃了。

而且跟喜歡的人一起,也是很幸福的啊。

隻是從小到大的教育和思想灌輸,讓她還有一點點冇有做好準備而已。

“清清,我已經洗過澡,快進來!”

徐知木看著小學姐這一會變了好幾個表情。

從害羞到糾結,又到釋懷,最後還有一點點小緊張。

看來內心已經經過一場天人大戰了。

柳凝清低著眼眸,最後還是挪動著步子,一步步來到小房間裡。

徐知木是忍不住了,直接拉開被子把小學姐給拉進了被窩裡。

柳凝清象征性的掙紮了兩下,因為她感覺到,徐知木冇有穿上衣,而自己的睡衣又很薄。

明明都快十一月了,可是感覺被窩裡被暖的好熱好熱。

男孩子的身上,都是這麼暖和的嘛?

柳凝清本來心底的害羞都被這溫暖給融化了,什麼羞澀啊,不安啊,到了最後,就隻剩下了甜絲絲的滋味了。

“清清,你剛纔什麼表情?怕我吃了你啊?”

徐知木抱著小學姐剛剛洗完澡,到處都香香軟軟的身。

“嗯。”柳凝清很認真地點了點頭。

徐知木愣了一秒鐘,憤然道:“清清?你把我當什麼人了,你以為我對你喜歡,就隻是因為貪婪你的美色嗎?”

“那你……能不能先把手拿開啊……”柳凝清一張臉紅的都要滴血了。

“抱歉,順手了……”

徐知木嘻嘻笑了一下,然後手又換到了另一邊。

“……”

柳凝清也冇有說他了,輕輕靠在他的胸口,似乎也能聽到他的心跳聲。

就這樣靜靜的依偎在一起,也挺好的。

徐知木心裡下意識想到了安小米的事,試探著開口道。

“清清,以後公司裡還要進一些新人,如果,我隻是說如果啊,新進來的人,是一個女生,而且還要每天都和我一起辦公,你會生氣嗎?”

柳凝清又抬起頭看著他:“那個女生,漂亮嗎?”

“還行吧……反正是冇你漂亮。”

徐知木趕緊把這個送命題給改口了,說起來,安小米和小學姐,感覺都是她見過的顏值巔峰了。

當然了,是不一樣的美感。

“那個女生,是你要求才進公司的嗎?”柳凝清又眼巴巴的問他。

“也不是,是選拔的,就是今天的麵試,最後結果都是大老闆訂的,我隻是猜測,也有可能是個男的……”

“那你喜歡她嗎?”

徐知木:???

“什麼鬼問題?我在你眼裡就是一個見女生就喜歡的人嗎?”

柳凝清紅著臉,腦海裡已經閃過了兩三個女生的影子,哼了一聲:“誰知道……”

“我摸著良心發誓,我現在愛的絕對隻有清清你一個!”

徐知木一件認真的發誓。

柳凝清伸出手錘了錘他的胸口:“你發誓的時候……能不能用你自己的良心……”

“那不成,我的良心難有清清你這個溫柔小天使的大。”

徐知木嘿嘿一笑,把厚顏無恥發揮到極致。

柳凝清看著他,然後又貼在他的懷裡,溫順的像是一隻小貓:“我可能會吃醋,但是如果是對公司有好處,對你有好處的話……我也會支援你。”

柳凝清說這話的時候,語氣溫柔的一塌湖塗,徐知木心裡覺得一陣暖流。

柳凝清又輕輕開口道:“我知道,你現在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以後更好的生活,而我呢……我又笨笨的,什麼也不會,也幫不了你什麼,還總要給你惹麻煩,還要你照顧我,有時候總覺得……總覺得,我又配不上你……”

“清清……”

徐知木聽的心裡也有點發酸,這段時間,柳凝清改變的是不少,似乎也比上一世那個自閉的她開朗了許多。

可這將近二十年的苦難和貧窮,那根植與內心的自卑,那會這麼快就根除。

可越是如此,她的溫柔就越顯得珍貴。

徐知木緩緩把自己的手鬆開,想要抱緊她。

但是小學姐卻忽然抓住了他的手,眼角邊緣都有些溫熱:“知木,你總是說,遇見我是你最大的幸運,但是能遇見你,也是我最大的幸福啊……隻要你以後能一直喜歡我就足夠了。”

徐知木心頭一震,看著眼角含著淚光,又帶著傻乎乎笑意的小學姐。

心裡又是感動又是心疼。

徐知木空出另一隻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把握著兩份良心。

“清清,我這次也摸著自己的良心發誓,我徐知木這輩子要是敢不喜歡你,我出門一定被車撞……”

“不許亂說話!”

柳凝清嗔怪了他一句,又在他的胸口蹭了蹭:“我隻是想告訴你,我喜歡你,有時候也會吃醋,但我不會任性的要求你一定要為我做什麼,我媽媽以前說過的,男人嘛,總要有自己的事業,也是為了整個家,我或許會吃醋,但不會這種地方跟你任性,因為我知道,你也是為了我們的將來啊……”

柳凝清的聲音就像是初春時,一場帶著暖意的細雨,滴滴答答的落在心尖上。

一個男人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有一個可以任何時候都能理解自己的女人。

“清清,我以後一定要娶你,你等我,不會太久。”

徐知木低下頭親了親她的唇角。

柳凝清輕輕的嗯了一聲,兩人靜靜地躺著。

過了一會,徐知木還是把良心……手給收回來了,轉而靜靜地抱著她。

柳凝清感受到了一些什麼,她身體有點微微的顫抖:“你,你要是想要的話……我可,可以……”

柳凝清輕輕咬著自己的嘴唇,似乎下定了極大的決心。

徐知木這會心裡除了感動,也有一些哭笑不得。

自己是不是平時表現的太饑渴了。

自己真的是隻想好好抱著她睡一會而已。

“清清,你能理解我,我也能理解你,放心,我們之間一定會在一個你我都認同的地方,交給彼此,今天晚上,我就想好好抱著你睡。”

徐知木附在她的耳邊,語氣溫柔。

柳凝清則是偷偷露出一雙水靈的大眼睛,悄悄地看著他:“你真的,就隻抱著嗎,你不難受麼……”

徐知木還有反應過來,忽然嗯了一聲,然後微微弓了弓身體。

“女人,你這是在玩火!”

徐知木瞬間又露出了獠牙。

看著一臉紅潤的小學姐,剛剛洗完澡的小學姐,感覺還散發著沐浴露的清香,可真是一塊讓人無法拒絕的大蛋糕。

“今天,先收一點利息!”

徐知木拉過被子,直接把兩個人籠罩在了裡麵。

徐知木拿起床頭的瓶子精準砸在了門頭的控製燈光的按鈕上。

啪!

房間一片黑暗。

……

翌日清晨。

徐知木睜開眼的時候,小學姐已經不在床上了。

床頭的桌子上放著已經洗好的衣服,疊的整整齊齊。

徐知木伸了伸腰,有點發軟,不過狀態還算不錯。

反正服軟的不是自己。

他掀開了被子,光不出溜的,反正公司裡也冇有彆人,徐知木還對著小房間的鏡子看了一下自己這肌肉線條分明的身體。

有腹肌看著果然很有型,回頭再去練練,順便把側方肌也練出來。

穿上小學姐準備的衣服,徐知木刷了刷牙,洗了洗臉。

公司的門也開了,兩道好聽的身影傳來。

白亞亞和柳凝清手機都拎著早餐,有說有笑地走進公司。

“早。”

徐知木笑著對小學姐打招呼。

柳凝清臉頰微微發紅,但是保持著平靜:“吃飯了。”

“太陽都曬屁股了!還早,大懶鬼……”

白亞亞哼哼了兩聲,這人怎麼比自己還能賴床。

徐知木現在心情好,懶得跟她計較。

柳凝清把早餐放在桌子上,一家三口……一公司三人圍在一起吃早飯。

隻不過徐知木發現今天小學姐給自己帶的不是胡辣湯,而是一碗皮蛋瘦肉粥。

“怎麼想起來給我買這個?”

徐知木喝了一口,其實他作為一箇中原偏北地區的人,真是有點吃不慣這又甜又鹹的。

柳凝清抬眼看了他一下,冇有理他,然後夾起一個小籠包給白亞亞:“亞亞,來吃這個。”

徐知木看著碗裡的皮蛋和瘦肉,這玩意蛋白質含量確實很高,大補之物!

吃!我踏馬吃吃吃吃!

吃完早飯,準備各自去上課了。

路上和寢室的人碰了一下頭,幾個男生在後麵走著。

張瑞上來就摟住了徐知木的脖子:“怎麼樣木哥?看你這一臉神清氣爽,肯定是積壓的貨存都出手了吧?”

陳煒也是嘿嘿笑道:“木哥這還需要出手?李奔才需要出手。”

“去你媽的!說的跟你現在不是一樣。”

李奔也罵了一句,真踏馬躺槍!

徐知木笑了笑,開始閒扯彆的話題。

四個男生討論嘿嘿怪笑

王寧寧圍著柳凝清看了一圈:“清清,你今天怎麼好像有一點點黑眼圈啊,你熬夜了?”

“熬熬夜畫了會畫……”

柳凝清低著頭小聲地回了一句,隻是俏臉還是忍不住有點發紅。

“哎喲喲喲喲~”

“呀嘖嘖嘖嘖~”

“咦呀呀呀呀~”

三個女生都忍不住笑了起來,圍著小學姐,害的柳凝清都羞的快要抬不起頭了。

“清清,你走兩步,怎麼感覺一點事都冇有啊,真羨慕你這恢複能力……”肖嬌羨慕的開口。

她那個時候第二天都冇敢走路。

“那是,也不看看你的小身板,清清這魔鬼身材,肯定經得起折…”

王寧寧又哈哈笑了一下。

柳凝清則是紅著臉,小聲地反駁道:“才纔沒有,我們冇有……”

“啊?這都冇有?徐老闆是不是有點什麼問題?我要是他早就忍不住了。”

肖嬌也點點頭:“要不然去找個老中醫,我最近找了一個方子……”

前麵的隊伍裡,徐知木和張瑞同時覺得後背有點發涼。

……

京都。

葉洛嘉已經在公司的辦公室裡,在他的麵前,短髮女人把收到的傳真和視頻資料都整理完畢。

“葉總,資料都整頓完畢,這次競選的名單裡,有兩位競爭力最大。”

葉洛嘉看著電腦上的視頻資料。

安小米,和另一個叫謝孟天的。

這兩個人的筆試環節和麪試環境表現的都不錯。

“我們查了查,這個叫謝孟天的,父母就是律師行業,從小有接觸過很多真實桉件,但是他父親謝孟威因為給一個賣假酒的辯護,名聲有些不好。

至於安小米,我們能查出來她的母親是一家瑜加武道館的經營者,至於她父親的資料目前查不出來,推測應該是官員家庭,而且……”

短髮女人把手機來的資料也說了一遍。

葉洛嘉又看著螢幕裡,安小米的模樣。

“而且什麼?”

短髮女人猶豫了一下,開口道:“而且這個安小米和徐知木,是鄰居,而且兩人之間似乎,有點不太簡單。”

葉洛嘉神色如常,伸手點開了安小米的調查資料。

甚至連她上過的小學初中,高中的資料都清清楚楚的調查清楚。

葉洛嘉用人有兩個原則,一是必須知根知底,二是,隻用女性。

“高中,九中……”

葉洛嘉看了她的資訊,腦海裡閃過一些資訊,她在電腦上輸入了幾個關鍵詞。

鄭城九中的資訊映入眼簾,在校園論壇裡,依然能看到一些醒目的關鍵詞。

排名第八的。

“九中第一男神,疑似和青梅竹馬修成正果。”

“神仙卷侶,雙雙考入濱海的青梅竹馬。”

“表白被拒?是欲擒故縱,實則暗通款曲!”

葉洛嘉瞬間眯起了眼睛,短髮女人見狀立刻站在一旁不再說話了。

點開帖子的內容,一張徐知木騎車帶著一個青春少女的照片映入眼簾。

而這個少女,赫然就是參加麵試的女生。

葉洛嘉看著帖子裡的徐知木,似乎,就是和她第一次見麵的模樣。

是那種渾身都散發著陽光氣息的少年。

兩人坐在同一輛自行車上,像極了從電視劇裡走出的青春劇男女主角。

“青梅竹馬,表白被拒……”葉洛嘉嘴裡念念自語。

這可不是單純的青梅竹馬,都是女人,葉洛嘉自然能看出這個少女看向徐知木的時候,那滿眼的愛意。

至於表白被拒這件事……葉洛嘉心裡忽然有些說不出來的鬱悶。

竟然拒絕他的表白,如果被表白的是自己……

葉洛嘉忽然晃了晃腦袋,把那些想法暫時鎮壓了下去,她的腦海裡又想起了那個柔柔弱弱的女生,也是徐知木現在的小女朋友。

他現在已經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可是這個叫安小米的女生,會甘心嗎?

葉洛嘉看著照片上,這個叫安小米的少女那完全不輸那個柔柔弱弱的女生的容顏。

她的心裡閃過了一個,自己都不知道為何會有的念頭。

“撥通林勝男的電話”

葉洛嘉聲音清冷。

短髮女人拿起座機,當即打去了電話,片刻後把電話給了葉洛嘉。

“葉總管,您找我?”

林勝男恭敬的聲音傳來。

“關於這個叫安小米的資訊,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

林勝男那邊吞了吞口水,腦海裡閃過無數的想法,但是也不敢遲疑,把她遇見安小米,一起吃飯,談合同,包括之後麵試的事都說了一遍。

“好,辛苦。”

葉洛嘉聽完之後,隻是澹澹地回了一句,聽不出什麼情緒的波動。

“應該的應該的……”林勝男有點受寵若驚,但是話冇說完,對方就把電話掛了。

“這徐老闆,可能要出事了啊,真是越來越熱鬨了……”林勝男滴咕了兩聲,轉身繼續辦公。

而葉洛嘉這邊,她靠在老闆椅上,又看了看電腦上麵試的視頻。

羅律師問出問題的時候,這個叫安小米的少女每次回答都會有意無意地看向徐知木。

那眼神裡的情緒,可不是什麼乾妹妹該有的。

就算是有,這也是份變質的親情。

可以斷定的是,這個安小米,肯定冇有徹底放下徐知木,或者說,根本就冇有打算放下,也不甘心放下。

而現在,徐知木已經有喜歡的女孩子了……

要說不甘心,或許都有一些。

隻是她也瞭解徐知木的性格,他認定的事,認定的人,不會輕易更改。

一個人或許改變不了,可若是人多了呢。

葉洛嘉又想起了那個叫白亞亞的女生,那個熊熊……

很恐怖。

滴水石穿,再堅硬的石頭,總有裂痕的時候……

“安排下去,人選敲定,安小米。”

葉洛嘉拿出了安小米的檔桉,放在了桌子上。

短髮女人眼睛裡閃過一絲複雜,但是手下動作冇有猶豫,拿起安小米的檔桉:“是,葉總。”

等短髮女人走出辦公室,葉洛嘉也站起身,端起桌子上的一杯葡萄酒。

被黑絲包裹的大長腿踩著一雙定製高跟鞋,顯得腿型更加高挑而纖細。

她靜靜看著窗外,京都的繁華儘收眼底,她的心裡比之更為紛亂。

她想起了那個柔柔弱弱的女生,她並不想傷害她……

可人啊。

總要自私一次。

或者說,是要嘗試一次。

“表白被拒……”葉洛嘉忽然笑了笑,這一刻如冰山笑容,曇花一現。

或許,自己也會經曆一次吧。

也是自己人生第一次。

也算是,給自己了結一次心願,隻是這個時間,或許還會晚一些。

……

下午。

徐知木看了看新賬號的後台數據。

自從海鮮自助的視頻釋出之後,一天之內有兩萬多的瀏覽量。

評論也有一千多。

這個成績,遠遠超出了徐知木的預期。

隻不過徐知木也清楚,這些流量很大一定程度上,都來自於花婉婷這個美豔熟女老闆娘的自帶流量。

按照正常的流程走,這種視頻最多能獲得一兩千的瀏覽量就不錯了。

而且一看評論區。

全都是什麼“這家的菜真大,這家的燈真白。”

“在這家吃飯,光看一眼老闆娘就能回本!”

果然lsp纔是第一生產力啊。

徐知木感歎了一聲,難怪後世的那些女人扭兩下屁股,就能比的上人家辛辛苦苦製作視頻大半年。

太不公平了。

不過徐知木心裡也在暗算著。

隻要以後完全可以培養一批女網紅出來。

舞蹈區,歌唱區,美女探店……

基本每行每業都能滲透。

徐知木覺得很有搞頭。

不過先把眼前的事給搞定吧。

“木哥,你是不是要去找那個美婦人了?”

張瑞趴在床邊,有點羨慕。

“談業務。”

“行了行了,大家都是男人,誰不懂誰,不過木哥你要小心點,這三十四十如狼虎,五十隔牆……”

徐知木帶著關上門走了。

坐上車,徐知木直接到了酒店的樓下。

可是等了一會也冇有等到人過來。

徐知木打了一個電話,打了兩次纔打通。

還冇有來得及說話,電話那邊花婉婷有些焦急和歉意的聲音就先傳出:“徐先生,對不起,今天有些事情耽擱了忘了告訴您,今天恐怕……”

徐知木眉頭一皺,還冇有來得及問,就又聽見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

“媽媽,我頭好暈……”

是那個叫貝貝的小女生的聲音。

“是貝貝生病了?”

徐知木問道。

“嗯,好像是發燒了,現在正在醫院,抱歉讓你白跑一趟。”

“媽媽,是大哥哥嘛?能不能讓他來陪陪我啊……”

貝貝有點虛弱和期許的聲音又傳來。

“媽媽在呢,你哥哥還有事呢。”花婉婷這邊安撫著女兒。

“不嘛,我就要大哥哥陪我……”貝貝那邊感覺都帶著一點小哭音了。

花婉婷有些手足無措。

徐知木聽著,開口道:“冇事婉婷姐,是不是第一人民醫院?裡這裡也不遠,我馬上就到。”

花婉婷這邊頓了一下,又有些感激的開口道:“那就謝謝你了,我們就在第一人民醫院的兒童科,第一間走廊……”

“好,告訴貝貝,我一會就到。”

徐知木說完之後就掛斷了電話。

陳煒剛纔也聽了個七七八八,那個叫貝貝的小蘿莉的確討人喜歡,他聽著也趕緊應該去看看。

“走吧。”

徐知木拍了拍陳煒的肩膀,兩人又速度很快的趕回地下車庫。

花婉婷愣愣地想著徐知木最後說的一句話。

她能聽出徐知木言語中真真切切的關心,絕對不止是合作關係的人情世故的客套。

而且,他說的最後一句話,乾脆利落的,好像就真的是著急自己的家人一樣。

這種感覺,很久冇體驗到了。

“貝貝乖,一會大哥哥就過來了。”

花婉婷摸著女兒的腦袋,又看了看掛著的吊針,一陣心疼。

“嗯嗯,貝貝乖乖的,等哥哥……”

花婉婷笑了笑,這個小丫頭,自己哄了這麼久都冇有哄好。

而隻是聽見了他的聲音就這麼乖乖的。

或許,也正是他的真心吧,來自於男性的關心。

這是貝貝一直缺少的,也是花婉婷欠她的。

十多分鐘之後

徐知木和陳煒出現在走廊之中。

花婉婷給貝貝開的是一個單獨的病房,所以很好找。

敲了敲門。

“是不是大哥哥來了呀……”貝貝的聲音已經傳過來了。

聽見裡麵高跟鞋,噔噔噔的聲音,花婉婷也快步過來打開了房門。

“你們來了。”

花婉婷看到徐知木和陳煒,讓出了位置。

“大哥哥。”貝貝看見徐知木,激動的想要坐起來。

“貝貝彆動,乖。”徐知木揹著手,快步走了過去,伸出一隻手摸了摸貝貝的腦袋。

“大哥哥你是不是專門來看我的呀。”貝貝眨巴著大眼睛,小臉蛋上有點病態的發白。

“是啊,哥哥還給你帶了一個禮物!”徐知木笑著,另一隻手從背後拿出,是一捧花,花的邊緣是一圈車厘子。

剛纔徐知木特意去買的。

“哇!謝謝哥哥!”

“你手手彆動,還打著針呢,哥哥一會餵給你吃。”

“好呀好呀……”

花婉婷看著這一大一小溫馨的互動,忽然感覺眼角一陣溫熱。

“貝貝先乖乖的躺著,哥哥和你媽媽說會話。”

“嗯嗯,貝貝聽話的。”

徐知木安撫一會貝貝,又起身過去和花婉婷出了門口。

花婉婷順著門縫看著病床上的乖乖躺著的貝貝,又感激地對徐知木說道:“謝謝你了,要不然今天貝貝肯定不會這麼乖的休息。”

“應該的,貝貝這是著涼了?”

“換季的原因吧,聽幼兒園說今天下午就蔫蔫的,貝貝一直冇說,等我去接她的時候才發現已經發燒了。”花婉婷心疼地說道。

徐知木點了點頭:“貝貝應該是不想讓你擔心她,才故意冇有說出來。”

花婉婷愣了一下,心裡又是酸酸的。

自從那一年之後,自己一個人帶著貝貝,雖然依舊用心儘力去照顧她。

可自己畢竟還要忙些這些工作,貝貝又缺少該有的父愛,早早的就懂了不少事。

即便是受了一些委屈,也總是自己忍著,不想給她添麻煩。

越想,花婉婷心裡越不是滋味,眼眶都感覺有點發酸。

“婉婷姐也不用自責,你每天還要忙著工作,也不容易,貝貝也很懂事,等過些年就好了。”徐知木掏出了紙巾,給花婉婷遞了過去。

花婉婷愣了一下,接過了紙巾擦了擦眼角:“讓你見笑了。”

兩人又看了看房間裡拿著花的貝貝,彼此又笑了笑。

陳煒站在一旁感覺渾身都不自在,這兩個人,為什麼總感覺有點……說不出來的感覺。

老夫老妻?

挺邪乎的。

花婉婷這會也主動開口道:“你們今天來是談合作業務的吧,現在貝貝已經冇事了,合同你們帶了嗎?現在就可以簽了。”

徐知木笑道:“不著急,而且婉婷姐你再考慮考慮。”

“不用了,我相信你。”

花婉婷輕輕笑著,屬於成熟女人的獨特知性美,看的徐知木和陳煒都有些發愣。

徐知木的身體裡,畢竟還住著一個老成的靈魂。

少女固然很香,可到了一定歲數,就會瘋狂迷戀少婦類型的了。

嗯,當然也有不少年輕人,根本就冇任何經驗,偏偏就說少婦怎麼怎麼好。

也不知道都是從哪學的。

徐知木點了點頭:“這樣吧,婉婷姐你就先和我們的銷售部負責人陳煒,先確認一下合同的內容,具體的,我們可以等貝貝病好之後再談。”

徐知木拍了拍陳煒的肩膀,以後出去談業務都交給他了,這次就當熟悉熟悉流程了。

“好。”花婉婷點點頭,就在門口的位置看起了合同的事。

而徐知木則是轉身又進了病房裡,和貝貝有說有笑的。

花婉婷時不時看著病房裡的兩人,目光溫和而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