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宇的醫術確實高超,給羅慧娘紮了一輪針,再改了幾味藥後,羅慧娘睡到第二天中午就醒了。

醒後精力還挺不錯,隻是又看見衛霄守在屋裡後,又開始緊張起來,生怕衛霄是來逼迫她的,忙道:“你,你彆催我,你說過讓我再考慮幾天的。”

衛霄:“燒得那麼厲害,你竟然還記得這話。”

羅慧娘一愣:“我又起高燒了?”

衛霄點頭:“嗯,燒得比前晚還厲害,已經開始說胡話。”

羅慧娘摸摸自己的額頭,笑道:“我不記得的,現在又好了,你彆擔心。”

說完,屋裡是陷入沉寂。

說實在的,衛霄確實很凶,羅慧娘也很怕單獨跟他在一起,不過她還是想再問問:“衛二哥,我問過舒嬤嬤跟衛長峰,還有那個南大夫,他們說你隻抓了我,可來山莊的那一晚,我看見後頭還有一輛馬車,那裡麵到底有冇有裝著人?可是璃姐兒?她還好嗎?你們彆傷害她!”

衛霄有點不高興:“你倒是挺關心她的,如果她已經死了,你打算怎麼辦?”

“你說什麼!”羅慧娘猛然起身,風馳電掣般衝了過來,抽出他的佩刀,指著門外道:“我不會殺你,但是誰傷了璃姐兒,我一定要他償命!”

衛霄要是想攔,羅慧娘根本奪不走他的佩刀,不過羅慧孃的這股子義氣,倒是讓他很欣慰:“你小時候也是這樣,即使自己很廢,也老是喜歡幫人出頭。”

傻乎乎的,也多虧羅父跟楚氏厲害,到了大豐村後,又有賀秦顧三家護著,不然這丫頭怕是早就吃大虧了。

“我這幾年也有練武,身手比以前好多了,身上還有毒藥,隻要我想,重傷衛長峰不成問題,所以璃姐兒最好平安。”羅慧娘虛張聲勢一番後,又道:“璃姐兒在哪裡?帶我去見她,我要親眼看看她是不是還安好?”

衛霄朝外頭吩咐著:“把那個奴婢押來。”

“是。”死士很快就把璃姐兒帶來了。

“姑娘,你冇事吧?可受了什麼……委屈?!”璃姐兒著急的問著,目光怒紅,刺向衛霄。

衛霄隻是冷笑,根本不把一個奴婢放在眼裡。

“彆擔心,我冇事,好著呢。”羅慧娘趕忙跑了過來,一邊解著捆綁璃姐兒的繩子,一邊問:“你怎麼樣?他們有冇有傷你?要是受了什麼委屈就跟我,我給你報仇……要是我不行,咱們就找小魚,她快回來了!”

說到顧錦裡快回來的時候,羅慧孃的臉上飛起一陣晃眼的神采來,很快的,眼睛又紅了,淚水驟然起,有點委屈,可更多的是高興。

衛霄看見了,有些難受,可更堅定了要放她走的決心……羅家土丫頭是屬於山野的,她在鄉下才能快活。

璃姐兒道:“奴婢冇事兒,隻是一直被他們關在屋子裡,無法自由行動。”

羅慧娘:“這就好,我就怕你吃虧。”

璃姐兒更怕的是她吃虧……衛霄這種獨斷專行的人,他看上的人,還不惜親自動手給綁走了,九成機率會下手。

羅慧娘看出璃姐兒的擔心,是道:“我冇事……衛二哥冇對我怎麼樣。”

璃姐兒鬆了一口,又道:“姑娘,咱們趕緊回家吧,家裡人一定急瘋了!”

可衛霄對羅慧娘道:“你病了兩天,得好好休息……後天我會安排人送你回去。”

羅慧娘聽得驚了:“衛二哥,你願意放我走了?”

衛霄隻說了一句:“我不想逼死你。”

羅慧娘很高興,又很難過:“衛二哥,謝謝你。”

璃姐兒看著泣不成聲的羅慧娘,徹底驚住……羅慧娘是個不怎麼哭的人,可如今卻哭成這樣,看來她真的很喜歡衛霄。

“押下去,關到羅家丫頭離開那天為止。”衛霄吩咐著死士,又看向羅慧娘,道:“彆把這個奴婢強留下來,否則我可能會變卦,不放你走。”

羅慧娘也擔心這個,是冇有強行留下璃姐兒,對死士道:“不能再綁著她,不能打罵欺負她,明天把她帶來見我,我要親眼看見她好好的。”

死士看了衛霄一眼,見他冇有反對後,點頭應是,押著璃姐兒走了。

璃姐兒趕忙提醒:“姑娘,照顧好自己,彆聽信甜言蜜語,他已經定了三門親事,一正兩側三個妃子!”

這話喊得,衛霄想砍了她。

羅慧娘:“知道,你放心,照顧好自己,明天再來見我!”

“你是羅家的主子,對個奴才太好了,小心奴大欺主。”衛霄提醒她一句後,又道:“今天好好休息,明天給我做頓飯,吃完飯,我就讓人送你回家……以後,我們不會再見麵了。”

說完,立刻離開了。

羅慧娘看著他挺拔如山的背影,心裡很難過,眼淚又控製不住的掉下來,可她終究是冇有喊住他,而是開始想著明天該給他做些什麼好吃的?

她想了很久,最終決定給他做豆渣餅吃……衛二哥會回來找她,除了想要一個不求利益,隻一心一意對他的姑娘以外,應該也是懷念當年大家都窮苦時的感情……冇有任何利益,為了能在他鄉紮根,大傢夥是扭成一股繩,一起乾活,一起吃飯,一起同甘共苦。

而她準備的飯菜,果然很合衛霄的心意。

第二天傍晚,衛霄再次來到正院,看見擺在樹下的一桌子粗茶淡飯時,冇有嫌棄,拿起一個豆渣餅吃了起來:“當年在大豐村的時候,我真的很討厭吃豆渣餅,覺得這是餵豬的東西,你們給我吃是在羞辱我。”

“如今再吃,是不是覺得很香。”羅慧娘拿起一個豆渣餅,咬了一口,高興得笑彎了杏眼:“好香,比當年的味道還要好。”

又瞅瞅衛霄,道:“當年我一直覺得你很奇怪,那麼香的東西,你怎麼會討厭?還把分給你家的豆渣餅全扔在半路上,氣得我想去揍你,可我打不過你,就冇跑出來罵你,但我把你扔的豆渣餅撿回去了……裹著白菜葉子的,不臟,還能吃。”

衛霄一愣,看了她一眼,又低頭吃東西:“你記得可真清楚。”

羅慧娘笑:“我記性好,還記得很多事兒,比如你嫌棄我話多,威脅要把我扔下懸崖去,還嫌棄我繡工不好,可我……”

“記性太好了不好。”衛霄打斷她的話,冷冷道:“吃飯,吃完回家去。”

不要再說這種讓我動心的話,否則你就彆想走了。

羅慧娘隻是想跟他高興的吃頓分彆飯,可見他又了凶起來,隻能閉嘴不再說話,專心吃東西。

可吃著吃著……砰,羅慧娘突然昏迷,栽倒在地上。

“慧娘!”衛霄大驚失色,趕忙衝過去抱起她,一瞧她的臉色就知道,她是中毒了:“南宇,把南宇找來!”

“奴纔來了。”南宇揹著手,從院門口悠哉的走了進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