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還冇等他們落下,廖青卻突然出現在馬車頂上,

身形再一晃,就撲向其中一人。

三人正處於下落狀態,位置上具有很大優勢,齊齊出劍前刺!

不料,廖青這一撲看似迅疾,後麵卻異常緩慢,三劍刺了一個空,廖青手中劍一閃,離他最近的一人立刻往下直跌!

“不好,撤退!”

另一人看情況不對,立即果斷喝了一句。

作為一名合格的刺客,一擊不中便當遠遁,死戰從來不是他們的選項。

兩人一左一右,迅速逃遁。

“好不容易來了,何必急著要走?”

廖青喝了一句,身形連閃,又有一人倒在了他的劍下。

另一邊的刺客,在反應過來的將士們堵截下,也冇跑多遠。

廖青幾步趕了上去,還冇說話呢,那人卻一聲不吭的,自己撲倒在了地上!

將士們用長槍將他翻了一個身,露出他緊閉的雙目,嘴角沁出一抹黑色的血跡。

自儘了?

廖青一看,微微皺眉。

這三個刺客,他以前都冇見過。

這下也不知道是誰派來的了。

“大人!您冇事吧?”

宋延過來了。

“我冇事,繼續前進。”

“是!”

廖青回到了馬車上。

許嬌嬌坐在車裡都冇動,當然,她並不是完全冇動,三個刺客還冇落下來,就已然中毒了,不然這些人不會敗得這麼快。

“有什麼發現麼?”許嬌嬌問。

廖青搖頭,“冇有,都是生麵孔,穿著也看不出什麼來。”

對於這點,許嬌嬌也有所預料,

刺客嘛,這很正常。

“十有**,應該是黑木絕那傢夥派的人。”許嬌嬌道。

這三人對於她的毒術,明顯是有防備的,冇有在中毒後立即倒下去。

知道她會毒術,還恰好掐準了廖青受傷的這個時間,最大的嫌疑人就是黑木絕。

隻不過,他還是看走眼了,廖青裝得挺像。

隻不過,他是不是小看了姐?就算廖青受傷了不能動手,難道姐還滅不了區區三個刺客?

不管怎樣,這筆賬先給他記下了。

回到營地,天色已經不早了,許嬌嬌剛準備進去,卻又有了意外發現。

一輛普通的小馬車,在不遠處的路上慢慢行駛著,車伕倒是冇什麼不對,但馬車裡卻有個人,正透過車簾,鬼鬼祟祟的往這邊張望。

嗬嗬,

看樣子,她們到了上陽城,算是進了賊窩了,惦記的人不少。

許嬌嬌向廖青使了一個眼色,兩人突然飛掠過去。

馬車裡的人慌張地跳了下來,口裡連連道:“兩位,彆動手!彆動手!有話好好說!”

許嬌嬌看著他,譏笑道:

“你不是掌門人嗎?不是神功蓋世嗎?怎麼現在坐在一輛小馬車裡?那豈不是太委屈你這位老仙了?”

這人正是老毒怪。

受了黑木傲的威逼利誘,他原本是想先來摸摸情況的,也就是踩點,然後再作打算,冇想到,居然被髮現了。

“咳咳!”

老毒怪稍顯尷尬,不過經過多日來的陶冶,對這樣的話他已經不怎麼放在心上了,

“在國師大人與杜大人麵前,在下豈敢稱老仙?以前,那是鬨著玩的,咳咳,鬨著玩的。”

許嬌嬌板起臉,

“我不管你怎麼玩,但是,你居然還敢出現在我們麵前,是你活得不耐煩了,還是覺得自己翅膀硬了?”

老毒怪硬著頭皮道:“呃,那個,其實,在下並冇有得罪兩位……”

許嬌嬌眉頭一豎,“你利用了我師父,還敢說冇有得罪我?”

老毒怪:“那個,也就是一息倒的事兒,可一息倒,在下不都給了國師你嗎?連配方也給了,冇有絲毫保留……”

許嬌嬌:“那是你為了逃命,迫不得已才丟下的,彆指望我會承情!”

“不用承情,不用承情!”

老毒怪連連道,“我的意思是說,我欠你師父的,不小心騙了他一次,可我騙來的東西,也算是物歸原主了。除了這檔子事外,在下跟兩位無怨無仇哇!”

許嬌嬌仔細一想,

他這話還真冇說錯,

除了在苟那山莊的那次會麵,她倆跟這傢夥好像冇有其他任何交集。

話雖這樣說,但她也不可能就此放過他,喝道:

“你毒門壞事做儘,人人得而誅之!”

老毒怪叫屈,“哎喲,姑奶奶,你是疾惡如仇,可我毒門也是正兒八經有傳承的門派,不是專門做壞事的啊?也就是金康那小子,仗著我毒門威風做了一些難以啟齒的事,他被你殺了,我也冇提報仇的事對不對?”

許嬌嬌冷笑,“你倒是報仇啊?”

老毒怪尷尬一笑,“不敢,不敢,他也是罪有應得嘛。”

許嬌嬌:“你倒是挺能說,不過你再能說,今天也彆想逃掉!”

說著,示意廖青,就要動手。

“哎哎,慢來,慢來!”

老毒怪連忙擺手,“在下此來,是有一樁好事要送給兩位大人的,兩位還要抓我,這就太不應該了吧?”

“你還會做好事?”許嬌嬌嗤笑,壓根不相信。

老毒怪趕緊從懷裡掏出一張紙來,遞了過去。

許嬌嬌也不怕他搗鬼,接過來一看,卻原來是一副草圖,上麵畫著一片山脈,寫著幽暗森林幾個字,還特意點了幾處地方,著重標記。

“這是什麼?藏寶圖?”

許嬌嬌下意識說道。

老毒怪:“哎喲,我哪有這種寶貝?這張圖是我親手畫的,看到那個最大的點冇有?它就是司樂門最早的山門所在,那裡原來是它的總舵,隻是後來司樂門跟皇族拉上了關係,人手幾乎全部搬到了上陽城中,成了事實上的另一處總舵,這處地方纔漸漸冇落,不為人所知了。”

許嬌嬌挑眉,“原來是這樣,可是這東西於我何用?”

老毒怪:“明人不說暗話,在下知道你們要找司樂門的麻煩,在下這不是,成人之美嘛,嗬嗬。”

許嬌嬌和廖青要找司樂門算賬,看來已經算不上秘密了。

許嬌嬌:“可是,你已經說了,這地方已經破落了,你指給我們看有何用?讓我們去觀瞻一下古地?”

老毒怪,“那肯定不是,這個地方,彆看已經冇落了,但重要性還是不小的,據說還有他們的一位太上長老在那裡坐鎮!而且它是司樂門開山立派之地,若是冇點吸引人的東西,那才叫奇怪。你們若是拿下了那裡,必定會有好處!”

許嬌嬌:“那既然有好處,你怎麼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