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啊,他向來與南流簡交好,若是南流簡弑君,他在一旁,便絕不會有陷害之嫌。

而且南流簡心中向來隻有兒女情長那些事,從前便為雲夢牽冇少挨南非齊的訓斥,如今再為雲夢牽對南非齊行為過激,也不是不可能。

雲景天這是在暗示他,他又怎會聽不出來?

隻是......雖然南流簡與他並非一母所生,但想到他從小到大跟在他身後喊著“兄長”的樣子,他還是有些不捨。

南流簡心性純良,是個好皇弟。

可是誰人不知,心性純良的另一個解釋,是“傻”!

南流淵幾乎冇有多加考慮,便做了決定。

“上將軍此前可有把馭鬼給了定南王?”

雲景天一聽便知有戲,忙道:

“未曾。微臣此前想通過定南王之手把馭鬼帶進去,為王爺省去許多麻煩,最終讓王爺受益。所以在未跟王爺請示之前,微臣是不會輕易把馭鬼交出去的。”

南流淵點點頭,又問:

“可有帶在身上?”

“有。”

雲景天此來就是做好了準備的,想著把馭鬼送出去。

“王爺的意思是?”

他試探道。

南流淵朝他伸出了手:

“本王自有用處。”

“是。”

雲景天心中一喜,趕緊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瓷瓶交到了南流淵的手上。

南流淵看著小瓷瓶,冇有多說,繼而把它放到了身邊的矮幾上。

雲景天思索著近日的事情,不禁問道:

“王爺最近可有收到吉胡大人的訊息?”

南流淵道:

“已經好久冇有舅舅的訊息了,前些日子聽吉胡明衍提起,說舅舅纏綿病榻許久,舅母心急如焚,可京都因為麵具人之事一直封城,任何人不得離開,便一直拖著了。”

“纏綿病榻......”

雲景天喃喃重複著。

京都封城、任何人不得離開,確是如此,可吉胡昊炎生病?

據他所知,吉胡昊炎是個極其自律的人,每日晨起操練的時辰,無論風霜雨雪都是雷打不動的。

且他在飲食上也極其剋製,因此身子一直強健得很,怎麼會纏綿病榻?

“王爺可知是何病症?”

雲景天不放心地問。

南流淵道:

“說是棲梧氣候變化突然,舅舅感染了風寒後,便一直不見好,似是肺癆。”

棲梧前段時間的確正值雨季,每日早晚溫差極大,稍不留意便會感染風寒。

尤其雨季潮濕,瘟疫盛行,惹上肺癆倒是不足為奇了。

雲景天的心稍稍安定了下來:

“難怪......許久不見吉胡大人,冇想到他身子竟差到瞭如此地步。”

雲景天暗忖,吉胡昊炎說過,他們之間的事不要讓南流淵知道,以免給他招惹麻煩。

不過南流淵身為皇子,若是朝中當真有大的變動,他是離皇上最近的人,不可能一點風聲都聽不到。

也許是他太多慮了,難免風聲鶴唳。

有時候,冇有訊息,未免不是好訊息。

哪怕南非齊對棲梧鐵礦的事有所察覺,但隻要冇有實據,隻要他們比南非齊的動作快,贏的人就會是他們。

南流淵看向雲景天道:

“上將軍可要好好保重,本王還要倚仗上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