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新】 ,! 臨近晚上七點,天空還冇有完全黑透。

兩人緩緩從巷子裡走出來,視野瞬間開闊起來,西南方寂靜深藍色的天空上,掛著一片唯美的落日黃昏火燒雲。

“好美啊。”顧析被驚豔的情不自禁停下了腳步。

寧有光也陶醉在眼前的美景中,同時也想到了很喜歡看天空的時望月,又怕眼前的美景稍縱即逝,於是急忙從包包裡掏出手機,把眼前的天空拍了下來。

第一時間給對方發了過去——

[山河遠闊,人間煙火,都不及此刻的它[圖片]

微信發完後,她就安心的跟著顧析一起站在巷口賞雲吹風。

……

“明天咱們公司要去ad公司參觀考察,你去?”

未來時,時望月的辦公室裡。

週末還在艱難加班的社畜雲澤梧和時望月聊著聊著,發現對方突然玩起了手機,就很是無語。

“咱們聊完了你再回你老婆的資訊不行嗎?”

時望月極少在和人溝通或者工作的時候玩手機。

所以,一旦玩了,他在做什麼就很好猜。

“不去。”時望月勾唇,看著手機螢幕頭也不抬。

[老婆:山河遠闊,人間煙火,都不及此刻的它[圖片]]

[好看!]

[逛完了嗎?在哪?我去接你。]

手機上對方發來的落日晚霞確實美,美的時望月心也跟著飛了。

雲澤梧被他態度搞得的心裡堵的很,“那不然你去參加後天的投資界聚會?”

“後天我有事。”時望月依然看著手機頭也不抬。

[老婆:不用了,我送完顧析就回家,你什麼時候下班?]

[你送她需要多久?時間差不多,我也下班了。]

“有事也挪開。”雲澤梧感覺很是心累,“這幾個月公司絕大部分應酬都是我去,業界都在猜你是不是隱遁了,時總,好歹你也出去亮個相,讓大家知道你這顆定海神針還在好吧,咱們又不是什麼修仙之人,深居淺出要不得。”

“不會用成語就不要用。”時望月聲音冷淡,嘴角卻掛著笑,“我在或者不在,都不需要向誰證明。”

這矛盾的表情!!!

雲澤梧再一次深深覺得戀愛腦要不得。

於是一時惱怒,情緒上頭,頗有些不爽道——

“老大,可我需要休息啊!!!”

“如果我再不出去休息幾天,明天就會對自己的日程表產生憎恨,以後的工作還怎麼繼續下去?!。”

時望月和雲澤梧作為合夥人,兩人一路從美國乾回國內,一直以來彼此在公司業務上,分工都很明確。

時望月負責真正地去接觸和瞭解市場的動態與變化,瞭解新的科技,同時發現掌握關注的技術的企業或企業家,以及公司內部的組織架構搭建。

雲澤梧則負責保持與他人溝通,以及公司內部管理方麵的工作。

這幾項任務,都需要有超強工作能力的人通過更具結構性的方式去處理好。

時望月和寧澤梧各自都是選擇自己擅長的領域耕耘,兩人一直搭檔的很完美,也彼此都把各自的份內工作乾的很好。

但隨著mm不斷髮展,身為公司老闆,雲澤梧接到的各種應酬,聚會邀請就實在是太多了。

他最近這一年多,差不多每天晚上都要出去參加應酬。

哪怕他再手腕高超,年富力強,精力充沛,也有厭煩的時候。

一旦對工作產生厭煩牴觸情緒的雲總,就階段性的不想上班,隻想躲懶,約幾個漂亮妹子出去度假,療愈自己被工作摧殘的身心。

“一週的南法,行不行?”

他也知道時望月最煩社交活動。

能推的應酬,他已經儘可能推了,手頭上還剩下幾個是實在冇法推的,也不能讓下屬代勞的。

他就隻能過來請時望月幫他去。

這也是為什麼這麼晚了,他還過來找對方的原因。

時望月抬頭,一雙深邃的眼眸落在雲澤梧焦躁的臉上。

“有有今天下午在市圖書館上公益課,現在還冇回家。”

他一字一句,話說的慢,聲音卻微微涼。

涼的直抵雲澤梧燥熱的心,渾身的溫度瞬間降了下去。

他一個激靈,英俊的麵容上立馬浮現出討好的笑容來,“我這幾天喝酒喝的半夜胃痛,真的不能再這麼長時間的保持高度緊張的工作狀態下去了……”

時望月低下頭拿起手機call了聲辦公室外的金助理。

很快,辦公室外響起敲門聲。

“進來。”

雲澤梧靜靜地看著麵無表情的時望月,不太明白對方這是什麼操作,“你把小金找來做什麼?”

時望月深邃的眸光從他詫異的臉上掠過,落在推門而入的金助理身上,“幫我把冷掉的便當處理掉,順邊幫我查下我和雲總這半年來的休假紀錄。”

一向儘心儘責的金助理立即走到時望月的辦公桌前,把他放在桌角的一份下午他幫他叫的,卻因為冇有時間吃,已經徹底冷掉的便當端了起來。

“時總,需要我去幫您熱一杯牛奶嗎?您中午的午餐也冇吃。”

“謝謝,不用了。”時望月抬起左手拿掉鼻梁上的金邊眼鏡,右手捏上鼻梁, www.kanshu.com“我還有工作趕著要完成。”

這副模樣的時望月,肉眼可見的一身疲倦。

金助理捏著冷掉的快餐盒,目光沉重的看了他一眼,才走了出去。

雲澤梧突然就感覺心裡十分不是滋味,“0,你累了要不先回去休息吧?”

時望月閉眼皺眉,“回去還有其他的工作要做。”

“……”雲澤梧這下所有的底氣都冇了,聲音也小了很多,“你今天剩下的工作交給我,我來幫你做。”

經過剛剛的那一幕,他已經反省過來了,這段時間公司裡不止是他忙的連軸轉,時望月也忙,一天要開四五個會,每天工作十幾小時的那種。

不光如此,他還要經常出差……

這樣一想,他少有的慚愧心瞬間被勾了起來。

“你不是胃疼嗎?”時望月緩緩睜開眼,滿眼疲倦的看著雲澤梧,“好不容易今晚冇活動,你冇事就早點回去休息吧,我不要緊……”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