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麵對抗,他明顯不敵古羅。

唰!唰!唰!

這時,其他一些邪魔也跟著出手,要將場內剩下的這些金丹螻蟻給清掃掉。

“前輩,救我們!”

關彤和田瀚都是連忙衝著池雪求救。

畢竟他們的實力太弱了,場內隨便一尊邪魔都能輕易碾壓他們。

想要活命,隻能托庇於彆人的保護。

裘雄已經是自顧不暇了,有希望保住他們的,也就隻有蘇雲和池雪。

不過他們和蘇雲之間冇有交情,而且之前的舊怨都還冇有揭過,他們自然不敢把希望放在蘇雲身上。

反倒是池雪這個隱藏大佬,畢竟同屬古修一脈,還有幾分救助的可能。

“唉......”

池雪無奈地歎息一聲。

隨即,原本隻有金丹級的氣機,猛地炸裂。

哢嚓!

相似有什麼封禁被突破。

一股滔天的威壓,從她的體內湧現出來。

僅僅一眨眼的功夫,池雪身上的氣機威壓,就達到了元嬰巔峰!

甚至比元嬰巔峰都還要多出一種高緲莫測的意蘊。

無邊無儘的力量,充盈全身。

在她身上各處,一股股精華之氣穿梭,最後彙聚於丹田,凝聚成了一尊元嬰命胎。

隻不過比起尋常元嬰修行者,她的這尊元嬰透著一種大圓滿的意味。

池雪感受著自身強大無匹的狀態,心中卻隻有苦澀。

化神過程中斷。

百多年的苦功,白費了!

嘭!

她伸手一揮,捲起一股風暴,直接就將幾個邪魔的攻擊給輕鬆化解了。

“走!”

池雪袖袍一卷,一股靈力籠罩住身旁不遠處的關彤和田瀚,猛地就要往外衝擊出去。

至於裘雄,她已經顧及不上了。

“嗯?”

那雙角邪魔此刻眼睛猛地一亮:“巔峰圓滿的元嬰命胎!大補!大補啊!”

他發出一陣興奮的長嘯。

吼聲如雷!

隻見他身形一陣模糊,下一刻,便出現在了池雪的前方。

“給我留下!”

砰!

雙角邪魔抬手就是粗蠻的一拳。

可就是這麼簡單粗暴的一拳,卻是打出了一種天崩地裂的凶威。

池雪神情微凝,單手成印,往外點出。

隻見在她手印之前,無數寒氣湧蕩,凝聚成了一層層的冰晶。

轉瞬間,萬千層冰晶重疊,凝聚成了一麵巨大的冰盾。

這是靈清觀的護身神通。

以池雪的修為來施展,哪怕隻是臨時凝聚,也擁有莫大的防禦威力,一般的元嬰修行者哪怕是催動法寶攻擊,也一時打不破防禦。

不過這雙角邪魔顯然不是一般元嬰級戰力可以衡量的。

他那粗暴的一拳轟出,拳勁震盪之間,直接就讓冰晶盾牌重重破裂,更有邪異之力滲透衝擊,逼得池雪不斷地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