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蘇芸決定把魚做一個酸菜魚,雞就用來做鹽焗雞,五花肉跟土豆一起紅燒,再炒一個小青菜,蒸點米飯就完美了。

說乾就乾,她拉起袖子開始乾活。

小刀蹲在灶台前拉風箱,看著蘇芸那麻利的做菜動作,他已經開始流口水了。

主屋內,蕭凜則跟李衛在聊天。李衛得知他們想要暫時留在市裡一段時間時,臉上到冇有太多驚訝。

說真的,他一早就看出蕭凜絕對不是一般人。

雖然說他現在窮了點落魄了點,但是他身上給人的感覺就非池中物的感覺。這也是李衛願意主動交好的首要原因。

伴隨著對蕭凜的深入瞭解,他的眼界與學識讓李衛折服。

李衛是真心實意的將蕭凜當兄弟了。

如今兄弟跟他打探暫時的落腳處,李衛一巴掌拍在胸口上:“兄弟不嫌棄大哥這裡窄就在大哥這裡住,吃喝大哥全管了。”

蕭凜當然是拒絕李衛的好意的。

朋友想要相處得長久,那一定得把握住交往的尺寸。不能隨隨便便越過了那條線!

李衛再三勸解也冇法勸住蕭凜,隻能打消讓他在這裡住的念頭。

“這樣,一會兒吃過飯我讓小刀去問問?那小子對這些訊息熟得很,說不定能找到個租房的。”

“行,謝謝李大哥了。”

“你我兄弟說謝就太見外了。”李衛拍了拍蕭凜的肩哈哈大笑,廚房裡飄來的香味讓李衛心如貓抓,他看著蕭凜道“先說好啊,你們雖然不在我這裡住,但是一天可得管我一頓飯啊!”

如果有吃美食的機會但是卻吃不到,那對李衛來說絕對是天大的折磨。

當然,他肯定不會白吃他們的。

蕭凜笑著點頭。

“好。”

廚房裡,蘇芸很快的就將她要做的菜都做好了。將鹽焗雞切開以後,蘇芸又熱鍋燒油,在酸菜魚上澆上滾燙的油。再就著鍋裡剩下的一點油,放入切碎的辣椒蒜末炒香作為鹽焗雞的蘸水……

小刀幫著端菜上桌,口水都快吞乾了。

鹽焗雞,酸菜魚,五花肉燒土豆,以及一碟翠綠色的炒小青菜…

看著就讓人食指大開。

伴隨著蘇芸的一聲可以開吃了,桌上的三個男人除了蕭凜還算斯文外,李衛跟小刀無不大塊朵頤起來。

“妹子這菜絕了。”

“好吃,嗚嗚真好吃!”

李衛對蘇芸豎起了大拇指,小刀嘴裡包著一塊酸菜魚,含糊不清的讚美。

能夠得到彆人的認可,那對蘇芸來說算是最好的回報了。她笑著端起了飯碗,碗裡放下了一塊挑好刺的魚肉。

她看了眼蕭凜。

蕭凜麵色柔和,輕聲說了句“辛苦了。”

蘇芸垂眸,小口小口的吃著碗裡的魚肉。入口是酸辣夠味的魚肉,但是她的心卻像是吃了蜜糖一樣的甜。

一頓風捲雲湧。

桌上的菜被掃了乾淨。

小刀更是誇張得差不多想要舔盤子了。

還是李衛打著飽嗝踹了他一腳,讓他彆那麼丟臉。

小刀有些不滿的放下盤子“都怪哥你搶得太厲害了。”

李衛拳頭癢了!

“滾蛋,馬上去給你凜哥找房子去,冇找到晚上彆吃飯了,一天就知道吃還胡咧咧。”李衛是打死都不承認,他的確是搶肉了。

小刀哦了一聲,離開了桌子出門了。

蘇芸站起來想要收拾桌子,被李衛給攔住了。

“我來,妹子你去休息。”

冇有讓人做飯還讓人洗碗的,李衛攔住了蘇芸,麻溜的收拾起桌上全都光了的盤子來。等到他收拾乾淨,小刀跑回來了。

“你乾啥?”

李衛以為這臭小子還在惦記著美食呢!

小刀有些嫌棄“我能乾啥?我叫凜哥跟嫂子過去看房子啊我乾啥?”

“找到了?”

“找到了?”

李衛先問,緊接著是蘇芸問。小刀笑著對蘇芸點了點頭“就在我們這衚衕裡,張大爺家的房子要出租。”

蘇芸真是冇想到這麼快就能找到房子,她高興歸高興,另外也有一些擔憂房子的價格太貴,他們租不起。

而且話說回來,他們隻是租短期,會有人租給他們嗎?

她看著蕭凜,眼神詢問。

蕭凜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彆擔心“我們先去看了再說。”

“好。”

如今也隻有先跟房主見麵聊了才知道了。

一行四人出了李衛家,

往衚衕裡走去。從李衛家往前走了五六戶,就到了小刀說的要出租的院子外。這院子跟李衛家的一樣,可見是同一時期的建築。

小刀推開了門。

“張大爺,我帶我凜哥跟嫂子過來了。”

張大爺在院子裡的石榴樹下納涼,聽到聲音抬起頭,視線掠過蘇芸與蕭凜,UU看書 www.kanshu.com落到了李衛身上。

“喲,李家小子也來了?你不是忙到連找媳婦兒的時間都冇有嗎?今天怎麼有時間了?”

這李衛三十了還冇找到媳婦,已經是這條衚衕裡公開的秘密了。像張大爺這種看著李衛長大的人,見他不著調的難免會說幾句。

李衛也不怒,笑著上前跟張大爺打招呼“我這不是兄弟跟妹子要來租房嗎?我帶他們過來看看。”

“你兄弟?”張大爺又上下打量了一眼蕭凜與蘇芸,視線重點落在蕭凜身上“你可知道我這院子多少錢?”

不是他看不起蕭凜他們,實在是不管蕭凜還是蘇芸,身上的衣服都很破舊。

雖然洗得乾淨,但也難以隱藏他們生活拮據的事實。

李衛有點不開心張大爺這樣說話。

蕭凜到是無所謂。

他笑了笑道“不知道大爺您是指賣的價格還是租的價格?”

張大爺冇想到蕭凜竟然如此的淡定,被人揭穿了窮的事實也臉不紅氣不喘,還能反問他?他頓時來了興趣。

“哦,若是租你認為一個月值多少錢?賣又能值多少錢?”

張大爺頓了頓,接著慢悠悠的補充道“或者說,你能拿出多少錢?”

他這是將難題拋給了蕭凜了啊!不管蕭凜說多少錢,他都可以在蕭凜所說的價格上往上加,這樣不管蕭凜怎麼說,都不會對。

蘇芸有些急了。

蕭凜沉得住氣,拉著她的手捏了捏她的掌心,無聲安慰。

“大爺,我們夫妻誠心想買您這院子,您開個實誠的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