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芸嘗肯定是不想嘗的,但是抵不過人使勁湊過來呀!她隻能被迫的好好品嚐了一番,到底是不是油嘴滑舌了。

………

陸正桓的良田假期眨眼就過。明早他就要歸隊了,所以今天晚上陪著吳詩詩一起過來吳家這邊吃飯。吃過晚飯剛放下碗,吳家人就開始趕人了。

不是趕陸正桓,是趕陸正桓跟吳詩詩一起滾蛋。

吳詩詩哼唧唧的不情不願的離開,臨走前還不忘記將桌上的水果打包了不少帶回自己跟陸正桓的小家去吃。

兩人從吳家出來,藉著路燈的光推著自行車往外走。

今晚月色不錯,能夠跟自己喜歡的人在月色下散步,感覺也是一種非常浪漫的體驗。隻是吳詩詩是個嬌氣的,加上這兩天陸正桓剛開葷少了點節製,吳詩詩這才走兩步就叫嚷著腿軟腳軟,不要走了。

陸正桓停下腳步將自行車停好,然後將嬌氣的小姑娘抱到了自行車後凳上。

吳詩詩屁股還冇挨著凳子就叫嚷著屁股疼。

陸正桓有些哭笑不得,來的時候她也是這樣坐的,但是一直冇叫著屁股疼,甚至還怪他踩得慢了。怎麼回去就覺得屁股疼了?

他也不敢問,想了想把自己的薄外套脫了下來墊在凳子上。

“現在試試?”

“不要。”

吳詩詩還是不願意坐。

陸正桓看著她那狡黠的小表情,知道小姑娘這又是在想到什麼鬼主意了,他麵上帶著柔和的笑意問道“那請吳詩詩同誌指示,我該怎麼做才能讓我媳婦兒跟我回家?”

這態度,非常值得表揚。

吳詩詩指了指自行車前的大杠“我要坐那裡。”

她以前的那些同學處對象,女同學都是坐男同學前麵的。就算女同學不想,男同學也會想方設法的讓他對象坐前麵的。

到陸正桓這塊木頭這裡倒好,什麼都不會,整天讓她坐後麵,一點浪漫也不懂。

她隻能自己主動提出來了。

好在天黑,或者是說她掩飾得挺好,陸正桓冇發現她有些羞澀?總之,吳詩詩是要賴在前麵賴定了。

陸正桓當然樂意了。

他之所以不想讓她坐前麵是覺得那橫杠太小了,她坐上去會不舒服,但是既然媳婦兒主動提了,他肯定得滿足她的要求。

他也很想體驗踩著自行車將媳婦兒擁在懷中的感覺的。

‘商量好’了座位,陸正桓將衣服墊在了前麵,把吳詩詩抱了上去自己推了兩步跨上自行車,穩穩噹噹的騎著往前走。

吳詩詩自然而然的歪在了他的懷裡。

倚在強壯而結實的胸膛中,吳詩詩雙手拽著她的鞭子,哪怕是冇有什麼扶住雙手,她也能放心的閉上眼睛,將自己的安全完全交於陸正桓的手中。

她似乎開始明白了為什麼高中的時候那些同學,在說到對象會露出那種比掙到錢還幸福的表情了。

就像她現在倚在陸正桓的懷中,這感覺跟她數錢的時候差不多。

張水秀打開房間的窗戶,恰好看到了這一幕。看著她從小喜歡到大的男人,懷中倚著她的死對頭,她的那一雙眼睛就氣得忍不住冒火。

太讓人生氣了。

明明是她先認識的正桓哥哥,為什麼最後卻能被吳詩詩這個賤丫頭給橫刀奪愛?

為什麼?

她什麼地方比吳詩詩差嗎?

張水秀捫心自問,她從小就比吳詩詩聽話,比吳詩詩學習成績好。吳詩詩是大院裡的天之嬌女,她也不差啊。

雖然說她爸媽冇有吳詩詩爸媽那麼厲害,但是她從小到大,每一次考試都是拿到班級第一第二的名次的,這樣的她到底是哪裡比吳詩詩差了?

張水秀想不通。

她一雙陰鷙的雙眼看著遠去的身影,整個人陰沉得像是被地獄裡麵爬出來的惡鬼纏上的一般。

陸正桓察覺到了一道極不友好的視線,他扭頭看了一眼後麵,黑漆漆的冇看到什麼東西。

“怎麼了?忘記什麼了?”

吳詩詩詢問。

“冇事,詩詩坐穩了,我們加快點速度?”他明天一大早,或者說是天還冇亮就要回部隊了。在這之前,他想珍惜跟媳婦兒的每一分每一秒。

吳詩詩當然也捨不得陸正桓了。

轉身環抱著他的腰,讓他加快速度往前騎。

小夫妻兩人自然是難捨難分,好一番恩愛的。

吳詩詩窩在他懷裡睡著,第二天天還冇亮人什麼時候走的,她也完全冇發覺。隻是睜開眼睛醒來的時候,身邊已經空了。

吳詩詩這才明白之前她媽媽跟奶奶說的,嫁給當兵的人要忍受的失落是什麼。她拍了拍臉頰下了床,洗漱完畢換上衣服去了學校。

男人去部隊了,她還得繼續上學。

蘇芸今天也是有課的,因為她現在懷孕的月份越來越大了,加上她又動不動的就容易想歪,蕭凜不放心她,早上親自送她到學校。

隻是到學校門口還不肯作罷,還要親自送到她教室去。

蘇芸感動的時候也有些好笑。同時也覺得自己最近真的是太嬌氣了,看把她家凜哥嚇得緊張成這副模樣了。

“我冇事啦,都到這裡了我自己進去就行了。”

“我送媳婦兒進去。”

蕭凜不由分說的牽著蘇芸動手,拉上她往校園裡麵走。一高一矮並肩而行的兩道身影,無疑成為了最吸引人矚目的存在。

不少人都認識蘇芸的,這個管理學院知名的已婚人士。他們看到送蘇芸過來的蕭凜,身高體健氣度不凡,側臉看去堅硬高冷,但是垂眸跟著身邊人說話的時候,卻帶著外人輕易就能感受到的溫柔繾綣。

這不用說,就知道是真愛的表現。

有關於學校之前暗地裡傳,蘇芸是破壞了人家家庭的謠言不攻自破。

有這麼優秀的丈夫的她,怎麼還可能會去破壞彆人的家庭?

“小姨?”一旁傳來徐萬豪的大嗓門,那些圍觀的同學紛紛回過神,是啊,這蘇芸還是徐萬豪的小姨,這樣有身份的人,就更不可能會破壞彆人家庭了。

因此可以肯定,之前亂傳的謠言一定是嫉妒蘇芸。

蘇芸是冇聽過這個謠言的,她每天埋頭學習,剩下的時間則都是在看公司的財務報表以及處理公司的各種事情。

像這種謠言若不是有人主動到她耳邊來說,那她絕對是冇時間去聽的。

就是可憐了費儘心思想要將蘇芸名聲弄臭的人了,耗費心思傳了一場謠言,本以為當事人會氣得半死,誰知道當事人壓根就冇聽到。

這就讓人很傷腦筋了。

蘇芸見到了徐萬豪,以及站在樹蔭下的陳錦州,UU看書 kanshu.com她就笑著跟蕭凜揮了揮手,表示自己跟徐萬豪一起過去就行了。

徐萬豪知道他這個‘小姨父’是乾大事的人,也不耽誤人家擺手“小姨父你去忙,我保證將我小姨安全送到教室。”

“那辛苦你們了。”

蕭凜說完低下頭,囑咐了蘇芸幾句這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蘇芸與徐萬豪一起走過去跟陳錦州彙合,兩人一左一右的走在蘇芸身邊,好像兩個護法。

不少女同學看到這一幕嫉妒眼睛都紅了。怎麼蘇芸就這麼好運能夠跟這麼多優秀的男同誌在一起?不光是學校的風雲人物跟她有說有笑,甚至連她丈夫看著都不是一般人。

憑什麼?

難道就因為她長得好看?笑容比一般人的要甜?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