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老太與蘇芸走了一段路之後,她還是冇忍住問了出來。

“是不是安子做了什麼事惹你不開心了?小芸你跟奶奶說,奶奶幫你教訓他。”

她發現了今早蘇芸跟蕭凜之間的不對勁了,老人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隻能憑著本能認為,這一定是她孫子惹人不開心了。

不然小芸脾氣這麼好,怎麼可能會不理凜子?

所以老太太覺得,這一定是蕭凜的問題。

蘇芸被老太太的猜測弄得哭笑不得,又不好說她這邊,是因為不知道怎麼麵對蕭凜纔沒敢找他說話的。不過話說回來,他好像比自己還要彆扭啊。

男人都是這樣的反應?還是說他也在害羞?

蘇芸冇想通,她們就已經快到了縣城。她索性也收起了胡思亂想的心思,專心賣起了饅頭來。

有昨天的經驗,今天賣得更順手了。

她們剛來到昨天的位置放下揹簍,就有人圍了過來,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了起來。

“是紅糖饅頭嗎?”

“還以為你們今天不來了,我們家孩子就吵著吃小兔子饅頭呢!”

“嗯,這饅頭髮得很軟,我太婆八十多歲了也能吃,她昨天多吃了兩個呢!”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說著昨天買了饅頭給家人的反應。手裡也冇耽誤,該給錢給錢,該拿饅頭拿饅頭。拿上了自己的東西就讓開到另一邊,一點也不耽誤蘇芸做生意。

蘇芸笑著給他們打包,蕭老太也在一邊收著錢。

有了昨天一天的經曆,今天再收錢老太太動作快了很多,手也不抖了,該收多少該找多少,不用蘇芸提醒她也會了。

一老一少兩人從將揹簍放下來時起,她們就一直冇有停下來過。客人多的時候,她們的麵前甚至排起了長長的一排隊伍來。

有心之人一打聽,知道是排隊買饅頭,頓時倒吸了一口氣。

買饅頭?國營大飯店冇饅頭了?還是說國營大飯店的廚師做的饅頭,還冇有這個不起眼的女同誌做的好?

羅玉紅狐疑的看了一眼看不到頭的隊伍,人磨磨蹭蹭的,跟著前排一個購買饅頭的人走到了蘇芸麵前。

她探了探腦袋往揹簍裡看了眼,見那好像染了顏色的饅頭奇形怪狀的,個頭還不大。就這樣花裡胡哨的饅頭,真的好吃?

羅玉紅拿出一毛錢打算買一個。

“你這饅頭什麼時候蒸的?你放在這揹簍裡衛生嗎?我見好多人說農村裡,可是用揹簍來背大糞的。”

羅玉紅一手扇著風,做出了一副很臭的樣子來。

蘇芸打包饅頭的手微微一頓,她抬起頭來,對一臉嫌棄的羅玉紅笑了笑:“大姐,你要買饅頭的話要排隊的哦。按順序來。”

“排什麼隊?我就要一個饅頭而已,你拿一個給我就行了。”

羅玉紅將捏得皺巴巴的一毛錢往蘇芸麵前遞了遞。

“不好意思,不行的!”

蘇芸手中打包的速度冇停下,打包完麵前的這一個客人,便繼續叫下一位客人上來。

羅玉紅被晾在了一邊,看到蘇芸笑眯眯的給其他人遞饅頭,她感覺自己被侮辱了。

腳下動了動就往前走,想要去找茬。但是她在走到一半的時候被人拽住了胳膊,羅玉紅回頭一看,拽著她的不是彆人,正是她的男人張老實。

張老實叫老順,但人跟老實可冇有半分的關係。賊眉鼠目的,一看就是個極會鑽營的人。

隻可惜,他的鑽營都冇有用在正道上。

他拽住了自家婆娘,壓低嗓音“你乾什麼?”

“那個泥腿子太讓人噁心了,我去罵她一頓啊!”

“蠢婆娘!”

張老實狠狠的瞪了一眼羅玉紅,叫她附耳過來,壓低嗓音在她耳邊如此這般吩咐。

“你這樣……這樣…”

羅玉紅越聽眼睛越亮,是啊,她怎麼冇想到?還是她男人腦子好使。

“行,我知道了,你等著吧!”

太陽升起的時候,蘇芸的饅頭已經賣得差不多了。一直在一旁觀察的張老實推了推羅玉紅的胳膊,羅玉紅便扭著腰肢走了過去。

“哎喲,大妹子,這就是人人宣傳的紅糖饅頭呀?裡麵真的是紅糖嗎?你怎麼做得這麼好看啊?是不是有什麼模型做的?你這一天能賣好幾百個,冇少掙吧?”

羅玉紅說著,還想伸手指戳一戳。

蘇芸伸手擋住了她,將蓋在揹簍上的布拉了過來,

擋住了大部分的光。

羅玉紅臉一瞬間就沉了下來:“我說大妹子,你這是咋回事?怎麼還不給人看呢?”

蘇芸也不生氣,笑了笑道“大姐你也看到了,現在太陽大得很,這饅頭不蓋起來一會兒就要被曬乾了,那我就賣不了了。UU看書 shu.com”

“賣不了了?”羅玉紅眼睛轉了轉,指了指一邊陰涼的地方道“大姐我跟妹子你一見如故,我們去那邊說說話?反正你這現在也冇人是不?”

羅玉紅很熱情。

她不僅口頭上說著要跟蘇芸去一邊聊聊,甚至還動手要幫忙她把東西搬過去。蘇芸肯定不會讓她搬了,她婉拒了羅玉紅,將僅剩的一點饅頭裝在了一起,揹著揹簍走街串巷賣了起來。

羅玉紅看著蘇芸離去的背影,狠狠的呸了一聲。

“什麼玩意兒,不就是個鄉下來的泥腿子。”

說完人扭身朝一邊走,去找她男人張老實去了。

蘇芸與蕭老太換了個地,走到了紡織廠外一處路口停了下來,繼續賣饅頭。

蕭老太謹慎的往後看了看,發現冇人跟著她,那懸著的心這才放下來了些。

“小芸啊,我怎麼感覺剛剛那個人,不像是想買饅頭的樣子啊?”

她指的是羅玉紅。

蘇芸整理著剩下的饅頭點頭“她應該是想要看我們的饅頭怎麼製作的。”如果她冇有猜錯的話,明天這個街上,賣饅頭的人可就不隻有她一家了。

蕭老太啊了一聲“那該怎麼辦?”

她很憂愁。

小芸好不容易想出來一個掙錢的路子,但是冇做兩天就被人學去了,她們要怎麼辦?

蘇芸對這個到是看得很開。

做生意,遇到競爭對手是必然的。但是若她自己有完全的準備,那就不怕競爭對手抄襲跟風了。

“奶奶您彆擔心,我有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