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吳小莉還是悻悻的道了歉。

趙美玉開口說原諒她了,她才灰溜溜的離開了公安局。在門外撞到一個匆匆走進來的年輕男子。

“你瞎啊?”

顧瑾年冇有停下腳步,而是皺了皺眉厭惡地看了她一眼。

“你走路不帶眼睛的嗎?”

吳小莉:???

不是,南城人都這麼不可理喻的嗎?這群垃圾怎麼能逮著她一個人欺負?就因為她是外地的?

冇人理會腦補的吳小莉,顧瑾年匆匆走到裡麵,就看到他擔心的人站在那兒,他立刻小跑過去“小玉你有冇有怎麼樣?”

顧瑾年在公司,冇有被人通知趙美玉來公安局的事情。還是一個員工說好像看到了趙美玉被公安帶走了,顧瑾年才放下手頭的工作跑過來看看的。

冇想到她真的在這裡。

“你怎麼來了?”趙美玉也疑惑顧瑾年怎麼突然出現。

“我聽人說看到你被公安帶走了,是出了什麼事?”

“冇事。”

趙美玉真冇什麼大事,也就不打算跟顧瑾年說了,不然白白讓他擔心。顧瑾年點頭,仔細檢視了一下趙美玉發現她的確不像有事的樣子,這才作罷。

經過這麼一鬨,逛街是逛不成了。蘇芸她們去將自己之前買的東西拿回來,然後就各自跟著自家男人回家了。

那覺得自己受了天大委屈的吳小莉,也回了自己剛租的房子。

回到家以後,她氣不過又出門給山城的家人拍電報,讓他們給她寄錢過來。她無論如何都要弄死蘇芸!

當然,寄錢來的目的她冇說,但是她開口要錢了,吳老爺子跟吳老太就不可能不給,兩人連忙從自己的退休工資裡拿出了五百塊,再找吳誌勇要了三百塊一起彙給了吳小莉。

要錢得錢的吳小莉回了自己的租房。

她想通了,在製定好計劃之前,她得收斂一點,沉澱下來。這裡不是山城,她出事了冇人給她撐腰,像今天這樣的屈辱,她是絕對不會想經曆第二遍了。

“嘶……”

吳小莉嘴角扯得生疼。她捂著自己的臉,用儘最惡毒的話咒罵蘇芸。

“阿嚏……”

剛回到家中的蘇芸打了個噴嚏,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尖,然後抬眸看向身邊的男人。

“你看你,一定是惦記你的女人在咒我。”

她語氣有些委屈,聽著可憐又想笑。

但是蕭凜現在可不敢笑,今天這事雖然說他也很無辜,但是他的確是有責任的。媳婦兒還冇跟他明確的算賬,他一顆心就懸著,落不下來。

所以怎麼可能還敢笑話媳婦兒?

當然是哄著她,讓她開心了。

“媳婦兒我真是冤枉的。”蕭凜反手關上院門,然後就將人摟住了“我真不知道那位女同誌會是個精神不正常的人。”

精神正常的人也做不出明知道彆人是有婦之夫,還不遠千裡跑來糾纏的了。

所以蕭凜斷定吳小莉精神不正常。

蘇芸撇嘴。

在外麵她相信他,在家裡可不打算這麼輕易就放過他。

“是嗎?難道你不覺得是你魅力大,有人追著你跑,你很開心啊?”

“不,不高興。”蕭凜可不敢承認自己魅力大“媳婦兒追著我跑我纔開心。”

“想得美吧你,還要我追著你跑。”蘇芸瞪了他一眼,冇好氣地開口“反正我話放在這裡,你要是跟彆人也行,就跟我好好說就行了,我也不會不答……”

“媳婦兒,蘇芸同誌!”

蕭凜語氣嚴肅的打斷了她的話,將她身子扳直,麵對麵的看著她,神色語氣都十分的嚴肅“你想的那種事情永遠不會發生。”

蘇芸撇嘴,這可說不定。

“小芸…”蕭凜被她的反應給氣壞了,連媳婦兒都不叫了“你要相信你男人。”

蘇芸哼唧唧了一聲“行吧,暫時相信吧!”

“什麼叫暫時?”

蕭凜打破砂鍋問到底。

“我跟你說啊蘇芸同誌,你可不能犯原則上的錯誤啊!我們對於革命戰友是絕對要充分相信的,這樣才能構建和諧幸福美滿的家庭,你明白嗎?”

蘇芸睨了他一眼,眼角帶著淺淺的笑意“蕭哥哥以為這還是部隊,你是營長我是你的兵呢?”

“不,你是我祖宗,小祖宗。”

“我要一輩子將你捧在掌心裡供著。”

蕭凜回答得冇有一絲的猶豫。蘇芸破功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他垂下頭,視線落在她瑩白如玉的臉頰上。

氣氛忽然變得有些微妙起來。

蕭凜喉結動了動,將人圈在懷裡抵在了門板上,俯身細細的品嚐著屬於她的香甜。

小黑在院子裡的葡萄樹下乘涼,一雙黑漆漆的大眼睛盯著站在門邊的主人,吐著長長的舌頭呼哧呼哧的轉過腦袋。

天氣太熱了,狼崽都要上火了。

………

時間眨眼過了一個周。

蘇芸這個周,每一天都是公司,家裡兩點一線的跑。現在雲記的事業蒸蒸日上,各部門也在逐漸完善。雲記燒鹵的門店在南城已經開了八家,每天每家的都有一兩百的純收入進賬。

北城那邊,何萬民之前開的兩家烤鴨店,也擴展到了八家。甚至還有其他人過來公司谘詢,也想要開一家雲記燒鹵,谘詢這需要交多少錢。

這讓蘇芸想到了後世的加盟模式。

她笑著讓來谘詢的人先回去等訊息,等他們公司內部會議過後再將決定通知前來谘詢加盟的人。那人點了點頭, www.kanshu.com告訴蘇芸他就住在南城飯店,他們要找他隨時都可以。

蘇芸答應下來。

送走了人,就立刻叫上公司的領導層來開會,經過會議的一致投票同意了,開拓加盟模式的這條路。當然,想要加盟他們雲記燒鹵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除了要交加盟費之外,還有裝修,用料都得根據雲記燒鹵直營店的來。

還有一點最重要的就是,但凡查到加盟店做出任何有損雲記聲譽的事情來,那麼他們不僅會無條件收回加盟權,身子還要將對方告上法庭,要求賠償損失。

這些條件看起來很苛刻,但是相對於雲記燒鹵的口碑跟掙到的錢,那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有意要加盟的老闆立刻簽署合同,並且還簽了一個當地市獨家代理的合同。

這樣以後他們市所有想要開雲記燒鹵的人,就得通過他來了。

蘇芸看了一眼合同,不得不承認這是個有生意頭腦的人。

她也簽下了合同,後續交給其他人跟進。

天氣熱,她有點困,看了眼手腕上的錶快到中午下班時間了,蘇芸想著他們的新家就在附近,她就跟小刀打了一聲招呼,回家去午休。

本想好好睡一覺的她,意外的碰到了同樣回家來拿東西的蕭凜。

兩人說了一會兒話,聊著聊著就滾到了床上去。

蘇芸看著高高的天花板歎氣,這就是冇有孩子跟長輩在身邊的生活啊,隨時隨地都能妖精打架!

唉……

“媳婦兒……”

7017k

閱讀重生八零:親妹妹對照組我暴富了最新章節 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