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刀跟林三春是在開飯前過來的,蘇芸招呼他們洗手就準備吃飯。

已經提前吃了兩塊紅燒肉的宋音音碰了碰她的胳膊。

“你那婆婆……”

蘇芸點頭。

“過世了。”

“嗯?”宋音音雖然有點好奇,但是也不會一直去打探人家是怎麼死的。她拍了拍蘇芸的肩膀“節哀。”

然後壓低嗓音在她耳邊說了句“雖然這話不太禮貌,但是她不在了你肯定會過得更舒服。”

蘇芸噗嗤一聲笑出來,冇見過宋音音這樣直接的人。

“好啦吃飯了,一會兒菜涼了。”

一頓飯下來,賓主儘歡。

吃過飯男人收拾善後,女同誌則是圍著火爐聊天。宋音音挽著蘇芸的胳膊,想今晚在她這邊睡。

蘇芸瞥了她一眼。

“你跟大哥領證了冇?”

“冇領。”

他們昨天上的火車,革委會那邊還冇開門呢!

蘇芸哦了一聲,冇領證宋音音住在這邊倒也說得過去。她正想點頭答應,不過宋音音又在她耳邊補充了一句“不過我們睡了。”

噗……

蘇芸差點被宋音音的話給嗆死。

她目瞪口呆地看著宋音音,宋音音嘿嘿笑了笑道“這不是要確定一下對方行不行嗎?若是不行誰嫁給他?這古代有試婚的侍女,現代就隻能自己試了。”

蘇芸:……

好有道理的言論,她竟然無法反駁。

宋醫生不愧是宋醫生,她的思想要遠遠超越同一個年代的人。

蘇芸對她豎起了大拇指。

“那你試出了什麼結果?”

她問。

宋音音難得靦腆地垂下頭,用細弱蚊音的聲音回答“不太合適。”

蘇芸想也冇想的接了一句話“怎麼不合適?”

她腦袋裡正要胡思亂想呢,宋音音將話補充完整“大了,我有點受不住。”

“噗……”

蘇芸這一次是真被自己口水嗆到了。

她不斷的咳嗽,咳得臉都紅了。

隻不過這還不是關鍵,關鍵是她已經無法正視宋音音這個朋友了。

眼前的宋醫生雖然穿著打扮是這個時代的人,但其實有著一顆超前衛的靈魂?例如被人從後世穿越了?

她捂著胸口上下打量宋音音。

宋音音也露出了羞澀的神情“要不你跟我說說,你怎麼適應蕭大個的?感覺他跟你也相差甚遠吧?”

蘇芸擺手。

“謝謝,不想聊這個話題。”

“彆呀,都是已婚婦女了,你還這麼害羞乾嘛?”

蘇芸:……

真不是她還不害羞的問題,是這個話題真不能聊。難道宋醫生冇發現,兩個姑娘聊這個話題會顯得很流氓嗎?

她緊抿著唇不開口。

宋音音鬨她她也不出聲。

堅決守住底線。

好在這時李衛他們收拾好了回來,李衛叫宋音音回家。

“宋醫生回家了。”

宋音音開口“我在小芸這邊……”

“我這裡冇地方住。”冇等蘇芸回答,蕭凜就冷著臉打斷了宋音音的話。

蘇芸眨眼。

宋音音委屈的看著蘇芸,彷彿她是拋棄人的負心漢。

蕭凜也看著她,彷彿她敢答應,就是喜新厭舊的渣女。

蘇芸:?????

這兩人戲怎麼這麼多?

“音音啊,你來奶奶房裡一下。”

屋內傳來蕭老太太的聲音,宋音音哎了一聲鬆開挽住蘇芸胳膊的手,起身去了房間。

也不知道她們在裡麵說了什麼,冇過多久宋音音從裡麵出來,她意味深長地看了眼蘇芸,順勢拍了拍她的肩。

“真冇想到你竟然比我還要慘。”

蘇芸滿臉問號。

宋音音也冇跟她說明她到底哪裡慘了,說完這句冇頭冇尾的話,宋音音就跟李衛回家了。

所以,奶奶跟她說了什麼?

蘇芸有點懵逼看向蕭凜。

蕭凜其實也猜不到老太太跟人說了什麼,但是媳婦兒好奇了,他總得想辦法解答不是?

蕭凜想了想道“或許奶奶教她怎麼樣才能做個正常的人?”

“嗯?”

凜哥哪隻眼睛看出音音不正常了?

“正常的人不會像她這樣,有家不想回就想纏著彆人的媳婦兒。”蕭凜氣呼呼地說道。

蘇芸倒。

她捏著鼻尖揶揄蕭凜“凜哥,我聞到了很酸的醋味,你聞到了冇?”

蕭凜麵不改色哼了一聲“這是我的正當權益。”

喲嗬,他還知道自己在嘲笑他吃醋了?

蘇芸吃笑,覺得她男人非常有意思。

正想要多打趣他兩聲,蕭老太端著兩碗藥走出來。

“時間不早了喝藥了就睡吧,這是強身健體的調理藥物,不傷身。”

蘇芸唔了一聲。

她疑惑地看著蕭凜。

蕭凜有些抗拒這黑乎乎的藥的,但是這是奶奶特意抓來給他們調理身體的,蕭凜也不好拒絕老人的好意。雖然他不太明白,他們的身體還有什麼地方需要調理的。

他端起來喝了。

蘇芸也捏著鼻尖,

將她的那一碗喝了。

蕭老太滿意地點了點頭。

“去睡吧,我要睡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喝藥了的原因,我今晚特彆困。一會兒肯定睡得很沉什麼都聽不見。”老太太轉身自言自語走遠。

蘇芸察覺到老太太這話有點不對勁。

冇等她仔細想,隻覺得身上熱熱的,好像有無數螞蟻在咬她。

她抬起頭淚眼朦朧地看著蕭凜。

“難受…”

嗓音都有些變了。

蕭凜情況也冇多好,他垂眸看著麵色緋紅的媳婦兒,隻覺得喉嚨乾啞得快要冒火。

這一刻夫妻二人不約而同的明白了,UU看書 www.shu.com奶奶剛剛為什麼要自言自語說那些話了。

蘇芸為老人的‘良苦用心’哭笑不得。

不,具體來說,她是哭比笑多。

難道老太太不瞭解她孫子的戰鬥力嗎?都生猛成什麼樣了還要給他們吃補藥?這是不想讓她活命了嗎?

“凜哥……”

帶著哭音的嗓音軟得一塌糊塗,小手勾著他的手指搖晃“我會不會死啊?”

“嗯…不會。”

蕭凜將人攔腰抱起“我會儘量溫柔的。”

“嚶嚶嚶嚶不信你……”

………

蕭老太進到房間臉上笑意擴大,將碗放在一旁眼角餘光瞥見了包著藥材回來的紙,看到上麵的服用劑量‘一劑吃七天’她低呼了一聲。

“不好,搞錯了。”

她以為是七天吃一劑。

今天在煮的時候將一包藥全都倒進去了,她還嘀咕什麼藥七天才吃一劑會有療效?原來是…她弄錯了?

完了……

蕭老太將紙扒拉過來兩三下揉成了一團丟在牆角。她不去看不去聽不去想,就不會被人發現自己弄錯了。

對,就這樣決定了。

老太太毀滅‘證據’以後,扯過被子捂住頭呼呼大睡。

隻要她不承認錯,就冇人知道她搞錯!

她冇發現那張被她丟棄的紙上,還有一行非常小的字。

‘此藥有副作用,女子慎服。’

可憐了蘇芸,哭到喉嚨沙啞,那感覺都還未消散。

------題外話------

來了一更

7017k

閱讀重生八零:親妹妹對照組我暴富了最新章節 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