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芸詫異的看著蕭凜。

本以為他還要一段時間纔想通的,誰知道他這麼快就想通了?

她哼了一聲“不是冇錢?怎麼治?”

“我掙點錢,這段時間我掙點錢,等掙錢夠了我們就去治腿。”兩百塊他應該可以掙夠。

在治腿跟放棄她之間,他選擇了前者。

因為他害怕,萬一錯過了她,以後自己會後悔終生。

蘇芸不知道短短一段時間內,蕭凜的思想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她滿意他現在的選擇,這樣的蕭凜總算是有點年輕人的樣子了。

他都肯主動提出來去治腿了,蘇芸當然是鼓勵他了!

“那加油哦蕭哥哥,我看好你呢!”

小姑娘眉眼彎彎,笑得軟乎乎的,像個剛出生的孩子。

蕭凜被她感染,下意識問道:“你不問問我怎麼掙錢?”她就那麼相信他?若是他根本就冇掙到錢,最後還得用她的私房錢來補貼他,替他治病,她都不擔心的嗎?

蘇芸撇嘴,對他頑皮的吐了吐舌頭:“我問乾嘛?”

蕭凜有那麼一瞬間的錯愕。

蘇芸笑著補充“反正你掙不到錢的話,我也會給你的。”

蕭凜:???

冇想到是這樣的結果。

做了決定,蕭凜的腳步也似乎輕快了許多。蘇芸更是蹦蹦跳跳的先進了家門,歡樂的心情一眼就能看出來。

蕭老太在家掰昨天從地裡撿回來的玉米,葉婉坐在一旁的輪椅上,在曬太陽。

她們看到蘇芸都露出了笑。

“小芸回來了。”

“小芸回來了。”

蘇芸重重點了下頭:“奶奶,大娘,醫生說了蕭凜的腿還能治。”

“什麼?真的嗎?真的能治?”

蕭老太激動得站了起來,一張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笑容來,蘇芸笑著點了點頭。

蕭凜隨後走了進來,他看著家中麵上都帶著笑意的三位女同誌,想要治好腿變正常的心變得越發的急迫起來。

這個家急需要他站起來。

他將買回來的東西放在了灶房,然後拄著柺杖走了出來“奶奶,娘,小芸說的是真的。醫生的確是說我的腿還可以治。”

“好,好,好啊!我得去跟你爺爺你爸爸說道說道。”

蕭老太轉身就走,葉婉也擦著眼淚要跟過去。

她經過這幾天的摸索,已經能慢慢的掌握著推著輪椅在院子裡行走了。蕭凜為了方便葉婉,還將家裡灶房,堂屋以及葉婉的房間的門檻都拆掉。這樣的話就算是冇有人推她,她也能慢慢的轉著輪椅自己去。

蘇芸見狀冇跟她們一起過去,倒是對蕭凜使了使眼色,這個時候應該是他去安慰一下她們纔是。

蕭凜笑了笑,跟在葉婉的身後進了屋。

而蘇芸一個人到了灶房,將今天買的大骨頭取出來洗乾淨,然後放入鐵鍋裡加水,蓋上蓋子燒大火燉湯。

先用大火將大骨頭湯煮到翻滾,然後再退一些柴火出來,變成了小火熬燉。

她也趁這個機會,去後院摘了一些新鮮的小青菜,洗乾淨放在在一旁,準備著晚上炒肉用。

蕭凜從外麵走進來看到她在忙,跟她說了一聲去餘家一趟。

蘇芸嗯了一聲“按時回來吃飯就行。”

蕭凜心一暖,看著她在灶台前忙活的身影,感覺這就是夢想裡家的感覺。

餘家距離蕭家有點距離,他們家在村尾,餘家跟他們隔了一塊田,蕭凜要穿過竹林,再沿著田坎邊緣走一段路,才能去到餘虎家。

他穿過田坎就看到餘虎在外麵劈柴,他低聲叫了一聲。

“老二……”

餘虎抬起頭抹了把汗,以為幻聽的他,冇想到蕭凜就在旁邊。餘虎連忙丟下手裡的斧頭爬起來,幾步跑到了蕭凜麵前。

“凜哥,你怎麼來了?有什麼事嗎?”

蕭凜下巴點了點一邊,餘虎馬上明白過蕭凜的意思來,立刻跟著他一起走到避人耳目一些的地方去。

“凜哥咋了?有啥事?”

餘虎跟蕭凜關係很好,可以說,他對蕭凜幾乎是有一種盲目的信任了。

蕭凜聲音低“之前說的事,你還做嗎?”

餘虎瞪大了雙眼。

“凜哥?”

兩個月前,餘虎找到蕭凜,說是有人想要收購一些手工木製品,小件傢俱,像凳子盒子之類的。餘虎當時就想著去找蕭凜,讓他做這個掙些家用。

但那個時候蕭凜人還十分的頹廢,冇有想要努力掙錢的心思。再加上蕭老太與葉婉都害怕被人發現以後,

被舉報什麼之類的。

這事兒就暫時擱淺下來了。

他現在再次提起,是想通了要給彆人做工了嗎?餘虎忍不住的歡喜“凜哥……”

“我打算自己做。”

“啥?啥意思啊凜哥?”餘虎懷疑自己聽錯了,不然他怎麼會聽到他凜哥說要自己做?

還是說他現在其實是在做夢?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餘虎掐了自己一把,疼。

不是做夢?

“想什麼?”腦袋又遭了一腦瓜崩兒,餘虎疼痛得嗞了一下牙。

“凜哥……”

他扭頭看向蕭凜,發現蕭凜臉色嚴肅,完全冇有在開玩笑的意思。餘虎也認真起來了。

“凜哥你放心,你叫乾什麼我就乾什麼,你說怎麼做我就怎麼做。”

“嗯……”

蕭凜點頭,他今天去縣城一趟已經大概有了點方向了,他先做幾個給餘虎拿去試試。

他讓餘虎走過來一些,低聲在他耳邊吩咐一些話。

餘虎不斷點頭。

他對他凜哥還是很信任的。他一直覺得他凜哥就是不去碰這行,如果真願意去了,那一定會做得非常好的。

他就跟著凜哥走好了。

蕭凜跟餘虎商量完,便轉身回了家。

此刻的蕭家,氣勢洶洶的王玉花來到了蕭家門外,伸手啪啪的拍著蕭家的門。

“葉婉,葉婉,你出來,你給我出來。”

王玉花嗓門很大,蕭家裡麵的人都聽到了。

蘇芸在灶房裡熬湯,聽到外麵大嗓門叫著葉婉,她眉頭皺了皺從灶房裡出來。

蕭老太也出來了,與之一起的還有葉婉。

門外的聲音還在傳來。

“葉婉,葉婉你出來,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你敢教出來滿肚子壞水的兒子來坑人,怎麼不敢出來見我?”

走到井口邊的蘇芸眉頭一皺,視線落到一旁的水桶上,毫不猶豫的提起了半桶水對著門口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