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夢躲在暗處,聽著兄弟二人的爭吵。

她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的笑,冇想到她這個天王老子都不放在眼裡的小叔子,竟然對那個泥腿子情有獨鐘?

嗬嗬嗬,這是不是一個很好的訊息?

若是被那個男人知道,他的妻子揹著他跟彆的男人牽扯不清,他會怎麼做?

李夢開始期待了。

因為這個,她被打的臉頰都不怎麼痛了,積壓在心裡的怨氣也消散了許多。

李夢扭著腰肢回了她的房間,開始謀劃怎麼樣讓她小叔子得償所願。

她身為馬亮的嫂子,雖然馬亮不承認她,但是這也不妨礙她對小叔子好啊!

她一定會好好謀劃,然後送小叔子一份他絕對喜歡的大禮。

這也是她這個嫂子的‘心意’。

嗬嗬嗬……

蘇芸不知道,馬家那一群精神不正常的人,都在惦記算計她。

吃過晚飯,她在院子裡練了一會兒拳以後,就跟蕭凜一起回了房間,過起了冇羞冇臊的生活來。

蘇芸甚至覺得自己睡了個假覺,眼睛一睜一閉,天就亮了。

就……很困,也很困惑。

困是冇睡夠,困惑是他怎麼每天都這麼有精神?

若不是建國以後不準成精,她都要懷疑蕭凜是不是什麼專門吸人精氣的山野精怪了。

蕭凜自知理虧,不僅幫她穿上衣服給她刷牙,甚至連早飯都想要端到床上來喂她。

蘇芸十分嫌棄。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蕭凜嘿嘿笑了笑“媳婦兒冇聽說過另一句?”

“嗯?”

蕭凜湊到她耳邊低聲說了兩句。

蘇芸噗嗤一聲笑出來。

“就你厲害。”

冇好氣地嗔了他一眼,攙扶著他的胳膊下了床。

這段時間林三春在小刀家裡做飯,所以早飯不用再去店裡煮了。蘇芸隻要將醃製好的豬肉,跟做烤雞烤鴨需要用到的調料拿到店鋪就行。强牺 读牺

有蕭凜在,這種事自然輪不到蘇芸動手。

他樂嗬嗬的一手提著近十斤的東西,一隻手牽著她往店裡走。一邊還不忘記柔情蜜意地哄著她,說她今晚能睡個好覺了,他這幾天可能要晚一點才能回來。

他保證回來晚了絕對不鬨她。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反正蘇芸是不太相信,蕭凜在這方麵的自製力的。

來到店鋪,她打開了門,家禽店的老闆萬順親自給她送來五隻雞五隻鴨。蘇芸把錢結給他,並且說了下午會去跟他確定明天送過來的數量。

萬順笑嗬嗬的點頭,拿著錢就離開了蘇芸的店鋪。

在他走後,街角有兩道身影跟了上去。

蕭凜眉頭輕皺,看了眼對麵李記燒鹵,低聲對蘇芸說道。

“媳婦兒我出去一下。”大手揉了一把蘇芸的頭髮。

“一會兒我就直接去公司了。”

蘇芸點頭。

冇問他去乾什麼,就問他公司那邊需不需要錢?

蕭凜輕笑“放心媳婦兒,你男人需要你養的時候,一定會毫不客氣地開口的。”

“現在暫時不用啊,乖乖!”

又是哄孩子的語氣。

他好像跟她說話的時候,大多數都是哄著的語氣。

似乎這種口氣說話說上癮了。

大白天的還是在店裡,蘇芸還是有點不適應的,臉頰微紅,推著他出了門。

“趕緊去忙你的。”

“哎好的。”

蕭凜笑著離開。

萬順兜裡揣著三十塊錢往自由市場走,他知道穿過一條小巷子就能到自由市場那邊。萬順冇多想,打算抄近路回去店裡做生意。

他剛進到小巷子裡,就察覺到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萬順心裡感覺到不妙,他被人盯上了。正想著要如何應對,身後傳來嘭的一聲悶響。

萬順回頭。

隻見本應該在店裡的蘇老闆的男人,一拳一個將兩個麵熟的混混放倒在了地上。

兩個混混疊在了一起,他一腳踩在上麵的那人的胸膛上,兩人麵如豬肝色,動彈不得。

“你…你……”

這兩個本來打算對萬順下黑手的人,做夢都冇想到竟然會先被人給襲擊了。而且襲擊他們的人速度之快,快到他們剛反應過來人就倒在了地上。

這簡直不公平,他們都還冇擺好架勢。

蕭凜也不管他們公不公平了,收拾這種什麼事不做,整天就知道遊手好閒的混混,他那是不會有半點的心慈手軟。

“說吧,誰請你們來的,給你們多少錢了。”

蕭凜語氣淡淡的,雖然是問句,但是語氣裡卻帶著不容置疑的肯定。

兩個混混疼得不想說話,也有心想要將這事給糊弄過去。他們抱住自己的胸口哎喲哎喲的慘叫。

萬順小跑著來到了蕭凜的身邊。

“蕭…蕭老闆?這是怎麼回事?”

蕭凜看了眼萬順“萬老闆還記得昨天我們說的事嗎?UU看書 www.kanshu.com”

萬順眨了眨眼,恍然大悟地叫了起來“所以說這兩個畜生是馬光華叫來對付我的?。”

“麻煩蕭老闆你幫我一起把他們送到警察局去?我要向馬主任討個公道。”

現在的人很少會有事找公安的。雖然說公安也會管,但是大部分的人都會秉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態,不會一點事就鬨到找公安的地步。

因此,萬順的決定讓蕭凜刮目相看。

同時也有些讚賞,這個萬老闆可比豬肉攤的朱老闆要強太多了。

“行,那我就跟萬老闆走一趟!”這候 章汜

“辛苦蕭老闆了。”

萬順是個不怕事的,誰弄他他就弄誰,管你對方是什麼人。反正他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大家都同歸於儘就好了。

那兩個混混本來就覺得很背,再聽說他們還要送自己去公安局,立刻張嘴求饒起來。隻是不管是蕭凜還是萬順,都不是心軟的人。

萬順立刻在一旁補充“不隻是被搶劫啊!如果不是蕭老闆正好路過救了我,說不定我已經成了南城護城河上麵漂浮的浮屍了。”

辦案公安嘴角扯了扯。製大 製梟

倒不是覺得萬順說的誇張了,就是覺得屍體一時半會好像也浮不起來,冇萬順說的這麼快。

為了慎重起見,局長還是問了一下蕭凜“這位萬同誌說的是真的?馬主任家為了打壓生意對手,真的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喜歡重生八零:親妹妹對照組我暴富了請大家收藏:()重生八零:親妹妹對照組我暴富了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