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去船艙和駕駛室搜尋的黎鐵牛和郝運來都來報告,冇有發現冇來集合的人員。

去覈對資料的吳麗麗也說張得江給的資料冇有任何問題。

“我想也是這樣,這老闆一看就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肯定不會做違法亂紀的勾當。不過,這是我們的職責所在,張老闆,不好意思,耽誤了你不少時間。”耳文生滿懷歉意地對張得江說道。

“理解!理解!長官,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張得江也鬆了一大口氣,隻要過了這一關,自己任務就算放成了,下一輩子也就再不用這麼風裡來雨裡去的捕魚了。

“嗯,當然可以啊,哎,這怎麼還有這麼大的年紀還在當船員的人?”耳文生的前一句活,讓張得江欣喜若狂,但下一句話又讓他心臟提到了口裡,因為耳文生所問的人正是渡邊太郎。還有渡邊太郎身邊的老者。

“長官,他們兩人本來是己經早就不當海員了,準備安享晚年了的,隻是這一次任務急,我臨時把他們召集了過來,一是因為他們經驗豐富,熟悉海況。知道哪裡漁資源豐富,二是因為實在湊不出足夠的海員,才臨時懇請他們過來幫一次忙的。”張得江趕緊介麵道。

“哦哦!那請你們告訴我,這裡是哪裡?你們所說的漁資源豐富的地方在什麼地方?我有個親戚也是漁老闆,我順便為他打聽一條發財的門路。”

耳文生雖是象在回答張得江的話,但眼睛是盯著渡邊太郎和他身邊的老者說的,雖然他也知道,渡邊太郎他們有三個人,但他們左右兩邊仍人都很年輕,分不出到底誰纔是他們的人。

“長官,不好意思,他們都是邊遠山區的人,雖然來這邊幾十年了,但他們讀書少,不會說普通話,我都很難聽懂他們的家鄉土話。”張得江連連向身邊的人示意,邊急忙向隆萬鵬解釋道。

因為渡邊太郎可以說是一箇中國通,普通話說的很標準,但他身邊的老頭,卻連中國話都說不好,如果耳文生硬要他回答問題,馬上就會露餡,可惜自己身上的錢全部給了耳文生。隻得向他的副手示意,趕緊拿錢消災。

副手也很給力,馬上把身上的錢都拿了出來,但不過四五百塊錢,不好意思直接給耳文生,看著張得江,不知如何是好。

“冇事的,不是人多力量大嘛,你們有二十來人,都湊湊,說不定能湊夠我們下船後吃上一頓。”耳文生的話,化解了張得江他們的尷尬,可是眾多國安人員,都把臉轉向了一邊,他們也見過不要臉的,但像耳文生這樣不要臉的,還真冇見過。

江得江聽到耳文生這麼說,趕緊的捱過去蒐集眾人身上的現金,可是有幾個船員出海,會帶太多的現金到身上?一圈下來,二千塊錢都不夠。

“長官,不好意思,就這麼點,但請你放心,等我們上岸了以後,我一定請你們吃一頓最好的飯,整個接連港的酒店隨你定,好酒好菜隨你點!”張得江很不好意思地把蒐集的現金交給耳文生,並許諾道。

“哎,冇事的,我也是為你們好,反正這東西你們以後也用不上了,你們要去的地方,什麼東西都是免費的,出門有專車接送,安全有專人保護。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耳文生一把接過了張得江手裡的錢,放到袋子裡,還用手捏了捏袋子,確定不會掉出來了,纔開口說道。

“八嘎!你對我們做了什麼?!”渡邊太郎身邊的老者從耳文生的話中發現了不對,想要反抗,可此時的他才發現,自己全身無力,作勢要發起攻擊的手,無力的手舉到一半就垂了下來!

“哦?!還是日本人?差點被你們騙了!上,都給我抓起來!”耳文生趕緊躲到了後麵,向眾國安人員吩咐道,一副好怕怕的樣子。

事情出奇的順利,所有的人都無一點反抗就被銬了起來,因為耳文生拖的時間夠長,隆萬鵬給的“失魂蕊”完全發揮了功效。

“這本書你是怎麼得來的?它有什麼奇特之處?”隆萬鵬出來之後,如耳文生所說,從渡邊太郎的身上搜出了一本古樸的書,看起來年代非常的久遠,但一時看不出來它的來曆與價值。

但這樣一本書,卻能引起服部家族動用全族的力量來奪取,服部家族失敗之後,R方還冇放棄,不惜動用國家武裝前來接應,要說它就是一本普通的奇門遁甲技巧,打死隆萬鵬都不會相信。

但隆萬鵬右翻右翻,它就是記錄了奇門遁甲中的一個簡單遁甲術,這個遁甲術,甚至在現在的網絡上都可以搜到。

就是說取一死於年三十晚上的人,取其靈前筋,於屋麵晾乾七七四十九天,供於堂前,再讓它吸取七七四十九天香火。並每天三頓咒語,能使擁有它的人在人前隱身!

這法術隆萬鵬見過,好象是在魯班書上麵就有記載,魯班書分為上下兩冊,上冊記錄的是技術之類的內容,下冊記錄了一些整人的技巧,就是在依技藝謀生的過程中,如果受到了主家的刁難或欺負,可以利用上麵的一些法術,來使不良主家受到一定的懲罰。

但是魯班書下冊的第一頁就明明白白地寫著,害人先害己,隻要你起了這個心,就一定會應驗,但受術之人受到的傷害,施術之人就一定會得到反噬。也會受到一定的懲罰!這就限製了手藝人胡亂施術,隻有在忍無可忍,並願意接受反噬的情況下才亂施術。

而且上麵寫著:“如果你學了不用,那就會瞎眼跛腳!如果學了去用,就會斷子絕孫!”所以大部分人都隻去學上半部分的技術,很少有人去學後半部分的法術!

如果搞了半天,弄這麼一本爛大街的小法術,隆萬鵬有點不甘心,隻好找來渡邊太郎,看能不能在他身上打開缺口。

“我也不知道它上麵記載的是什麼?我為了活命,騙服部無影說,我從盜墓賊手出淘到了一一本古代秘籍,我願意拿它換我一條命,結果服部無影就這麼答應了,事情就這麼簡單!”渡邊太郎看到親手送自己兒子去國安局的人,咬牙切齒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