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澗鎮有兩條主乾街道,一條就是橫穿東西的長安巷,另一條是直通南北的故裡巷。

小鎮隻有四個出口,剩下的羊腸小道都是死衚衕,所以,隻要一關閉小鎮兩條街道上的四個大門,外人就完全被攔在了外麵。

想要進去隻有兩個辦法,一是你有這裡的通行證或者居住證,二是直接飛進來。

“修士要到四品以後才能學習禦劍飛行的法術,達到七品才能憑藉肉身禦空飛行,我現在已經是三品修士了,隻要在紅塵曆練一段時間,就可以回去準備度劫了。隻要度劫成功,我就可以禦劍飛行了。”

鳳小花一邊走一邊和楊茗解釋,他剛纔看到一個人直接從天而降,滿眼的羨慕。

“在天上飛不怕被衛星或者彆的設備拍到嗎?”楊茗好奇問道。

現在網上時不時就會流傳出一些不明飛行物,會不會就是這些傢夥們搞的鬼?

“每把飛劍都有隱藏法陣,普通人是看不到的,手機什麼的也拍不到,最多能拍到幾個光點,反正有專家會出來解釋的,沒關係的,隻要不看到人就行。”

鳳小花帶著楊茗來到故裡巷,這條巷子和長安巷都是一樣的風格。

馬上就要八點了,店鋪老闆們也都在忙著開業前的準備工作。

最後,鳳小花和楊茗兩人停在一家叫做悅來飯店的門口,門口有幾個人正在掛著那種可以發光的電線。

兩個兔娘無聊地站在門口,一邊磕著瓜子,一邊閒談。

看到鳳小花和楊茗兩人,一個兔娘直接說道:“客官等會再來啊,飯店現在還冇有開業呢。”

“差不多了,不差這一會,我們先進去等著,”鳳小花拉著楊茗就進了店,兔娘和那幾個工作人員也不阻攔。

“呦,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小花啊,想姐姐了?”一個風情萬種的女人扭著腰肢從後廚走了出來,手上還握著一柄厚重的斬骨刀。

“你有什麼好想的,”鳳小花熟練地從美女口袋裡掏出一盒煙,遞給楊茗一支。

然後把煙盒麻溜地裝進自己口袋,“韻姐的煙可是好東西,嘗一支。”

“這小友是誰啊,眼生得很。”

“你好,我叫楊茗,是長安街88號當鋪的老闆,”楊茗連忙自我介紹。

“哦,我聽過那間當鋪,隻是一直冇有去過,原來老闆是你啊,真的是年輕有為。我叫柳韻,虛長你們幾歲,你和小花一起叫我韻姐就行。”

“韻姐,我要一隻牛腿,還有牛雜要一份,彆的楊茗你看著點吧,”鳳小花拿過菜單遞給楊茗。

“我也是第一次來,那就韻姐看著給我們上兩道菜好了,夠吃就行。”

“哈哈,楊銘你和小花剛認識吧,有她在,不會有剩菜的,那我就自己看著給你們倆上幾個招牌菜。”

柳韻又和兩人寒暄了一陣就回到了後廚,服務員走過來帶兩人去包廂。

“對了,韻姐,待會來一瓶桃花釀啊,”鳳小花走到一半又特意跑回來,衝著後廚大喊。

“好嘞,聽見了。”

兩人被安排到一號包廂,包廂裝修得相當奢華,還可以點歌,厚厚的地毯踩著非常舒服。

鳳小花這妞一進門就脫掉了鞋子,光腳在地毯上走來走去。

“韻姐是仙廚的弟子,已經是四品修為了,我經常來她這裡蹭飯,她師傅和我爸是不錯的朋友。”

楊茗看鳳小花點燃了香菸,也忍不住把自己那支點燃,完全不是普通香菸的味道,反倒是滿口清香,楊茗甚至都捨不得把煙霧吐出來。

“不錯吧,這可是韻姐師傅用秘境裡的桃花製作的。”

“嗯,還不錯,偶爾抽一次還行,我還是喜歡普通的香菸,抽菸嘛,抽的就是那口尼古丁。”

“啊,對對對,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哈哈哈哈,英雄所見略同,”小妞伸出手掌,要和楊茗擊掌。

“趁著菜還冇上,我就給你講講踏入修士的第一步,築基。”

鳳小花就是一個閒不住的性子,剛說完就又把包廂的超大屏電視打開,點了一首歌曲,把音量調大,開始隨著音樂扭動起腰肢。

該說不說,鳳小花扭的還算養眼,這時候應該再來一杯好酒,那就當真是君王不早朝了啊。

一曲舞畢,鳳小花笑嘻嘻地坐回到椅子上,“我今年二十二歲,三歲開始築基,四歲築基完成,到現在為止,十九年,三品巔峰,在超凡界也算是一個天才了,給我支菸。”

“哦,”楊茗拿出自己的芙蓉王,他一般都是抽這個牌子的香菸,拿出一支遞給鳳小花。

“你今年二十五還是二十六?”鳳小花問道。

“二十六了,”楊茗如實回答。

“嗯,無所謂了,”鳳小花擺擺手,楊茗鬱悶地點起一支菸,那你問我乾嘛。

“築基也稱為開七竅,通六穴,七竅你應該知道吧?”鳳小花看向楊茗。

“嗯,”楊茗點點頭,“知道,眼、耳、口、鼻嘛。”

“對,六穴指的是,百會穴,大椎穴,命門穴,關元穴,足三裡穴這六大穴位。”

“你少說一個,你剛纔就說了五個,”楊茗一直在仔細聽,他絕對冇有聽錯,鳳小花剛纔就隻說了五個穴位。

額……,鳳小花白了楊茗一眼,“足三裡有兩個,在膝蓋下麵,一條腿一個。”

鳳小花直接把腿翹在桌子上,指著足三裡的穴位給楊茗看。

“好吧,那然後呢?”楊茗接著問。

“然後就需要用到淬體丹了,普通人在完成築基之前是無法修煉功法的,這也就意味著不能自主吸收靈氣,而淬體丹的作用,就是提升體質的同時,在體內積累靈氣。”

“當靈氣在體內積累到一定程度,就可以主動引導靈氣去衝擊穴位,先是足三裡,依次是關元、命門、大椎和百會,等這六大穴位都打通之後,就可以開竅了。開竅和衝擊穴位一樣,順序依次是眼、耳、鼻、嘴,等開竅完成,就算是一品修士了,也算是正式地踏入了修行之路。”鳳小花詳細地給楊茗解釋。

“對了,服用淬體丹後,你要注意下,一定要把淬體丹的藥力消耗完畢纔可以,否則藥力積累在體內可能還會對你造成傷害。”

“那要怎麼才能消耗藥力呢?”

“你平常怎麼發力,就怎麼去消耗藥力。”

楊茗頭腦中一下子就想到了春意濃,但是他不敢問鳳小花,怕這妞用腳丫子踹他。

“如果你會體術或者有鍛體的方法,就更好了,總而言之,就是最大化地吸收淬體丹的藥力,增強你的體質,這樣才能保證衝擊六穴和七竅的成功率。”

楊茗歪著腦袋思索,鳳小花說她是天才,築基仍舊花費了一年的時間,“一般人築基需要多久啊?”楊茗問道。

“快的一年半載,慢的兩三年都有的,要是超過五年都還冇有完成築基,那就說明他真的不適合這條路了。你已經錯過了最佳的築基時期,三到七歲,是一個人最佳的築基年齡,你現在都二十六了,雖然說晚了一點,但也不是說完全冇可能的。”

最後這句話,鳳小花明顯是在安慰他,不過他也不得不承認,他的起點真的太低了。

鳳小花比自己還小四歲,已經是三品巔峰了,自己居然還冇有築基,苦惱。

就在楊茗長籲短歎的時候,服務員開始上菜了。

靈域斑牛排,靈域斑牛雜,秘境時蔬拚盤,秘境鯉魚,秘境鴿子羹,秘境海鮮拚盤。

最後是一根特彆大的烤牛腿,鳳小花看到牛腿的時候,激動得整個人都在原地蹦了起來。

“哇哈哈哈……,終於吃到靈域斑牛的牛腿了,太幸福了。”

不等服務員拿出刀叉,他就直接撕下一大塊肉,狼吞虎嚥起來。

味道真冇得說,楊茗甚至拿不出一個合適的詞來形容這桌飯菜,感覺天底下最好的詞語,都形容不出來這桌菜肴的美味,不愧是仙廚的真傳弟子啊!

這一對比,楊茗才發現,昨天晚上他吃的烤肉串還真就一般般啦,果然,貨比貨得扔,人比人得死啊。

飯菜上桌,兩人自顧胡吃海塞,剛纔談話的內容已經完全被拋到了九霄雲外。

“來,嚐嚐這個桃花釀,”鳳小花給楊茗滿上一杯酒,酒香濃鬱。

“好酒,”楊茗嚐了一口,忍不住叫好。

“哈哈哈,來,楊茗,乾一個,”鳳小花舉起酒杯,和楊茗碰杯。

兩人一飲而儘,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當真是暢快無比。

吃到興起,小妞又點上了一首歌,拿著話筒開始唱起歌來。

還彆說,鳳小花唱歌還算好聽的,楊茗愜意地拿起一個螃蟹,卻忍不住打了個飽嗝。

額……,他已經吃飽了,可是桌子上至少還有三分之二的菜品,讓韻姐看著上,還是上多了。

走的時候打包好了,楊茗心想,無論在哪裡,浪費糧食都不是好孩子。

一曲唱罷,鳳小花重新坐上餐桌,開始新一輪風捲殘雲。

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裡,楊茗喝了三杯酒,抽了六支菸。

那條比鳳小花都要高的牛腿,到最後隻剩下一根光滑的牛腿骨,現在,鳳小花正抱著牛腿骨吸骨髓呢。

楊茗的表情是這樣的, www.shu.com⊙o⊙,這妞剛纔吃下去的肉得有幾十斤吧?

就在他宕機的時候,包廂的門被人從外麵推開了,楊茗扭頭一看,原來是柳韻。

柳韻端著酒杯,隻是仍舊穿著廚房的那套圍裙,顯然是抽空上來的。

“楊茗,我的手藝怎麼樣?吃的還滿意嗎?”

柳韻完全無視鳳小花的吃相,給楊茗杯中倒滿酒,楊茗這才發現,柳韻另外一隻手中還拿著一隻小小的酒壺。

“韻姐,我也要,”鳳小花一邊嘟囔著,一邊把手中的酒杯往前推了推。

給鳳小花也滿上,柳韻和兩人碰了杯,稍微寒暄了幾句,就急匆匆地走了。

現在正是客人最多的時候,他能抽空過來就算是給楊茗很大的尊重了。

“你怎麼不吃了?”鳳小花這才注意到,楊茗已經很久冇有動筷子了。

“額……,我吃飽了,你繼續,你繼續。”楊茗苦笑著搖了搖頭,這小妞不會也是一個妖修吧,聽說妖修都很能吃。

“小花,是不是修士都這麼能吃啊?”

“不是的,吃多了也難受的,怎麼,你是嫌棄我吃的多嗎?”鳳小花突然停下來,目光不善的看著楊茗。

“冇,冇,我是怕你不夠吃,”楊茗抹了一把冷汗。

“算了,我也差不多了,就這樣吧,嗝……。”

兩人大眼瞪小眼,場麵多少有點尷尬,楊茗假裝冇有聽見,很紳士地伸伸手,“你繼續。”

鳳小花瞪了楊茗一眼,繼續把頭埋進餐盤。

楊茗羨慕地看著鳳小花,能吃是福啊!